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同居课堂——第六课:牙医?拒否!(新葵)

没想到吧,突然的小甜饼,我也没想到X

前两天去补牙产生的脑洞,就脑出来了。

最近的我勤奋地有些过分啊……

嗯,新葵,我已经写爽了

同居系列前文在纸堆

啊,正文里有阳夜隐形车,祝食用愉快~

~~~~~~~~~~

同居课堂——第六课:牙医?拒否!

卯月新最近有了个秘密,打死都不想让皋月葵知道的秘密。

他在牙痛!

俗话说牙痛不是病痛起来要人命。就这要人命的痛,愣是被新不动声色地挺过了三天。多亏他面瘫的人设,只要板着不说话,基本没有人会看出异常。当然这项技能仅限对外人有效,面对青梅竹马且已同居的恋人,新哪怕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变化都会引起对方的重视,何况这个变化还是每日草莓牛奶摄入量从三包(葵强行规定的上限)降到了两包。

就是这一包草莓牛奶的落差,足以让葵意识到新肯定有事情瞒着自己。

这日一早,被牙痛折磨一宿没睡好的新揉着头发迷迷糊糊走进起居室,“早上——葵?”早安问候被自家恋人突然放大的严肃脸庞打断。

新被葵盯得有些心虚,眼神飘忽结结巴巴地问道:“怎、怎么了?”

“嗯……”葵的目光停留在新的脸颊上,“总觉得,新的右脸是不是肿了?”

“!”慌忙抬起手捂住右脸,“可、可能是刚、刚睡醒,脸、还是肿的……错觉,错觉。”

“嗯……”葵还是没有移开目光,抬手去拉新的遮挡,“让我再看一下。”

眼看挣扎不过,新灵光一闪,猛地扶着葵的肩膀将他转了半圈向厨房推去,“早餐,早餐还没好吗?啊啊~好饿,葵先去准备早餐,我洗漱去。”没等葵答话,新手一松,一阵风一样溜进了洗手间。

呼~好险。靠在洗手间门上舒了口气,新立即凑到镜子前打量自己,唔,确实右脸似乎肿起来了,该怎么办呢?

另一边,葵看着洗手间的门若有所思。

*

在洗手间磨蹭了半天,终是要出去的。新心一横,拉开了门,而正举着手想敲门的葵被吓了一跳。两人相对静默数秒。

“洗、洗漱好了吗,新?”

“嗯。”

“那,吃饭吧。”

“嗯。”

“今早吃蛋包饭哦。”

“嗯。”

“那个……”

“嗯?”

“你,不打算把口罩摘下来吗?”

“……”

葵好笑又无奈地问道:“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比如——牙疼?”

新哆嗦了一下,立即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怎、怎么可能!看我吃什么都没有问题的!”说着,新一把拉下口罩,盛了一大勺蛋包饭放入口中,夸张地嚼起来。然而,嚼了两下,钻心地疼痛就让他破了功。

“果然。”葵叹了口气,起身走到新身边,“张嘴,我看看。”

捂着脸,新坚决摇头。

“那,直接去诊所看看?”

头摇得更坚决了。

“怕牙医?”

老实地点头。

“新……你不是小朋友了哦,牙痛要治疗的道理总要懂。”

点了一下头,然后继续摇头。

“那,要怎样才肯去治疗?”

新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坚决地摇了一下头。不去,怎么都不会去的。开什么玩笑,想到小时候被牙医支配的恐惧,他更加坚定了不看牙医的决心。

看着新一副无论如何都不会妥协的表情,葵头疼起来。虽说自己对牙医也是有些恐惧的,不过他还是懂得这个年纪的牙痛不及时处理后面会更麻烦的道理。

思考了一下,新一直是个我行我素的人,一旦下定决心不想做的,任凭风吹雨打都不会改变主意。现在的情况确实很棘手,一方面心疼新,一方面还是要及早治疗,葵觉得自己可能没办法说服新,只好寻求外援了。

*

外援1号——卯月优花

“嗯?新不肯去看牙医?这小子,从小就怕牙医,退乳牙的时候就是需要全家出动捉住他。葵需要帮忙吗?他现在长大了,可能没有小时候那么容易控制,需不需要我带些绳子过去帮你?”

有礼貌地谢过了优花姐的援助建议,葵挂断了电话。

还是找个更温柔的方法吧。

外援2号——弥生春

“诶?新牙疼?不行啊,一定要去看医生。一旦是蛀牙侵蚀到神经就更麻烦了。葵还是多和新说说,举举例子,比如蛀牙,长期忽略牙齿疼痛,导致蛀牙加剧神经坏掉了,就不得不把整颗牙拔掉装一颗假牙了。专业说法是根管治疗,会向牙床里面植入一根钢钉哦,那时候更痛哦。再或者是智齿,会引起……”

春后面的话葵基本没怎么听,一想到向牙床植入钢钉,他自己哆嗦了一下。不行,不能吓唬新,有可能适得其反。

再、再换个方法。

外援3号——长月夜(叶月阳)

“喂?小葵?夜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有什么事情我帮你转达吧。”阳的声音中明显带着气音。

对方显然正在忙,葵犹豫了一下,新的健康问题战胜了打扰人家好事的尴尬,他假装听不到通过电波传过来似有若无的轻吟。

“嗯?牙疼?这简单啊~”这回葵清晰地听到了一声呻吟,“小葵只要做些分散新注意力的事情不就好了,比如——”

“嗯啊——阳!”

再也不能假装什么都没听到的葵,匆匆道谢挂断了电话。抬手捂住烫红的脸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

虽然外援们的建议单个看来并不可取,结合起来的话还是有一定的操作空间。

于是,卯月新午睡起来之后,看到的就是手持麻绳,身着裸体围裙(参见第四课),满脸通红的葵。

“葵、葵?”纵使心理素质过硬如卯月新,刚睡醒就看到这么刺激的一幕也还是吃不消的,他惊讶地张开了嘴。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葵眼疾手快捏上了新张开的下颌,迅速向他口中看去。洁白的臼齿面,哪里有虫蛀的痕迹?不过,更深层的地方倒是有些红肿,看来是智齿发炎了。终于看到新牙齿状况的葵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蛀牙,不是那么糟。松开手,刚想起身,一阵天旋地转,新活动了一下得到自由微微胀痛的下颌,扯出一抹邪笑,“葵,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出其不意的一招了?”

“啊、哈哈哈……就……新你冷静,我就是——嗯!”脆弱的部位突然被新邪恶地握住。

“既然都做到这份上了,葵是不是更加彻底地安慰一下我呢?”

“等、等等……新……那个……先、先看——”

葵的话被新后面的动作完全堵在了口中,然而葵并没有完全缴械投降,趁新沉溺于在他脖子上种草莓的时候,抄起掉在手边的绳子很有技巧地将新双手绑在了一起。

“?”对新而言,今天可真是吃惊接连不断,他坐起身,抬了抬被绑住的双手,“嗯~没想到竟然有葵主动尝试新花样的一天。”

红着脸却又不甘心地揉了一把新微肿的右脸,在新轻声痛呼中,葵结结巴巴地说:“先、先去看医生,后面的……”

给个红枣再打一巴掌啊。新了然了。但是——

“不去。”

“新,不能这么任性,你是成年人了。”

“没人规定成年人必须看牙医。”

“成年人就要对自己的健康负责。”

“我很健康。”

“可是你的牙发炎了。”

“死不了。”

“会痛。”

“只要死不了就没关系。”

“……”不能被新带着走。葵换了个角度。“那……新,想不想——”

“想!”

“……我还没说完……”

“除了看牙医,都想!”

“不看牙医,都没戏!”葵也怒了,“总之,今天你不去也得去!不然我就、我就……”

看着新似乎完全不妥协的样子,葵泄了气。

随手解开了新手上的绳子,情绪低落地想离开,却被一把拉回了床上。“呐~葵,撩完就要负责到底哦。”

“……”葵完全放弃抵抗,闭眼不看新,一副任凭处置的模样。

“葵?”察觉出不对劲,新有些慌了。

葵依然闭着眼不理他。

僵持了几分钟,新败下阵来,“好、好吧,就、就去看看……看看……”

*

结果,真的只是智齿发炎。

看着医生给出的消炎之后拔除智齿的医嘱建议,葵一阵头疼。

下回要用什么招数把新搞到牙科医院呢?


-END-

~~~~~~~~~~~~

继续广告时间,

月之华预售只剩一周了哦,最近在对稿子进行最后的修改,虽然有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但是故事性还是很强的,更不用提阿镇的配图和清凌的G文了。

估计通贩是不能指望了,和年中本一样,起版费贵出天际,而且毕竟个志不敢多印。

预定链接走这里

最近有些信心不足,渴望能从大家那里得到更多的反馈,翻滚求留言求小红心小蓝手。爱你们!

你的支持,我的动力,感谢食用!

评论(21)
热度(117)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