ヤヨイの宠物店-06

报告!我一周肝出来了!

我绝对是联文群里的清流!

爱我请告诉我!给自己呱唧呱唧!

前文指路:01  02  03  04  05


ヤヨイの宠物店-06


三十、

卯月新一直是个凭直觉办事的人,就像此时直觉告诉他,商店街的背面正在发生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他站在岔路口犹豫了一下,沿着大路往前走就是宠物店,店里自己想了一天的人正在等他一起共进晚餐,而拐进小路就能知道让他在意的事情是什么。

该怎么抉择呢?

卯月新顺从了自己的直觉,脚尖向右一转,拐进了巷子。

绕个路而已,耽误不了多少时间,正好消化一下下午多喝的那盒草莓牛奶。

事实证明,他还是太乐观了。

三十一、

皋月葵心神不宁地第N次抬头向门外张望。

新,今天迟到了。

当你习惯了一个人的存在之后,他突然不守时出现,就会莫名的心慌。

皋月葵现在就是这种状态。可他自己还没意识到,心慌的深层含义。

在第三次被葵手中的毛刷压痛后,隼喵终是无奈地叫了一声。当然,这一声不是叫给葵听的,他现在恐怕什么都听不到,隼喵是叫给它的新保姆听的。

“喵~”(海~)

在门前蹲守今天晚报的海喵听到隼喵的召唤后,也顾不得报箱传来的投递声响,立即前来搭救。

毕竟是大身量的猫咪,海喵一个纵身跳上桌面便将葵的注意力召唤了回来。

“喵~喵喵——喵~”(葵,快放开隼,他快被你刷秃了。)

海喵略略用力撞开葵还放在隼喵身上的手臂,抬起肉嘟嘟的爪子拍了隼喵头一下,“喵!”(疼了也不知道躲!)

“喵喵~”(你不是会来救我嘛~)隼喵优雅地起身伸了个懒腰反身向终于注意到自己的葵叫了一声,“喵~”(葵,我需要冰激淋安慰)。

“啊啊,隼,对不起对不起,弄疼你了,这就给你冰激凌,别生气哦。”在葵转身取冰激淋的当口,隼喵轻巧地跳到地上盯着店门说,“喵~”(海,恐怕今天对你不是个好日子啊)

“喵?”(什么?)还在为隼喵的不领情叹息的海喵一脑袋问号。

“喵~”(啊,今天对谁来说都不是好日子啊。)

感叹之后,隼喵低头舔食起放到嘴边的冰激凌。

平时,隼喵吃冰激淋时是不允许被打扰或者搭理别人的,可是今天,葵放下盘子准备起身的时候,手腕被雪白的尾巴圈住了。

“喵~喵~”(看在你平时对我很好的份上魔王好心提醒,快去找找你惦记的那个面瘫吧。)

“诶?”强烈的不安瞬间盈满心间,可是小驱休假春桑出门办事未归,店里只有葵一个人留守,又不能走开。就在他的焦虑感节节攀升的时候,伴随着清脆的铃声,弥生春回来了。

“唔,突然觉得最近这附近很不太平啊,今天晚报竟然是大篇幅的悬赏寻人启——葵、葵君?”进门低头看着晚报的春被葵突然捉住手臂吓了一跳,报纸“哗啦”一下散了一地。

“春桑,我、我出去一下,就一下。”

“诶?可、可以是可以,发生什么事了吗?”

“新——啊,卯月警官和我约好要过来,还没来,我、我有些——”话出口的瞬间,葵突然捉住了内心的一丝波动,难道自己——

“诶?新还没过来吗?奇怪啊,要不要我打个电话问问国、啊不对、始?”

对、对啊!还有电话!

葵慌忙掏出手机,几秒后,听筒里传来的却是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

春看着葵求助的目光,轻叹一声拨通了自己的电话,“喂,始?你竟然没在开会,真是罕见。啊啊,知道知道,不是没事骚扰你,是想问问你……”

葵还在一旁焦急地等待消息,他没注意到脚边的海喵却是还要焦虑。

黄色的猫咪直愣愣地盯着散在地板上的报纸头条。

“喵~喵~”(哦呀哦呀,原来这是海人类的样子啊~蛮帅的哦,符合魔王大人的审美~)

享用完冰激淋球后的隼喵,一边优雅地舔着爪子一边看着报纸上的内容。

“喵~喵。”(啊,海旁边的这个孩子我好像认识哦。)

“喵?”(诶?)

海喵刚准备追问,却看到隼喵向后一跳,葵风一样地踏过它刚刚站立着的地方向门外冲去。

“喵~”(今天真不是个好日子啊……)

三十二、

“新!”

皋月葵冲进医院大厅的时候,卯月新正吊着手臂站在自动贩卖机前皱眉头。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一脸茫然地转过身,却是眼前一花,浅色头发遮挡住了视野,他被一双臂膀拥住了。

“葵、葵?”新不在状态地偏头看向抱住自己的人,“发生什么了吗?”

葵紧了紧抱着新的手,脑袋蹭在他的颈窝摇着头,没说话。

“葵?”新抬起唯一可用的那只手揉了揉葵的发顶,“虽然被葵抱着很开心,不过再这么抱下去,估计又要找医生重新包扎了……”

“啊啊,抱歉抱歉!”闻言,葵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慌忙退后一大步,红霞满面。

新饶有趣味地欣赏着葵的窘态,面上不显,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前一段时间的死缠——啊不——情感交流还是有成效的啊,下一步要怎么做呢?

手臂上的钝痛让他灵光乍现,对啊,他可是伤员!

这边卯月新正喜滋滋地在心里拨着小算盘,那边皋月葵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啊啦!这不是皋月医生吗?”

“诶?”久违的称呼让葵恍惚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时,一位面容慈祥的妇人已经站在了面前。下意识的,葵摇起头,“不、不是,您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怎么会认错,帅气又温柔的麻醉医师,被我家老头子称赞了好久呐。感谢您半年前的照顾……”妇人当是葵在谦虚,自顾自地说着感谢的话语。

但是她的语句基本没有传到葵耳中,因为此时皋月葵才意识到,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确切的说,这家医院里!

会被发现的!

葵胡乱地向妇人点头搪塞,拉起带着探究神色的新匆忙向大门快步走去。然而他闷头走得太急,新还没来得及提醒,葵便一头闷进了刚匆匆赶到的睦月始怀中。

出乎意料的,始没有将葵推开,而是皱着眉头环视了医院大厅一周便揽着葵回身向外走去。

卯月新花了几秒恢复惊讶的情绪,微微恐慌地看向随着始匆匆赶来却没来得及回身的弥生春:“春桑,我们队长不会也看上葵了吧……”

“……”

三十三、

“谢、谢谢,始桑。我——”

皋月葵接过睦月始递过来的茶杯,有些紧张地想解释些什么,却被一个手势止住。

“先喝些甜的放松一下,有些话,还是想好了再说。”始深紫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微光。

葵张了张嘴,没说话,似是接受了始的提议,低头啜饮起杯中的可可。甜中带苦的味道和着牛奶的香醇,将葵的神经一点点舒展开。

而一路沉默跟随着来到睦月始办公室的新终于找到机会抬了抬打着绷带的手臂,“队长,请关心一下伤员好吗?”

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始微笑着说:“大致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这次表现不错,会给你申请立功的。”

“比起立功——”新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心事重重的葵,“我要申请休假!”

受伤后立即依仗有功嚷着休假什么的,放眼全警局,估计只有卯月新这个人做得出来。

始皱着眉头刚想提醒新注意影响,却被春的轻笑打断:“这样不是挺好吗?反正新现在手臂负伤,什么都做不了,倒不如让他休假,还能给始赢得一个体恤属下的好名声。”

“就是就是,队长,你看我伤在右手,什么都做不了啊,你把我摆在课里当吉祥物吗?”

“你,难道就等不到我先提出给你假期吗?这么急做什么?”始依然眉头紧锁,新的脑回路有时真的很难把握。

新将视线落到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葵身上,不明显地勾勾嘴角:“有些私事要处理。”

现在的年轻人啊——

始摇着头背过身去准备其他人的茶水,掩饰住了他转身瞬间露出的笑意。

事情的进展出乎意料地有了转机。

卯月新哪里能知道自家队长心中的小九九,得到默许后,喜滋滋地蹭到葵身边坐下,故意晃了晃受伤的右手,大声感叹:“啊啊,受伤了,就算有假期也没法好好休养啊……”

他的话成功引起了葵的注意,“诶?为什么?”

新指了指自己的右手,“单身汉的悲哀,没人照料啊~”

“新不是东京都出身吗?可以——啊……”话说到一半葵就懂了,负伤被家里人知道少不了让他们担心,与其麻烦家人照顾倒不如瞒着。葵擅自在心里为新找了个不回老家休养的理由,并以此为依据将新塑造成了为亲人着想维护正义的好警察形象。嘛,卯月新到底是不是这种形象还有待考量就是了。

总之,葵被自己塑造的新感动了。激动之下不由得说道:“我来!让我来照顾你好吗?”

时间,似乎在那一瞬漏了一秒。

“哗啦——”杯碟强烈碰撞的声响唤醒了呆住的四人。

“抱、抱歉……没拿稳。”睦月始假装镇定地轻咳一下,擦拭起桌面上的水渍。

“啊哈哈哈……葵君是觉得新手臂不方便想在他 ‘休养期间’照顾他吧?”为了缓解尴尬,春笑着解围,并且着重强调了“休养期间”四个字。

“啊——我倒是无所谓哦。”新从善如流地接话,毕竟葵现在将头埋在沙发抱枕中,大有闷死自己的架势。

听到春和新的对话,葵微微找回了自己的理智,红着脸抬起头,无声地用眼神向春道谢,却就是不看新。

新刚准备再凑到葵的眼前强化一下他刚才的话,始端着茶盘走了过来给了新一个穷寇莫追的眼神。

假装明白了那眼神的含义,新规规矩矩地道谢拿起茶杯却停在嘴边,“那个——队长,这里有草莓牛奶吗?”

三十四、

“疼疼疼……真是的,怎么能这么对待伤员呢?我可是因公负伤的!疼疼疼……”

“新,真是的……哪有刚做完清创手术就吵着喝软饮料的人啊,小孩子吗……”

“葵,”新放下揉着脑袋的左手,拉住走在身前的葵,“照顾我期间,请务必把我当作小孩子看待,越小越好。”

“哈?”

“葵……难道反悔了吗?你刚才可是——”

“哇哇哇!!!我知道了知道了!会把你当小孩子照顾的!不要再提了,太羞耻了……”

“yeah~”新比了个胜利的V字,葵却敛起嘴角的笑意,担忧地说道:“虽然春桑给了我临时假期,可是店里真的没关系吗?小驱的事情估计要调查一段时间了吧……”

“不用担心,”新自然地拉住葵的手,“具体情况我刚才已经向队长汇报过了,这件事怎么看他都是受害者,顶多做个笔录,最迟明天也能出来了,况且——”

“?”

“警局的猪扒盖饭很好吃哦。”

“新……”葵无奈地叹气,心情却意外地轻松起来。

“好啦,别为四肢健全的人担忧了,葵要照顾的可是我。”

“好的好的,照顾你。”

“那么,你家还是我家?”

“诶?”

三十五、

“驱桑!”

师走驱刚刚走出笔录室就被拥进了一个带着糖果味道的怀抱。

“li、恋?”扶着眼镜轻笑着的店长也出现在他被粉色发丝遮住一半的视野中,“春桑也来了啊……恋,松手!你快勒死我了。”

“啊!抱歉抱歉!”恋立即松开手,眼睛却没有离开驱,“实在太担心驱桑了,枪击什么的,真的没关系吗?有没有受伤?”

“还、还好啦……”提到枪击,驱一阵心虚,抬手捏着额发,轻声说,“多亏了卯月警官。啊,说起来,卯月警官怎么样?虽然没有流多少血,可毕竟是枪伤……”

“不用担心哦,他只是被跳弹擦伤了胳膊。”春走近,拍了拍驱的肩膀,“对方似乎无意伤人,只是警示地打了地面一下,谁能想到机缘巧合跳弹竟然伤了新……”

“那群笨蛋!”驱低声道。

“诶?驱桑,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恋一脸好奇地盯着驱。

“啊,没什么!我、我说,刚才没什么感觉,现在突然好饿啊!”

“也是,都这个时间了,突然发生那么多事情,大家都没来得及吃晚餐吧,我叫上始,一起吃个饭如何,驱君?”

“诶?”驱抬头,警局大厅过于通明的灯光在春眼镜的反射下将驱的眼睛晃花。那一瞬,驱似乎产生了春已经将他所有秘密看穿的错觉。

“诶~我呢我呢?我也没吃晚饭啊!”单方面试探的视线交错被恋完全状况外的喊声打断。

“那就一起好了,不过,”春扶了扶眼镜,“你这样没有变装出入警局真的合适吗,如月恋君?”

“!”恋这才后知后觉地发觉别说变装了,自己正穿着家居服踩着室内拖鞋。

“话说,为什么恋会知道我在这里?”

“我接到一个电话说驱桑被警察抓住了,情急之下我就……我就……不要那样看着我啊,驱桑!我不是担心你嘛!”

“谁?谁给你打的电话?”提问的声音醇厚悦耳,提问者却是眉头紧锁。

“我怎么知道!只想着驱桑是不是惹上麻烦了,于是——”当恋终于看清提问的人后,在他身上气势的震慑下,声音瞬间小了八度,“于是就匆匆赶过来了……”

睦月始颇感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位“残念”偶像,向他伸出手,“手机,方便看一下吗?”

“诶?哦哦!”恋手忙脚乱地掏出了手机恭恭敬敬递了过去。

始在看到待机画面时微微愣了一下神,撇了一眼沉思中的驱,不动声色地调出了通话记录。

不出所料,这通来电的号码被屏蔽了。

“那、那个,睦月警官?”恋虽然在弥生春的店里见过始几面,却是第一次知道他是位警察,“有、有什么问题吗?”

将手机还给恋,始沉吟了一下,便舒展开眉头,说道:“没什么,例行调查而已。刚才不是说要一起吃饭吗?走吧,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处清净的地方。适合,谈事情。”

师走驱和睦月始的视线相对,驱感到自己在那双紫水晶般的眸子里已经原形毕露,他明知道很危险却无法抗拒始的提议。

似乎感觉到了驱和始之间的异常,恋缩头缩脑地问道:“那……我们出发?”

“嗯,走吧,偶像君。”始微笑着在恋粉红色脑袋上拍了两下,率先向大门走去,而他的举动吓得恋缩了一下脖子。有那么一瞬恋觉得睦月警官要捏他的脑袋似的。

“始,慢一些,等等我们啊。”春紧随着始的步伐追了过去。

驱却顿了一下脚步,一脸纠结地看着恋,“恋,对不起,你以后尽量不要一个人呆着,有空就和我一起行动吧。”

“诶?诶诶诶???”如月恋一脸被百万大奖砸中的表情。不是吧!这是表白吗?是的吗?是的吧?驱桑在暗示想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吗?

幸福来得太突然,让恋有些找不着北,只顾傻笑着沉浸在自己粉红色的幻想中。

驱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果然还是无法摆脱,甚至牵连了恋。

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呢?

三十六、

今天注定不是平凡的一天。

当皋月葵从卯月新的“你家还是我家”选项中艰难地选择了自己家的时候,他恐怕还没料到还有客人正在焦急地等待他的归来。

“……所以说,你是伤员,这一盒已经破例了哦……”葵最终还是没能拒绝新喝草莓牛奶的请求,此时他表面上在说服新放弃喝第二盒的想法实际上也是在强化自己的决心。

然而新叼着空牛奶盒,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葵,直到他的视线被路口的两个人吸引。

长月夜略略焦急地张望着不远处的街道转角,和他的不安不同,叶月阳却是懒懒散散地靠在墙上,视线在夜短发下露出的一小节脖颈和紧紧捉着他手腕的手之间来回移动。

夜也是无计可施了。

本以为捡回家一只流浪猫,结果一周后一觉醒来变成了一个大男人什么的,这样的事情说出去谁会相信呢?

而且这个男人似乎认定了他好欺负,只是一味抿着嘴眯着那双紫罗兰色的桃花眼暧昧不明地笑,就是不说关于自己的事情,也不离开夜的身边。

搞得夜到现在也只知道这个浑身散发荷尔蒙的男人名叫叶月阳。

由于担心把陌生人一个人丢在家里出什么乱子,夜不得不向教授请了一天假,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思来想去,夜觉得还是找葵商量一下比较好,然而,葵的手机从下班时间开始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夜一面着急自己目前的处境一面又担心亲友的安危,不得己,借着夜色拉着叶月阳找上了葵的家门。

“啊!葵!你终于回来了!”

看到葵浅色的头发出现在街角,夜立即激动地挥着手,可是这手在看到葵身边的卯月新时猛地停了下来。

糟了,卯月警官为什么在这里?

夜慌张地转身看向还靠在墙上的阳,后者也是微微皱起眉头站直了身体。

“夜?你怎么会在这里?”葵快步走了过来。

“那、那个……我给葵打电话却没有人接听,有些担心……”夜小心地挪动脚步,试图用自己细瘦的身体遮挡住人高马大的叶月阳。

“电话?”葵一脸疑惑地伸手探向口袋,却摸了个空。“啊……我好像把手机落在店里了,下午出门太急……”

“诶?发生什么事了吗?”夜立即担心地问。

“啊哈哈哈……也、也没什么……”葵颇不自在地笑笑,眼神飘向了新的方向。

而慢慢行来的新却是一直注视着夜身后的人。顺着新的视线,葵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

“请问这位是……?”

“啊啊!他是、是……是——”

“你好,我叫叶月阳,是夜的新男友。”

“咔哒”,卯月警官一直叼着不放的空奶盒掉到了地上。

三十七、

气氛真是尴尬到了极点。

皋月葵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领着这诡异的组合走进家门的。回过神时,他正在泡茶,尽量放缓手上的动作,葵拼命地整理着思绪。然而,夜竟然有男朋友这件事冲击太大,使他完全不知该怎么回身面对这一切。

“疼!”

“葵?没事吧?”葵刚痛呼出口,一直分心关注他的新立即走了过来。

“没、没事。就是不小心烫了一下。”打开水阀,冷水冲刷着微红的指尖,葵又分了神。

夜和那个人,啊不,叶月阳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呢?为什么之前自己完全没见过这个人呢?看夜和他相处的样子,不像是很亲密啊,可是他又穿着夜的衣服……

“葵?葵?我说你,从刚才开始就在发呆啊。”新伸手关上水阀,将额头贴到葵的头上,“难道是哪里不舒服吗?”

“xi、新!”葵吓得后退半步,脸颊迅速充血,“你、你先回去坐下,我端茶过去。”

本想说帮忙,瞟了一眼自己吊着的手臂,新微微撇嘴老老实实地出了厨房。

葵抬手按住胸口,自己眼下还有个大麻烦呐,哪里还有时间研究别人的情史?

目光轻轻滑过书架一侧,那里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的,应该不会。

三十八、

时近午夜,月光透过橱窗斜斜地照进宠物店。

隼喵蹲在猫架最高那一层仰头看着月亮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而海喵趴在之前春收拾整齐的报纸上思考着什么。

两只喵都静默着,一辆车开过,车灯将街边报箱的影子拉的老长,一只拉到了海喵趴着桌边。就在影子碰到海喵的那一瞬,海喵感到一股热流从心脏向四肢流淌,全身疯狂地热了起来,在它快要忍受不了叫出来的时候,热度又突然消失了。

文月海抬手抹了把额头的汗,啊咧?手!

隼喵优雅地转身跳下猫架,走到海坐着的桌子边,向赤身裸体的他喵喵叫起来。

而海苦笑着从桌子上下来,抱起隼喵:“你现在说什么我可是听不懂了啊……”

雪白猫咪似乎嫌弃他手中的汗蹭脏了它漂亮的毛,挣扎着跳上了桌子,一爪子拍到了报纸上:“喵喵~”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信守诺言带着你一起走的。”

隼喵满意地抬头看向月亮,月光照亮了它爪下报纸上的两张照片。

一张下面写着文月海,另一张下面写着水无月泪。

海一把抓起那张头版揉成一球,转身向员工更衣室走去。

“啊啊,今天真不是好日子啊。”


—TBC—

来吧,不就是挖坑么,我保证只负责挖X

下一位填坑的是我们的拖稿王 @喵姥姥 

想看下文?记得天天三顿饭催她,我认真的X

喜欢就用小红心小蓝手将我们淹没吧,感谢读到这里的每位小天使!

评论(26)

热度(128)

©流云香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