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爱的“代价”(中)(阳夜)

阳夜日

那个……

混个更,求不打脸X

前文这里(要往下翻X)

字数真不多,嗯,我自己都不忍心……

就,将就一下?

~~~~~~~~~~~~~~~~

爱的“代价”(中)(阳夜)

叶月阳再回过神的时候,正手持酒杯趴在某个不知名豪华大船的船舷边盯着海面发呆。可能浑浑噩噩间喝得有些多出现了幻觉,他似乎看到靠近船尾的地方有两条人鱼?

狠狠地揉了把脸,确认自己是清醒的阳再次看向那两条人鱼,可惜只看到了亮黄色的鱼尾一摆拉着另一条陌生的小人鱼向深海游去。

“泪!”

还在惋惜的阳被不远处也趴在船舷上另一个人的喊声吸引,侧头看去,对方似乎并没有察觉到阳的注视,盯着海面一脸的怅然若失。

那个人——似乎是白月之国藩属国的神无月郁?诶~他认识另一条人鱼的?要不要问问看?

轻摇酒杯,阳扯了一下嘴角,抬手将打着旋的红酒一饮而尽。

不,还是不问了,从此刻开始忘掉那条“男”人鱼!

变故在后半夜悄无声息地降临。

阳是被巨大的摇晃甩下床摔醒的。宿醉让他头痛不已,而剧烈晃动的船舱使感觉变得更糟,抑制住想吐的念头,摇摇晃晃走出舱门随手抓住一个侍从询问发生了什么。

“哈?神无月郁跳海了???”

在侍从结结巴巴地答话中截取到关键词,阳瞬间清醒,随手将侍从扔到一边,不顾身后劝阻的呼喊跌跌撞撞地向甲板奔去。

雨水裹着溅上甲板的海水,劈头盖脸砸下来,瞬间将刚冲出来的阳浇透。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跑到目前最危险的甲板上来,也许意识深处他在期望着什么。郁认识和夜在一起的小人鱼,郁跳海了,这两件看似独立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也许——

抹了一把腥咸的雨水,看到几名水手聚在船舷一侧向海面大声呼喊,阳冲了过去,无视水手们危险的警告,俯身向海上看去,风急浪大,哪里还有神无月郁的身影。

现身吧,人鱼,来救一个落水的人类吧。

阳在内心祈祷,此时他已无暇探讨自己为什么这么期盼人鱼将郁救起。明明是那么具有欺骗性的物种,明明是个平胸的男人,明明……

一个大浪猛地砸下来,风声、雨声、呼喊声……叶月阳在昏过去之前终于接受了一个现实:

他已经放不下那条人鱼了。

*

思绪回到现在。

长月夜蜷在池角等了良久,往常早就按耐不住会口头上调戏他的人今天怎么格外安静。他悄悄侧过身,好奇地向上偷瞄,流动的水波让阳的脸微微变形,即使如此也不影响他帅气的样貌——热情似火的发色,充满魅惑气息的紫眸,还有那双总能平静说出让人害羞话语的薄唇……

不觉间夜的脸红了起来,慌忙抬手掩面。长月夜你在想什么!他是捉住泪囚禁你的坏人,是坏人!

夜的动作激起池水阵阵波动,让阳从回忆中回了神。

亮黄色的鱼尾轻轻扇动,鳞片随着动作反射出彩虹的色彩像是为夜披上了一层七彩薄纱。总有一天,要让夜真正披上华美的薄纱站在我的身边成为我的……

成为我的——什么人呢?

不不不,怎么想都很奇怪啊,他是条雄性人鱼!雄性!尽管很漂亮,尽管一见钟情,尽管……啊……惨了,真的很喜欢啊……喜欢到了那种——

叶月阳一脸惊悚地低头看向自己微微鼓起的胯间,“啪”地一巴掌呼到自己脑门上。

叶月阳你是疯了吗?且不说对方是个男人,他还是一条长着尾巴的鱼!你已经精虫上脑到跨越性别甚至物种了吗?

“啊啊啊!”阳挫败地吼了一嗓子,狠狠揉了把脸,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准备离开。

一直悄悄观察阳的夜被他莫名其妙一声吼吓了一激灵,又看到他转身似要离开,也没想明白为什么,等到回神时,自己湿漉漉的小手已经紧紧捉住了阳披风的一角。

叶月阳本来急着离开消消火,不想差点儿被自己的披风勒死。一面剧烈咳嗽一面恼怒转身,想看看哪个不要命的敢公然谋杀白月之国皇子,不想一回头就撞进了那双灰蓝色的大眼睛中。

长月夜半沉在水中一脸抱歉,他没想到自己一个冲动会带来这样的影响。而阳因为咳嗽涨红的脸配合着寻找元凶的狰狞表情,让做错事的夜更加惊慌无措。他在水中张了张嘴,除了吐出几个小泡泡却也发不出声音。竟然连道歉的话都说不出口,夜为自己的怯懦感到挫败无比,眼圈跟着慢慢红了起来。

就在夜准备缩回水底逃避现实的时候,终于顺过气来的阳一把捞住他的胳膊,“喂,咳咳,竟然没有一句道歉的?”

夜老老实实地任由阳将他再次拖出水面,红着脸蠕动嘴唇,似乎在小声道歉。

完全恢复过来的叶月阳终于发现了这位人鱼真是害羞到了一个境界,不过是一句道歉,他都快把耳朵贴到那红润润的嘴唇上了也还是没听到。

“如果,实在说不出口,用行动补偿怎么样?”阳迅速恢复了以往风流皇子的样子,不觉间夜的脸颊已经被他捧在了掌心。一个想法在他心中成型。

长月夜似是被那双紫眸迷惑,明知道现在的状况很危险,还是不由自主的盯着阳,等待着听他索要的补偿。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要用行动补偿了哦。”

夜眨了一下单纯的大眼睛,此时的他并不清楚阳到底想要什么。

“闭上眼睛。”阳调动起自己最魅惑的声线,轻声诱导。

一瞬的疑惑败给了内心的愧疚。

长月夜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吻,像轻薄的鱼鳍刷过唇面,短暂的一次轻触在夜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之前便结束了。

叶月阳本来没打算如此浅尝辄止的。不过这条可爱的鱼好不容易肯接近他,太过冒进恐怕会适得其反,为了以后进展顺利,他选择此刻的忍耐。

然而这个忍耐在阳看到夜红嫩嫩的舌尖下意识舔过唇面时差点儿破功。

阳突然松开夜,在池边挺身跪坐,嘴里还念念有词。

夜趴在池边观察阳的怪异举动,一脸好奇。

念念叨叨几分钟后,叶月阳终于长吁一口气,泄了气般瘫倒池边。

缓缓挪到那团红发旁边,夜还是没忍住好奇心,轻声问道:“阳,刚刚说的是什么?”

曾经设想过千万次,自己的名字会以怎样的方式从夜的口中吐出,可是当真正听到那好听的嗓音叫着自己的时候,叶月阳突然觉得不真实起来。可悲的是,他这厢念完般若心经刚刚勉强把火泄了下去,那边轻轻一个字便使他前功尽弃……

阳的呼吸又粗重了起来,夜不明所以,以为阳没有听清自己的问题,稍稍凑近一些问道:“阳?”

“啊啊!这回可是你自找的!”

在战胜欲望的路上,叶月阳惨败。

他大手一捞,固定住夜的后脑,便吻了下去。

和之前的浅尝辄止不同,这回是实实在在的深吻。炙热的舌趁夜还没回神的功夫,畅通无阻地溜进了檀口之中,滑过齿列,追寻着其中的香软

等到长月夜终于回神时却已无力抵抗对方的诱惑。

初开的情窦散发着蜜糖的清香在两人唇齿间晕开,甜蜜却又不腻。

-TBC-

~~~~~~~~~~

主要吧,今儿写不完了,不今儿更呢,我又强迫症X

下部我多写点儿X真的X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食用!

评论(17)
热度(73)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