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爱的“代价”(下)(阳夜)

阳哥哥生日快乐!

竟然赶上了!!!

王子阳X美人鱼夜

阳哥生日不知道送什么好,就送个夜夜好了X

啊,还附带……

本来不想剧透,考虑到防雷工程很重要,这里防雷预警!!

有生子剧情哈,请注意躲闪,我认真的!

前文这里(继续往下翻)

感觉OOC严重

不介意的话,就请食用吧~

~~~~~~~~~~~~~~~~~~~~

裹挟着夏日气息的海风拍打在脸上,吹乱了叶月阳火红的长发。可是他恍若未觉,依然一脸迷醉地看着远处。

卯月新寻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场景。他打了个冷颤,抖掉一身鸡皮疙瘩,脚尖一转就想原路返回。很显然,此时的叶月阳要么吃错药要么忘吃药,总之不正常,不适合交谈。

可惜新回身的动作太大,将阳从绮思中拉了出来,“哟~新王子~找我有事?”

轻佻的语调显示了说话者的好心情,新似乎看到一串串粉红泡泡从阳的身上向他飘来。抬手一挥,驱散想象中的恋爱泡泡,新咂了一下舌,“这个时候真不想和你说话啊。”

“哎呀哎呀,新君,是不是有什么苦恼的事情,不妨说出来让我给你分析一下~”阳伸手搭上新的肩膀,一脸的春风得意。

不动声色地将阳的手拍下肩头,新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本来不想破坏你的好心情的,是你自己让我说的。”

“诶?”不妙的预感袭上心头,阳微微敛起脸上的笑意。

“我是来传话的。”

*

辛辛苦苦培养出的珍珠被人偷采后是怎样的心情?

文月海恐怕是方圆几海里体会最深刻的人,况且不仅仅珍珠被偷了,连蚌壳也一起被带走了,找都找不到。

如若不是那浑身雪白的巫师出现,文月海现在估计正在环游世界寻找那颗被盗的珍珠呢。

尽管如此,水无月泪的消失还是让看着他长大的海哥哥消沉了一段时间,好在我们人鱼海哥哥还是很看得开的人,虽然回到异世界什么的说法,换作任何一个人,啊不,任何一条鱼都会觉得诡异,但咱们海哥哥还是欣然接受了。至于那位巫师是怎么说服他的就无从知晓了。

然而,文月海可以接受泪去别的世界享福,却无法接受自己的另一个弟弟被软禁。他已经损失了一颗珍珠不能损失更多。于是通过皋月葵,他气势汹汹地找到了叶月阳的头上,想讨回自己的珍珠。

只是此时的海恐怕还没想到,自家的嫩珍珠不但一颗都保不住,他这个老蚌壳也即将被人撬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海现在最关心的是如何要回夜。

记得出门赴约的时候,家里那位(是的,已经住到海家里了)白巫师慢条斯理地提醒海,这次会面的人志在必得,还有将夜变出双腿的决心,让他仔细斟酌。

仔细斟酌?不需要!把亲爱的弟弟变身人类什么的有一个就足够了!

文月海想到这里不由怒火中烧。

叶月阳和卯月新转过礁岩到达约定地点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浑身肌肉鼓起一脸煞气的他。

阳脚下一绊,有些胆战。谁能告诉他,长月夜那么纤细漂亮的人鱼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位健壮过头的哥哥?

好在海注意到了他们的到来,立即收起了气势。初次见面的礼仪还是要顾及的。

“你好,我叫文月海是长月夜的大哥,请麻烦你把我弟弟还给我。”

待到阳和新走到面前,海开门见山,干净利落,他并不是一个擅长绕圈子的人,直接表明来意才好接着往下谈不是?

阳的视线在海看起来硬邦邦的手掌上转了一圈,咽了口口水握了上去。倒不是阳胆怂,只不过对方是夜的哥哥,第一印象很重要,他正在心里措辞来着。

可是当握上那只热度比预想中要高出很多的大手时,阳又紧张地忘记要怎么客气地拒绝归还夜了。

“你、你好,白月之国皇子叶月阳……”

一人一鱼一阵海风,两个健壮的男人就这么牵着手相对无言数秒。

“那个……”卯月新看不下去了,若无其事地代替阳握住海的手,“海哥好,我是卯月新,葵的水手。”

“……”文月海只觉得眼前发黑,被偷的那颗珍珠还没要回来,本以为好好收藏着的另一颗原来已经被盗了……

*

此次谈话因为文月海的不在状态无果而终。

我们可怜的海哥哥垂头丧气地回到海底,认真思考自己的教育方针哪里出了问题,弟弟们一个两个都被人类拐跑放弃了这广袤的大海和漂亮的鱼尾,换来那双除了站立一无是处的双腿。

“哦呀,海,欢迎回来~”

一进门,海就看到白色的巫师大人悠哉地坐在自家窗前礁岩上逗弄着一只水母。

“哦呀哦呀,看来今天的谈判并不顺利啊~”

没有得到回答,霜月隼轻拨水流送水母离开缓缓起身走到海的身边绕起圈子来。

“嗯……让巫师大人猜猜看,海现在不但要失去夜连葵也不保了?”

“!”海一脸你怎么知道的表情把隼逗乐了。

“有时间的话,海还是找葵谈谈怎么样?直接的求证比道听途说和无端猜想要靠谱很多哦~而且——”隼从自己的袍子里掏出一个水晶瓶递给海,“学会尊重孩子们自己的选择,也是成功家长的第一步哦~”

虽然海不认为自己有限制过弟弟们的自由,而且还有太过放纵的嫌疑,不过他还是听取了隼的建议,找上了皋月葵。

*

且不说那边文月海是如何联络兄弟感情的。

这边叶月阳会面之后却是满面喜色。文月海比他想象中好沟通很多,加上和夜的相处进展顺利,一时间,阳眼中的世界遍地玫瑰。

所以,当卯月新抱着一个轻纱包裹的人出现在阳面前时,再次被他身上散发出的恋爱酸臭味熏出一个喷嚏。新怀里的人有些担心地问:“新,是不是我体温太低让你着凉了?”

面无表情地吸了吸鼻子,新淡淡地回答:“我只是对叶月阳有些过敏罢了。”

“诶?”

“哟,阳君,终于不守在池边钓人鱼改成面对大海思春了?你这移情别恋的速度也是够快啊。”没有回答怀中人疑问,卯月新移动脚步挡住了阳飘忽的视线。

“嗯?什么?谁移情别恋了?”刚刚收回心神的阳显然没有把新的话听全,他春风满面地将视线聚焦到新的身上,一愣,“你这是——”话说到一半,阳似乎灵光一闪明白了什么,连忙向新摆手,“不行不行,卯月新,虽然咱俩是好哥们,但是这事儿我可帮不了你。毕竟小葵是夜的哥哥,我不能帮你背着他做这么缺德的事。你说你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如果一不小心牵连了我,让好不容易接受我的夜误会就不好了,这个忙我不会帮你的,坚决不会!”

阳一脸“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卯月新”的表情,让新一头黑线。

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在新看来,阳本就不高的智商已经快负无穷了。

一声轻笑打断了新的腹诽,皋月葵抬手撩起遮面的薄纱强忍笑意说道:“我会把阳的忠贞传达给夜的哦。”

“诶?”阳懵了一下,“小葵?”

“葵说想和夜谈谈,考虑到你的小家子气不可能把夜放回大海,就只好委屈葵到岸上来了。”新用看智障的眼神打量着阳,顺便摇了摇头,“你这样不行啊,阳君,明显我比你更受到信任哦。”

“哈?”被新的话刺了一下,阳有些不爽,转头对葵说:“小葵,你可不要被卯月新的面瘫脸骗了,他只是感情不外漏,实际上满肚子坏主意,天知道他想把你——”

没等阳把损人的话说完,新扭头作势要走。

“走了,葵,看来叶月阳不需要我们帮忙从中劝说搭线了,你回去直接和海哥说夜被囚禁过得要多惨有多惨让他快些来救人吧。”

“啊喂!等等!不要这么小家子气啊!”阳一把拉住新,“快些到池子那边去吧,小葵离开水太久也不舒服,而且,你这么抱着不累吗?”

葵有些担心地看看新,“新会不会很辛苦?”

“目前还好,不过再在这里和阳闲扯就不好说了。”新紧了紧抱着葵的手,趁阳引路转身之际,贴到葵耳边轻声道:“抱着葵,多久都乐意。”

葵的脸瞬间红透,可是人又被新抱在怀中无处可躲,只能用双手紧紧地盖住眼睛,直到新带着笑意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葵再害羞下去就要错过和夜的交谈了哦。”

*

喜欢是一种很奇妙的情绪。

当一个人在潜移默化中走进你心里的时候,你就会对他以及与他有关的一切产生强烈的好奇心。

那日池边的亲吻,像一把甜蜜的钥匙为长月夜打开了一扇通向新世界的大门。那个世界里,有绵延的山脉,汹涌的河川,有青青草地,潺潺溪流,有花开遍野,蜂蝶纷飞。那个世界是叶月阳所在的世界,长月夜不熟悉却又渴望了解的世界。

那日开始,叶月阳每一天都会为夜带来一个故事,关于远离大海的大陆深处发生的故事。阳显然是个很棒的述说者,本是陈列在纸面上无趣的历史故事,在他的口中,变成了鲜明生动的画面,使夜身陷其中无法自拔。阳时不时感叹,真希望有机会能带着夜去探访故事中的地方,一起奔跑在开满鲜花的田野上,一起攀登山峰跨越河川。

可是啊,阳,我是没有双腿的人鱼哦。

长月夜沉在水底,棚顶的壁画依然被水的波动搅成一团,然而夜已经明白了那幅壁画的意义。

鲜红的禁果到底是毒药还是救赎?踏出伊甸园,迎来的真的只有灾难吗?

叹息化作一串细碎的泡泡争先恐后地向水面奔去,夜的视线追随着泡泡飘向池边,心里想着阳今天似乎有些迟了,却看到了一张这一个月间只会在梦里出现的面孔,湛蓝的瞳孔,浅色的头发,温暖的笑脸,“葵!!!”

伴随着夜的呼喊,皋月葵在新的帮助下慢慢滑入池中。

略略发干的鱼尾还没完全舒展开,夜就一头扎进了他的怀抱,不停重复着,“葵、葵、葵……”

紧紧回抱住夜,葵有些哽咽,轻声说:“是我哦。好久不见,夜。”

池里人鱼两兄弟抱作一团甚是养眼,池边卯月新本打算抱着胳膊继续养眼,却被阳拉着往门外走。

现在叶月阳已经从爱情中找回了理智。

人鱼的事情,还是要靠人鱼来解决。

他相信夜的选择。

阳带着新退出去后,葵和夜依然抱在一起,葵一下又一下轻抚着夜的后背,就像小时候夜迷路被葵找到抱在怀中安抚一样,这是来自家的依靠,夜觉得分外安心。

良久,夜才趴在葵的肩头,轻声说:“呐,葵,我想我已经回不去了。”

手下一顿,葵轻叹一声,道:“夜已经下定决心了呢。”

夜抬头看向葵,从他的眸中似乎能看到以前仰卧在海面上看到的蓝天,可是此时的夜更想沉溺其中的是那一双危险而又神秘的紫眸。

咬了咬嘴唇,夜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想像泪一样拥有双腿。”

还真被那位白色巫师说中了,葵苦笑着摇了摇头,海哥哥这回是真的要心碎了。似是早有准备,从随身携带的小口袋里拿出一个水晶瓶递给了夜。

“巫师让我转交给你的,说是能够满足你的愿望。不过——”在夜的指尖碰到瓶子之前,葵强调道:“双腿和鱼尾只能选择一个,答应我,三思而后行,好吗?”

不是没有从葵的眼中看到不舍,夜还是收紧手指拿走了瓶子。

“葵,我想和阳并肩站在一起。”

*

伊甸园外的世界,也许比想象中的还要美好。

当长月夜在第二天的晨光中微笑着走出水池时,叶月阳知道,自己的天使是真的降临人间了。

意外的是,与泪不同,夜既没有失去美妙的嗓音也没有走在刀尖上的痛苦,他的双腿就好似上天垂怜的馈赠,不要任何的代价——看起来是这样而已。

“代价总是在意外的地方等待哦~”

霜月隼喝着海藻茶安慰心痛欲绝的文月海时,如是说。

*

事情是在叶月阳抱得美人归三个月后的一天清晨发生的。

禁果之所以叫禁果,总有它不可言说的功效。

那是两人终尝禁果的第二天,叶月阳还未睁眼就伸手在床上摸来摸去,想抱住爱人再次好好温存一番,却扑了个空。

他慌忙起身,看着空空如也的半边床,瞬间清醒,不想的预感爬上心头。

寻寻觅觅半天,阳终于在最初囚禁夜的水池中找到了他。

“夜?怎么清晨跑来泡冷水?会着凉的哦。”阳甚是担心地站在池边说道。

夜露在水面的半个脑袋拼命地摇着。

“发生什么了吗?是不是——”阳顿了一下,尴尬地挠挠头,“昨、昨晚……让你难受了?”

阳的话让夜的脸红了起来,甚至立在水面上的两根呆毛都微微冒着烟。

可是夜还是摇了摇头。

“那、那是——怎么了?”阳有些着急,准备下水着手把夜捞上来了。

夜灰蓝色的大眼睛写满了尴尬和委屈,可是面对阳又实在不好意思说,只能拼命摇着头,甚至又往水里沉了沉。

可是,夜现在已经是个拥有双腿的人类了,已经不具备在水里呼吸的能力,情急之下,他狠狠地呛了一口水。

“夜!”阳一跃入水,不顾夜的挣扎将他往池边带,“你这是怎么了?我要是做错什么了要和我说啊。”

费力地将夜带到池边台阶上时,夜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阳想安慰却又不知原因何在,只能抱着他,不停认错。

不管怎样,先认错总没错。这是来自卯月新的真传。

待到夜稍稍平静一些了,阳再次试探道:“夜,好些了吗?”

只见夜红肿着眼睛,尴尬地将双手递到阳的面前:“阳,我、我好像生了一个鱼卵……”

夜的掌心之上,赫然躺着一个半透明的卵。

*

“嗯~海该回来给我泡茶了呢。”白色巫师眯着眼看向自己对面巨大的贝壳上陈列着的三颗鱼卵。

“哦!隼,我回来了!”海面带喜色地游到隼的身边,向他展示起自己怀中的东西。“这次的卵比前几个都大,看起来是双胞胎。”

“哦呀哦呀,这可真是……”隼一脸兴味地打量着海此行的“战利品”,“不得不说,叶月阳的战斗力真的可以啊。幸亏有三个月的不应期,不然按照这速度,夜估计都生几百个了哦。”

“啊!这可不行!”海担心道,“我说隼,这都第四胎了,代价是不是有些高?”

“不不不,海,在我看来这不是代价哦。”隼勾起好看的嘴角,点了点海还抱在怀中的鱼卵,“这是对海的补偿哦,海难道不想再次被家人环绕吗?”

“想是想……可是——”

“不用担心啦,大概还有六个就能收工了哦。正好凑齐一支足球队呢~”

“诶?足、什么球???”

“海,巫师大人口渴了哦,想喝茶~”

“好好好……这就去……”

海将怀中的鱼卵放到其他三个的旁边,微笑着欣赏了一下,转身游开。

灿烂的日光透过海水撒下柔和的光芒,为海底世界送去生机和希望。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


—END—


番外

“新,你不希望我的鱼尾变成双腿吗?”

“不,我希望我的双腿变成鱼尾。”

“诶?为什么?”

“因为我想更加了解葵的世界。”

(更不想你生那么多——新总内心OS)

~~~~~~~~~~~~~~~~~~

求不打脸,就酱

迅速遁走!

不管喜欢还是讨厌务必给我留个话哈X嘿嘿嘿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食用!

评论(37)
热度(104)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