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殇——星陨篇第二章(月野帝国paro)

如约来更新,

算不上生贺的生贺,

祝夜夜生日快乐!请继续用你的温柔治愈全世界。

最近忙出天际,别问我忙什么,丢人的事咱不提X

帝国老规矩,不带女神后辈,bug、ooc齐飞

前文走纸堆

都没问题的话,帝国欢迎您~

~~~~~~~~~~~~~~~~~~~~~~~~~~

月之殇——星陨篇

第二章:锋芒2

长月夜从清晨醒来开始就有些心神不宁。

既不是要去研究开发局定期提交数据的焦躁,也不是不能和阳同时去第二舰队实习的遗憾。

没有原因的,心神不宁。

毕竟是与配适者心灵相通的心兽,莱君和浣君也是一早开始就表现反常。平时活泼好动的浣君无精打采地趴在床上,看着平时恬静害羞的莱君在夜的房间里到处打转搜罗需要清洗的物件。可惜长月夜的起居空间太整洁,除了桌面上那张和叶月阳的合照在莱君看来需要清洗外竟再也找不到其他发泄物。罪恶的小爪子就这样悄咩咩地向书桌上的相框探去——

“不可以哦,莱君,这个不可以洗。”

夜一把抱起维持着伸爪子够啊够动作的莱君,将它环抱住,另一只手捞起过份老实的浣君试图将它们暂时收入指环。

虽然时间尚早,还是早些去把数据提取出来然后与阳汇合吧。

说起来有三天没有见到阳了吧。不知他都在忙些什么,每天通过终端留个只言片语便又消失不见,神神秘秘的。

想到这,夜抿抿嘴,也许阳到了舰队实习之后又交了新女朋友也说不定。现在同级的女生有一半都和阳传过绯闻了吧?这么下去他还能不能安然待在帝国军里呢?想到未来低头不见抬头见到的都是阳的前女友们,夜打了个哆嗦。

“算了,不管他了!”略略赌气地揉了揉怀中莱君的小脑袋,“还是莱君和浣君好,比阳乖多了。快回到指环里,我们出门吧。”

可是,莱君和浣君依然窝在他的怀中,四只黝黑的小眼睛无辜地看着夜。

“诶?又不行了?”夜有些挫败。

作为唯一的双心兽持有者,夜在配适初期经常会碰到无法自如收放心兽的情况。不过,经过接近三年的学习和适应,最近已经很少再出现这种情况。

不安的感觉再次从心底蒸腾。

“还是快些出门吧。”夜放弃了再次尝试,直接抱着两只浣熊背起背包走出房间。

此时,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彻帝国士官学校。

*

带有神官血统又是配适者的叶月阳在一些事情上总能比普通人更敏锐。

这日清晨,阳破天荒地没有被闹钟吵醒,而是在透过窗帘缝隙微弱的晨光中猛地挣开了双眼。俱利伽罗不知何时从恢复箱中爬了出来,趴在阳的枕边,赤色的眼睛就这样与紫色的眸子对了上去。

阳被吓了一激灵,却又迅速从那双血色眼睛中读出了什么。三天前到谍报局报道时,前辈的第一句叮嘱突然在脑中浮现——“关键时刻,直觉可以救命。”

现在,直觉告诉叶月阳,他需要到夜的身边,立即马上。

换做平常,阳只当自己睡迷糊了,毕竟连续三天没见到夜这种情况,从小到大还是头一遭,加上保密需要谎称先行报到这件事,对于不太擅长向青梅竹马撒谎的叶月阳而言,已经是极限了。

不安在内心扩大。

狠狠地揉了一把头,阳遵循了自己的直觉,立即起身打点,决定先回学校一趟确定夜的安危。

*

警报响起之时,如月恋正在模拟战斗机上打得热火朝天。以至于他直接把那刺耳的声音当作了模拟机中的战斗警报,警报音刺激了沉浸在模拟战斗中的他,“哇呀呀”地喊了一声,恋又驾驶着模拟机冲进了枪林弹雨中。

就在恋一面灵活地躲闪敌方激光扫射,一面呲牙咧嘴地向敌方母舰接近准备最后一击的时候,他突然被人拉着衣领大力从模拟舱中拖了出来。

“呜哇哇哇!!!谁!!!谁打扰了老子的最后一击!!!谁!!!”恋气愤地转身一把扯住打扰自己胜利冲刺的罪魁祸首的衣领,可他的怒气值在看清来者之后瞬间归零,“驱、驱桑???你、你……”

师走驱用看白痴的眼光盯着恋,费力地咽下了因为着急而忘记含在口中的面包,喊道:“你没听到警报吗?!”

“警、警报?”此时警报声才穿过如月恋自带的层层阻碍传到了他的耳中。“呜哇哇哇!!!敌袭!驱桑!敌袭!!!我们该怎么办?驱桑,敌人真来了吗?来了吗?怎么办?对了,快逃!”恋拉起驱的手就向门外冲,冲到一半想起来外面更不安全又来了个急刹车,被拖着跑的驱没防备一脑袋闷到了恋的背上,“啊啊啊,驱桑,对不起对不起,现在情况紧急,你快找个地方躲躲,我、我……”

“恋……我说你……”驱揉着被撞疼的鼻子,闷声闷气地说:“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个准军官?”

“啊!对啊!我可是可以抗敌的配适者!”手一挥,Heart君欢快地出现在恋的脚边,心形的尾巴不停地摇着,期待恋下一步指示。

就在恋抬手准备招呼自家心兽出门迎敌时,他的衣领再次被拉住了。

“诶?咳、咳咳……驱、驱桑?咳咳,这回又怎么了?”恋略带委屈地看向驱,还揉着自己被勒疼的喉咙。

师走驱有些头疼,虽然现在情况紧急,他还是不由得担心起恋的未来,且不说他能不能毕业的问题,就算毕业了他这种残念的性格怎样才能从残酷的战场上生存下来?“估计你也不记得帝国士官学校生徒应急准则了……”驱认输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他抬手招出自己的心兽虾夷君,双尾小松鼠轻灵地在驱肩头转了一圈,无需指示便向另一边的门口跑去,“走吧,恋,紧急避难区在这边。”

*

长月夜怀抱着莱君浣君跟随人流向紧急避难区走去。

没有人说话,只有警报声不停歇地回响在士官学校的每个角落。不安在行进的人群中飘荡,沉重的脚步声让这种不安感逐步扩大。此时,任何一个不同的举动都会激起恐惧的骚乱,而神无月郁成为了一小段骚乱的源头。他顶着各式恐惧与愤怒的目光,一路道着歉逆人流而来。

“对不起,请让一让,对不起……”郁一面机械地道着歉一面心急地逆行着,这很耗费体力,当他被长月夜拉住的时候,汗水正从他的额发间滴落。

“郁君?”夜拉住了一门心思往回走的郁。

“诶?啊,夜前辈!”郁抬头看到夜像是找到了救星般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泪!你有看到泪吗?”

“泪?”夜茫然地摇摇头,“我从学生宿舍一路走来都没有碰到他。”

面前棕发少年的眼神黯淡下来,“现在通讯电波不稳,完全联系不上泪,紧急避难区也找不到他。”他微喘着抬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汗,重新振作精神,“谢谢,夜前辈,我再去宿舍那边找找好了。”

说着,神无月郁就准备继续逆流而去,夜有些不放心地拉住他,“学校这么大,你一个人找也不是办法,”沉吟了一下,“这样吧,你告诉我几个他可能去的地方,算上莱君和浣君,我们至少可以同时找四个地方。”

郁有些犹豫,耳边回响的警报在不停提示现在处境危险,他确实很担心泪,可是又不忍心让夜涉险,他自己的安危倒是次要的位置了。

看穿了郁的纠结,夜微笑着拍拍他的头顶,“郁一直是保护者的角色呐,别担心,我虽然看起来没有那么可靠,毕竟还是郁君的前辈哦。”

“不、夜前辈,别误会,我——”

“那些之后再说,现在泪的安全更重要哦。”

郁抿着唇点点头,和夜分享了他认为泪此时可能出现的地点。

还未等夜下达指示,怀中的莱君和浣君纷纷从他的怀中溜到地上。夜不放心地蹲下身,轻声叮嘱,“确认之后就回到我身边,不许做危险的事情。”他张嘴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却被浣君一爪子拍在了鼻子上。

被自家心兽嫌弃了呢。

夜无奈地揉了两只浣熊之后,便看着它们灵巧地躲避着避难人群的脚步,消失在转角。

看到夜直起身,郁没等他开口安排,匆忙说道:“夜前辈,你再回宿舍那边看一下就好,那边近一些,我去钢琴室找找。”

心里清楚郁还是把安全些的路线留给了自己,夜没有推脱,毕竟如果真的是敌人来袭,这座校园又有哪里是安全的呢?

和郁分头行动后,夜逆着越来越稀疏的人流向宿舍赶去。

*

“Evangile?”

春光,微风,残樱,少年,本应是一幅赏心悦目的晚春图景,可是那让人无法忽略的警报声撕破了表象的和平,甚至将少年的呼唤声完全遮盖住了。

“Evangile?你在哪儿?”尽管警报刺耳,水无月泪还是没有放弃寻找心兽的呼唤。

不擅长早起的他是被警报声吓醒的。迷蒙中,他只来得及看到白色猫型心兽从窗户缝隙钻了出去,向着天空方面叫了一声便扑扇翅膀飞下了窗台。

披了件外衣泪就跑到楼下寻找起自己的心兽。他很慌乱,想不通一向乖巧听话的Evangile为什么会突然丢下他跑掉。

“Evangile……”泪的声音中带上了些许湿意,警报使他心生惧意,心兽的离开又加剧了他的恐惧感。“郁君……”小小声说出此时脑袋中唯一能想到的名字,泪无助地圈住自己,在庭院中含苞待放的紫阳花下缩成了小小的一球。

长月夜透过走廊的玻璃窗发现了蜷缩在花下的水无月泪和蹲在花坛另一侧仰望天空的Evangile。

他顺着白色猫咪的视线看向天空。

心跳漏了一拍。

灰色的战舰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地面降落,目测降落地点就在学校中庭!

“泪!!!跑!!!快跑!!!”

想都没想,夜一把推开窗户向泪狂喊。

可是,警报还在继续,即使夜用尽全力也未能将自己的警示传达到泪的耳中。

眼看着敌舰逼近,夜一咬牙,踏上窗台,两层的楼的高度,应该没问题。

长月夜你可以的,你——

夜做着心理建设,脑中不停回放高处下坠减小冲击的动作要领,吸气刚准备跳,一束火光袭来,直接烧焦了窗下花坛的植被,热浪也将夜顶回了走廊。

突然的变故让夜懵了一下,顾不上屁股疼,他立即冲回窗前,只见叶月阳手拎Evanglie肩扛水无月泪,站在院子里一脸煞气地看向刚冒头的夜。

“都不要命了吗!”

夜被阳的一嗓子吼得心头一颤。委屈的酸涩在看到青梅竹马的那一刻侵袭全身,可是现在还处于紧急状况,不能松懈,夜抹了一把眼角渗出的水痕,向阳喊了一句,“紧急避难区!”就沿着走廊向一楼大厅跑去。

看到夜找回了理智,阳满意地扛着泪迈步向教学楼大厅走去。

而俱利伽罗缓缓地从烧焦的花丛中爬出,打了一个带着火花的小喷嚏。

帝国历1695年春,残樱中,年轻的配适者们将第一次直面战争。

—TBC—

~~~~~~~~~~~~~~

那个,海哥哥始大王和新总还要在天上飞一会儿,别急X

还有俱利伽罗,我的原设定是按照蝾螈的属性走的,结果被官方之前的小话把脸打肿了,所以回到可以喷火的设定。不过还是想强调,火蜥蜴其实是蝾螈的一种啊啊啊啊!(好吧,官爸爸老大)

求不打脸,以上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谢谢食用!


评论(8)

热度(81)

©流云香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