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月之殇——星陨篇第三章(月野帝国paro)

更新一下~

帝国前文——纸堆

战斗场面并不精彩X

却也写到我怀疑人生……

还是bug、ooc满天飞

如果不在意,

帝国欢迎您~

~~~~~~~~~~~

月之殇——星陨篇

第三章:锋芒3

【接近敌舰,距离10,高度差5。预计接触时间20s。】

此时的文月海有种特别奇妙的感觉,身处科技感十足的驾驶舱,以超音速的速度前去迎战未知的敌人。虽然在模拟训练舱经历过无数次战斗训练,但真实环境中,不管是薄薄的水汽在座舱上划过的痕迹还是高速行进中耳中的重压,都使海的肾上腺素急剧增加。

来吧,无论是什么。

文月海在心中默念。

化作一道流光伴随战舰左右的Leon似乎感受到了海的兴奋,时不时欢腾地冲到他的前面在空中打圈。

【目标可见,攻击准备】

机械化的声音在座舱内响起。

【即将接触,5、4、3、2、1——】

“有朋自远方来,怎能不好好款待!”

一时间激光飞射,海陷入了与两架护航敌舰的缠斗中,然而敌母舰依然维持着下降的趋势。

*

文月海冲入敌阵的时候,霜月隼正盯着终端上汇集的数据眉头轻皱。

一辆黑色的汽车突兀地驶过被防空警报充斥的空荡街道。身着帝国军装肩扛少校肩章的司机,几次三番通过后视镜小心地扫视后座的皇子殿下。

白色的皇子没有抬头,手指在趴在他身边的Albion耳根上轻轻抓挠,用不大却足以盖过警报声的声音说道:“战时违抗命令可是重罪。”

司机哆嗦了一下,直视前方,转动方向盘,将汽车行驶的方向调整回原有的轨迹。

勾起嘴角,笑意却未达眼底。有人不想他去帝国士官学校啊……到底是为了他的安危还是别的什么呢?

数据依旧不停刷新着终端屏幕,隼突然失去看下去的兴致。通过数据的变化他已经知道那个人正与敌舰周旋苦战等待增援。文月海天生是一名优秀的尖兵,在不确定增援何时能就位的前提下,初临战场就能做到临危不惧步步为营,用出众的飞行和战斗技巧拖住敌人的脚步。可是与让海在战场上英勇奋战相比,皇子殿下却更希望此时他能在自己身边斟茶倒水。

海泡的茶,即使是茶包也很美味。

脑中不自觉地浮现早些时候,在睦月始纸片狼藉警铃大作的办公室中,海要求出击时焦急的面孔。那个时候,隼从海深蓝色的眼眸中看到了从没见过的神采,是一位军人面对敌袭时捍卫国家的决心,是他霜月隼无论如何都不想抹杀掉的神采。于是才有了海的先行一步,也让隼第一次领教了“千算万算,唯有人心不可算”的真谛。

终端“叮——”的一声轻响,隼没有拿起查看,而是扩大了嘴角的笑意,这回的笑容抵达了他的眼底。

始,去拉开吧,属于我们的舞台帷幕。

*

Leon不愧是第二战舰级配适者的心兽,其战力顶得上普通士兵的一个战斗分队。然而,让它单独对付一艘第三战舰级着实有些吃力。虽然海在Leon的帮助下成功减缓了敌舰下降速度,却无法形成有效攻击。

座舱的电子幕上,帝国士官学校越来越清晰,高度数值即使缓慢却还是在不停减小。

文月海一面绕着敌母舰转圈,干扰两艘护卫舰,一面试图伺机冲破防护,给对方核心来上那么一下。不过,那种发生在故事书中以一敌百的英雄事迹注定经受不住现实的残酷。海不能冒进,这不是故事也不是模拟器,一个闪失,丢掉的便是性命。细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事出突然,没有给他换飞行装的时间,第二舰队漂亮有型的白色军服此时成为了束缚。趁着从两艘敌舰夹击中闯出的间隙,海一把掀掉头顶的大檐帽扯开领带。

呼,终于轻松了。

就在海的这一瞬放松时,座舱内警报突响,终端突然传来一声“Split S!”

海下意识地拉动操作杆,横滚半周,向下俯冲,一系列动作干净流畅。同一时间,敌舰在他的战舰上方呼啸交叉而过。

好险!差点被夹击干掉!

夹击失利的敌舰迅速调头不想给海调整的时间,然而其中一艘战舰右翼突然中弹受创,摇摇晃晃偏离了飞行路线。

一艘银灰战舰冲散敌舰受创的硝烟,划破长空。

“第一舰队睦月始,前来增援。”

“同属第一舰队卯月新,前来——啊,我还是实习生来着?”

“新!”

“啊,队长,可以这么叫吧?左舷——”

卯月新的话音刚落,睦月始一个右翻躲过敌母舰的暗枪。显然,增援让敌舰意识到形势的严峻,原本安静的母舰也开始了抵抗攻击。

几十公里外的第一舰队指挥中心,一直注视着有几十毫秒画面延迟的弥生春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葵君。”他偏头向身侧正在收集战斗数据的皋月葵轻声吩咐了一句。

葵听到指令微微愣了一下,却也没有多余的问话,转身准备向指挥中心一侧的操作间走去。只是在离开之前,他的视线在标注着卯月新的分屏幕上停留了几秒。

身陷混战中的卯月新并不知道自己正被青梅竹马如此牵挂,嘛,换做平时他也不一定会知道。

不过此时的他完全开启了亢奋状态,和小玉搭配攻击,紧紧缠住那艘未受创的第三战舰级敌舰。别看新平时懒懒散散,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真的放到战斗中,灵活性和机动性还是十分优异的。只是这技术层面就——

新的战舰因为一个技术操作失误差点中弹,恰巧被葵看到。

皋月葵觉得自己的心跳瞬间飙到了200,然而他还有任务在身,加上他觉得自己可能不太适合旁观卯月新战斗,缓了一口气,葵便头也不抬地走开了。

弥生春一面研究睦月始的攻击模式,一面分心看到了葵的小动作。

看来,这场冲突之后,需要调整的事项又增加了一项——提高卯月新的驾驶技巧。

前提是,他们都能凯旋归来。

*

睦月始,察觉到了异样。

根据以前的战斗记录,敌舰在明显处于下风时通常会选择战略性撤退,也就是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可是这次划破时空突然而至的它们,已经被始为首的三艘战舰压着打了好久,却没有丝毫要撤退的意思。入侵用的时空裂隙似乎被完全关闭了。之前右翼受损的敌舰,竟然晃晃悠悠再次回到作战空域。它们这种自杀式的奇袭,目的何在呢?

始不是没考虑过将敌舰直接击沉的可能性,但是,根据以往经验大气内引爆敌舰是一个比较危险的选择。且不说交战空域在帝国士官学校的正上方,单就敌舰爆炸后产生的未知物质而言以帝国目前的科技还不足以完全净化。

击沉危险,不击沉也危险。

局势陷入了胶着。

霜月隼在司机混杂着不安和不解的目光中怡然自得地走进了帝国士官学校。警报还在不知疲惫地嘶吼,隼全然不在意,不紧不慢地走着,似乎那声音是为他的登场专门配备的背景乐。

大概是离战场近了,Albion有些躁动不安,它的尾巴时不时绕住隼的胳膊轻扯,似乎在催促他。

“嗯,Albion不要急,马上就轮到你登台了哦。”隼在中庭停住脚,抬头眯眼看了看十几公里高空中反射着日光的几艘战舰,喃喃自语道:“差不多了吧。”

他拿起终端,输入指令,接通了睦月始的终端。

“哟,始~需要帮助吗?”

隼的语音转换成文字出现在始的终端上,这是一段加密来电,通话内容只有他们两人可见。

终于来了。

始在心中暗叹,一面向卯月新下达拖住敌人的指示,一面迅速回复隼。

【送走两艘,留下受创,不能自爆。】

真是简单明了的命令式回复啊。

“哎呀哎呀,真不知道谁才是这个国家的皇子啊~”

霜月隼嘴上抱怨着,却手上不停地操作着终端。

“啊,找到啦。”

*

水无月泪轻哼一声,睁开模糊不清的双眼。高烧使他的的神智混乱,胃部的顶压和晃动的视野加重了他的不适感。

叶月阳完全没有感觉到泪的苏醒,他还在和手上不停挣扎的Evanglie斗争,“疼——”胳膊上再次被Evangile尖利的爪子抓出三道血痕,阳忍无可忍地停下脚步,将它拎到面前,愤怒的紫眸和倔强的蓝瞳视线相撞,“别以为你是心兽我就不敢揍你!再不老实点儿我把你丢给Albion当午餐!”

“哦呀哦呀,Albion和Evanglie可是亲友哦,阳~”

“隼?!”

阳一脸惊吓地看着信步闲庭而来的白色皇子,有些不可置信地喊道:“你、你怎么会来这?”

“嗯?我不可以来吗?”霜月隼走到阳面前,抱住还在挣扎的Evangile,没有正面回答对方的问题,“阳,带着泪跟我来。”

“不是,你——”

“这是命令哦。”隼用深深地盯视了阳一眼,那目光中包含了少有的严肃意味,阳不自觉地咽咽口水,点点头。

“这才对嘛~”可惜,隼的严肃只存活了一秒钟,便又恢复了往常那种悠闲的气场,“啊,对了,友情提示,如果不想泪吐到你背上,还是换种方式把他带过来吧。”

“诶?”还没等阳作出反应,隼已经抱着Evanglie跟随Albion的指引向学校边的山坡走去。

“唔——yo、阳……”

这回叶月阳终于接收到泪难受的轻吟。手忙脚乱地将他放到地上,泪虚弱地倚靠在阳的身上,高烧使他面颊通红泪眼迷蒙。

扛起泪之前,阳就已经发现了泪的异样,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他有些担心地探了探泪的额头,“好烫!泪,还能坚持吗?隼的命令——”

泪微微喘息着,艰难地说:“要去……”

“那,我背你过去吧。”

在泪的应允下,阳小心地驼起浑身发烫的他,追着隼的脚步而去。

*

先行一步到达门厅的长月夜焦急地向外张望,连神无月郁抱着莱君和浣君走到他身后都没有察觉。

看到夜的身旁空空如也,郁的心情跌到了谷底。

泪……还是没找到吗?

而莱君和浣君哪里能体会郁的心情,见到夜的背影,纷纷窜出他的怀抱,向自家配适者跑去。

“啊、啊咧?”夜被突然抱着自己腿往身上爬的浣熊们吓了一跳,“莱君、浣君?啊,欢迎回来。”他刚想用面颊蹭蹭率先爬到自己肩头的浣君,却被它柔软的小爪子推开了。

又、又被嫌弃?

夜满脑袋问号地回过头,发现郁正走过来,绽开一抹笑意,喊道:“郁君,我们找到泪了哦!”

“诶?”

好消息来得太突然郁有些蒙,呆呆地看着夜。

“我们找到泪了哦,阳正带他过来。”夜微笑着又说了一次。

“太、太好了……”因为担心而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下来,郁长舒了一口气。

“辛苦郁君了呢。”

“麻烦夜前辈了才是。”郁缓步走到夜的身边,看着他的脸,欲言又止。

“?”夜察觉到了郁的犹豫,“怎么了,郁君?”

“……夜、夜前辈,脸……”

“嗯?脸?怎么了吗?”夜抬手摸了一把脸,掌心的黑灰充分说明了他目前的模样。

啊,他知道被浣君嫌弃的原因了。

一定是刚才俱利伽罗的那一下搞的后遗症。

夜无奈地拉起袖角轻擦,等危险过去再找阳算账吧,他心中如是想着。

与此同时,背着泪的阳莫名打了个寒战。

“阳……你也不舒服吗……”趴在他背上的泪轻声问道。

“总觉得……有股杀气啊。”

帝国历1695年春,历史的轨迹正在这场由新一代配适者主导的战斗中悄然改变。

—TBC—

~~~~~~~~~~~~~~

啊,战斗描写时正好赶上妖都防空警报,十分有氛围X

不知道大家对展开有什么看法,

我总觉得自己在写言情X

欢迎留言和我交流感想哦~

还有,可以多加利用tag,这样看起来会方便一些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食用!



评论(9)
热度(88)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