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幸福花园(新葵,abo)

庆祝咸鱼一个月任务达成……

好吧,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

本篇是年中本abo篇的番外

阳夜篇是清凌宝宝写的【ツキウタ/阳夜】光のメロヂィー

嗯,没错,这一篇我写了一个月……

到最后写了什么自己都迷茫了xxx

#abo设定

#生子表现有

#未经授权禁止二次创作

#不喜慎入

#竟然写了八千字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纸堆在这里

#注意事项多读几遍,感激不尽

~~~~~~~~~~~~~~~~~

幸福花园

卯月新是一名不明显的Alpha,至少与他朝夕相处的青梅竹马相比,绝大多数人都会觉得皋月葵更可能成为Alpha。

然而,命运这件事,不能理所当然。

卯月新第二性觉醒的那一天,他的心里,喜忧参半。

喜的是,讨厌认输的他,在性别上拥有了天生的高级别,不用担心被姐姐优花和先一步Alpha觉醒的叶月阳嘲笑了。

而忧的是,葵的第二性还没确定……

卯月新喜欢皋月葵,从小时候开始,一直喜欢。

他从来没把这种喜欢说出来过,不过,可能除了葵,两家人都知道了。

所以当他拿着自己第二性认定书愁眉不展(并不明显)的时候,卯月优花悠悠地飘来一句:“啊,听千寻说,葵似乎也有觉醒的迹象了哦。”

命运告诉卯月新,他是一个幸运的人。

皋月葵作为Omega觉醒了。

*

“把兔子玩偶还给我!”

“你叫它一声,看它答不答应。”

“新爸爸是坏蛋!”

“小樱见过爸爸这么帅的坏蛋吗?”

“见过!”
“哦?谁?”

“阳叔叔!”

“噗嗤——”葵没忍住,靠在起居室的门前笑出声。

“葵爸爸!”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立即放弃了沙发上的兔子争夺战,转投进了葵的怀抱。“葵爸爸,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新爸爸又抢我的兔子了……”

皋月葵抱起搂着自己脖子还在叽叽喳喳的小天使,嘴角挂着微笑走到还窝在沙发上紧紧抱着五月巨兔不撒手的卯月新身边。

小公主终于告完状,紧了紧搂着葵的手,看向新,一脸示威的意味。

新抿抿嘴,思考了一下,将兔子放到远离女儿的另一侧,然后也凑到了葵的身边。

第二场父女争夺战即将打响,这次的争夺对象换成了——皋月葵。

葵在大战爆发之前,眼疾手快地将小樱塞到了扑过来的新怀中,调整坐姿和表情,摆出了一副要训话的姿态。

沙发另一侧的父女二人立即感受到了气场的变化,无需交换眼色,卯月二号转身搂住卯月一号的脖子,用夸张的语气说道:“新爸爸想喝草莓牛奶吗?小樱陪你一起去拿吧。”

卯月一号配合地舔舔唇角:“确实口渴了,可是家里没有了,我们去外面买吧。”

“好呀好呀~小樱要奶茶~”卯月二号这回是真高兴地响应。

还没等卯月一大一小起身溜掉,葵故意压低声线说道:“都乖乖坐好,面向我!”

“……是……葵。”

“好的……葵爸爸……”

大只卯月接受现实,准备聆听教诲,小只卯月却还不死心,摆出自认为特别可爱特别有杀伤力的笑脸,娇滴滴地叫了葵一声。

葵的嘴角松动了一秒,立即恢复严肃,看着自家女儿:“小樱,不可以在背后说别人坏话哦。”

小姑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眨了眨迷蒙的大眼睛,“葵爸爸,我没有在背后说别人坏话啊。”

“你刚才有没有说阳叔叔的坏话?”

“那个不是我说的,是星星哥哥告诉我的!”终于明白问题在哪儿的小姑娘据理力争。

“星星?”葵皱起眉头。

“星星哥哥说阳叔叔是坏蛋,和他抢夜叔叔!”

“……”葵头疼地看向新,新抬抬眉角耸耸肩,一副“咱家你是教育者”的姿态。

葵微微叹气,俯身和女儿对视,温柔地问:“小樱自己呢?觉得阳叔叔是坏人吗?”

黑发小公主煞有介事地学着葵皱眉沉思,停顿数秒后,绽开一个天使般的微笑,“阳叔叔会给我买奶茶,是好人,我喜欢他。”

葵笑着摸摸小樱的头,“以后再说别人好坏的时候要有自己的思考哦。”

“嗯!小樱懂了!”

“啧——”一直静默旁观的卯月新听到自家女儿的回答颇为不爽地砸了一下嘴,“小樱刚才也说我是坏人了……”

“那是因为新爸爸抢我的兔子!”争论点终于回到了原点。

“那只兔子是我的。”

“我的!”

“那你叫它看它答应不?”

“新爸爸是坏蛋!”对话陷入了循环。

葵无奈地揽过因为争执脱离新怀抱的小樱,柔声说:“小樱生日快到了呢,到时候再买一个四月兔送给你当生日礼物好不好?”

黑发小公主出乎意料地没有立即回答,眨了眨大眼睛,谄媚地偎依到葵的耳侧,小小声说:

“生日礼物可以要个小光那样的妹妹吗?”

*

卯月樱小朋友想要个妹妹的执念源于与叶月家小公主的初次见面。

这件事一直是卯月新心中未来几年解不开怨念。想当初叶月阳找他商量二胎的事情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多说些风凉话阻止一下呢。

也就这一念之差,使卯月新的人生产生了巨大的落差。

巨大的。

小樱在叶月光小姐快周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这位红发小天使。没错,尽管小光在她爸爸和哥哥眼中是个无时无刻不拿他们磨牙的小恶魔,但在小樱的眼中就是一个爱笑软糯的小天使。

女孩子之间的相互吸引永远是个谜。

加上熊癌入骨的叶月星在升级为哥哥之后,对女孩子的态度发生了质的改变,无形中使渴望有个妹妹的想法在小樱的心中生根发芽。

小孩子的愿望很直接也很单纯,可是在大人眼中就变得复杂起来。

卯月新喜欢制造孩子的过程,可是不喜欢这个过程可能产生的结果。

孩子,有一个就足够了。

他至今还记得葵在孕期受到的折磨,以及自己悲催的奶爸经历:看着爱人孕初期吐的比吃的多、忍受菜单的改变、孕后期到孩子两岁前睡不了完整的觉、换尿布时还要忍受草莓牛奶都治愈不了的恶臭,诸如此类……这种日子除了无知者无畏的叶月阳,没有哪个人想体验第二次。

可是,再多的抗拒只不过是卯月新的一厢情愿。

皋月葵在造访了叶月家之后时不时地发呆,小公主这次的生日礼物愿望也将他一直思考的问题抬到了桌面上。

“呐,新,想再要一个孩子吗?”

听到这个问题,正枕在葵膝头享受难得的二人世界的新立即直了腰。

“葵,这个玩笑不好笑。”新双手扶住葵的肩膀认真说道。

新突然的动作变化吓了葵一跳,“诶?为、为什么?我没在开玩笑哦。”

“那就更难办了。”新难得地皱起了眉头。

“哈……”

微微思索几秒,新严肃地问葵:“葵,想再要一个孩子吗?”

“唔……”很长时间没有和新这样严肃的交谈,葵不适应地抬手理了理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这次探望小光之后,突然觉得再多一个孩子是不是好一些,小樱不会很寂寞什么的。况且,小樱似乎也很想要个妹妹。可是,新虽然没有说,但总能感觉到你似乎不是很喜欢这个话题,也就……”

卯月家家主此时内心的大尾巴狼突然复苏,难得葵主动愿意和他探讨这方面的问题,虽然话题的内容他不是很感冒,不过话题引申出来的事情让他很有兴趣。二胎啊,也不是不可以嘛,前提是怀得上不是?怀不上就要一直尝试嘛。

思及此,新的嘴角微微向上一挑,向葵欺身过去,“既然葵想要,那,先练习练习?”

“……”清新的洋苏草香溢满鼻端,葵无语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心中小算盘打得噼啪响的卯月新忘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在战胜自身欲望的道路上,他总是失败的那一方。

*

皋月葵的信息素是卯月新钟爱的草莓味道。

为此葵曾苦恼过一段时间。因为一临近发情期,新就像嗅到蜜香的工蜂,一刻不停地绕着他转,草莓牛奶的摄入量也成倍增长。出于对新健康的考虑,葵不得不在发情期小剂量摄入抑制剂,以控制自身信息素的浓度。

不过既然决定再要一个宝宝,抑制剂恐怕就不能再用了。

而习惯了抑制剂控制下葵的信息素味道的新,在葵停药后的第一个发情期就被自己的欲望结结实实地打败了,还是一败涂地。

因为,他的Omega怀孕了。

*

“噗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应该恭喜你啊,新~”休假一年当奶爸的当红偶像叶月阳顶着一头被自家女儿连薅带咬设计出的新发型,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对面喝闷酒的黑发男人。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事件,同样的人物,只不过立场互换。

窜着气泡的蜜色饮料充满了苦涩,没有理睬阳的嘲笑,卯月新抬手饮尽杯中酒,招呼着老板再来一杯。

“喂喂喂,我说,现在是下午,这才刚坐下,你少喝一些,这个不是草莓牛奶,葵还需要你的照顾呢。”阳察觉出了不对劲,出声劝道:“又不是第一个孩子,你还是有经验的,至于这么痛苦吗?看看我,虽然天天被小光物理魔法攻击轮流着伺候,可还是很开心啊~”

新瞟了一眼阳有女万事足不停傻笑的阳,抿了一口新一杯酒,幽幽地说:“你那是只有一个。”

“诶?”阳一脸懵懂地盯着新沾了一圈白色泡沫的嘴一字一字地吐出:

“葵、怀、了、双、胞、胎。”

*

皋月葵睁开微涩的双眼,天光微暗,一个不小心一觉睡到了傍晚。

他花了点时间将思绪从困顿中剥离,终于回忆起上午和新一起去医院做了检查。

两个小生命啊……

无意识地伸手摸了摸依然平坦的小腹,葵的心情突然复杂起来,高兴是必然的,毕竟这是小樱的愿望呢,可是新的反应多少让葵有些惆怅。

新不想再添丁加口,葵一直都知道。也不是说新不喜欢小孩子,只不过与小孩子相比,他更喜欢和自己单独腻在一起的时光。

“新自己一直也是个孩子啊。”葵轻声自语,心情却莫名好了起来。

这时,门厅传来了声响。

“葵爸爸,我们回来啦~”脆生生的童音还回荡在门厅,穿着幼稚园统一服装的小公主就已经咚咚咚跑进了主卧。“葵爸爸葵爸爸,小樱要当姐姐了,是吗?是吗?”

小樱和葵一样碧蓝色眸子里盈满了喜悦,趴在床边希冀地看着葵。

葵起身轻抚女儿红苹果似的小脸,微笑着回答:“是的哦,小樱要当姐姐了,而且是双份的。”

“双份的?”

“嗯,小樱会有两个弟弟或者妹妹哦。”

“真的吗?”幸福来得太突然,小姑娘有些反应不过来,回头找默默跟过来的卯月新,似乎想验证自己听到的事情真假。

卯月新面无表情地看着女儿,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回答的小樱兴奋地直打转,葵却没有错过新眼中闪过的无奈。

*

纵使有无数的未知等在前方,生活还是需要缓慢而坚实地前进。

卯月新用三个月的时间说服自己完全接受三口之家即将变成五口之家的事实。虽然,葵的爱又要被分割出去还是让他很不爽,不过,看在新生命很老实的份上,他也就默默接受了。

说来也奇怪,和怀着小樱时候不同,这次孕期的头几个月,葵除了比平时能睡,基本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平静到,他都害怕是不是医院误诊,还专程跑去复查了一回。

“说来,真的很不可思议啊,葵到现在完全没有什么变化呢。”

长月夜端着茶盘走进客厅,看着葵一脸笑意地逗弄着扶着沙发边挪来挪去的自家女儿。

“是啊,让人心慌的平静。”葵拿起口水巾沾了沾小光的小嘴。

“不过这也算宝宝们体谅你吧,毕竟新看起来一直不是很能接受的样子。”夜抱起挥舞着小手咯咯笑着就要往葵身上扑的小光。

“唔……”捧起桌上的水果茶抿了一口,甜中带酸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开,柔和清爽,葵微眯着眼睛静静回味了一下,“新啊……别看他很不情愿的样子,这段时间做了很多准备。”

“诶?”给了女儿一块磨牙饼干,夜一脸惊奇地看向葵。

勾起嘴角,葵心情颇好地揉揉专心和饼干斗争的小光,“以后我们可能要成为邻居了哦,夜。”

*

皋月葵的肚子在孕期四个月的时候,迅速地鼓了起来。那膨胀的速度,用卯月新的话说,就是像吹气球一样肉眼可见。

如果说头三个月没有实感,那这肚子起来之后,葵倒是没觉得怎样,周围的人,尤其是卯月新的紧张感瞬间上升到了新的高度。

“葵,你确定要去看看吗?”卯月新瞄了一眼在后座上和女儿分食糖果肚子圆滚滚的葵。

葵无奈地笑着答道:“新,我还是有必要看看自己的新家吧?”

“那边还没收拾好,比较乱……我担心……”

“总觉得新这次格外紧张,发生了什么吗?”

新直视前方路况,不明显地皱皱眉,没有答话。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最初开始,就一直有不好的预感,这个预感随着葵孕期的进程越来越强烈。卯月新也许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优点,不过他野兽般的直觉却是一直神准无比。

这次,他的感觉很不好,很不好。

卯月一家到达的时候,叶月阳正在新家的门前旁若无人地调戏夜,叶月星小朋友假装不认识自己不正经的家长,和童车里的妹妹咿咿呀呀做着意义不明的交流。

“哟~小葵~新终于舍得带你出来放风了?”

见到新扶着葵从车上下来,阳揽着夜扯着嘴角嘲笑起新的保护过度。

“阳、阳!”夜无奈地捏了捏阳的腰侧。

“啊哈哈哈……确实不容易啊,我都觉得自己快长出蘑菇了。”葵一边揉着腰一边走到阳和夜的面前。

而小樱公主一改平时高冷示人的人设,没等新把她抱下车,自己就溜下来跑到小光的童车旁,也不管童车里的婴儿是不是能听懂,高兴地宣布自己也要当姐姐了。

小光倒是配合地咯咯笑起来,一时间,婴儿纯净悦耳的笑声回荡在两幢毗邻的洋房的门厅,充满希望。

新的生活要开始了呢。

*

午前日光渐盛。

本来还停留在餐厅思考如何布置的皋月葵,在女儿的声声呼唤下走到了后院。

推开后院的门,葵才知道新口中新家还没整理好的意思。

这是个大院子,能在寸土寸金的东京都圈内找到有院子的房子,可以说新这次真的下足了功夫。院子还没有开始整理,维持着之前的杂草丛生的模样,但这丝毫不影响孩子们探索的乐趣,星星带着小樱探索着这片新天地,他们甚至发现了分隔两家院子篱笆上缺口。

“葵爸爸,葵爸爸,星星哥哥家的院子里还有个小水塘哦。”

卯月小公主此时已经化身“丛林精灵”从篱笆边的杂草中探出脑袋,向葵招手,“葵爸爸,这里能看到哦~快来看快来看~”

葵看着完全失去女孩子形象的自家女儿,苦笑着走下了台阶。

似是等不及葵的慢慢踱步,小樱兔子一样蹦蹦跳跳跑过来,想拉着葵快些看到那个神奇的水塘。可是跑得太急,刚要到葵面前,脚下却绊了一下向前扑去。

“小樱!”

换做平时,扶住女儿这样的动作对葵来说只是一伸手而已,可是,他忽略了已经成球的腹部以及自身重心的改变。这一伸手,他才惊觉重心失衡,也向前扑倒过去。

不能压到孩子们!

一瞬间,葵只来得及作出最简单的判断,他单手推开趴倒在自己摔倒路径上的小樱,侧身摔倒在地。

葵感受到下腹一阵抽痛,似乎听到了小樱受到惊吓的哭声。

宝贝,不要怕,有葵爸爸在哦……他在心中默念着,陷入了一片黑暗。

*

繁花,鸟鸣,晨光被薄雾撕扯成条,斜斜地洒在花瓣间的露珠上,散射出七彩的光芒。

皋月葵在这片花园中转了好一阵,无论向哪个方向走都会莫名其妙地回到原地。

他有些焦急,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忘记了。

重要的事和重要的人。

要快些找到新才行,他一定知道我忘记了什么。

葵默念着,再次向着阳光洒下来的方向摸索走去。

这一次,葵没有回到原地。

一股清新的香气指引着他穿过繁茂的鲜花丛,来到一颗树下。粉红的花瓣似雪一样随着枝桠的摇摆纷纷飘落。

“这是……樱花?樱……樱!!!”

一瞬的目眩让葵缓了好一下,视线聚焦时,最先看到的是新焦急的表情。

“新?”葵愣了一下,又猛然拉住新,想要起身,“小樱!小樱!小樱怎么样?”他没能顺利起身,左臂一阵钝痛,才让葵意识到自己身处在一间病房之中。

“发、发生了什么?”

新没有回答葵,而是轻轻地拥住他,将头埋在了葵的颈侧。

洋苏草清新的味道将葵包围,是梦中指引他的味道。葵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失去意识前的一幕浮现在脑海中,他没有压到小樱,孩子应该没事,应该——

葵下意识地摸了摸腹部,圆滚滚的,一切安好。

完全放松下来的葵终于感觉到一直抱着自己的新在微微地颤抖,颈侧的皮肤似乎也泛起潮湿的触感。

“……新……”葵抬起能动的那只手抚上新细软的黑发,“我没事哦,孩子们也没事哦,让你担心了,抱歉哦……”

新紧了紧抱着葵的手,依然没有答话。

葵一下又一下轻抚着新,直到新停止颤抖将头缓缓抬起。

卯月新一向风轻云淡却注意保养的脸上泛起了青色胡茬印子,原本深邃的黑眸中也布满了血丝,未干的泪痕浸润眼角,更显得他颓废和脆弱。这样的新,葵第一次见到。

心疼地抬手想揉揉新的脸颊,却被对方反手握住。

“葵,”新的声音透着沙哑和无力,“我再也不会让你经历危险了。”然而承诺却充满了力量和决心。

葵抵住新的额头,碧色的眼中泛起泪光,轻声说:“好。”

*

皋月葵的这次摔倒并不是完全平安无事的。

为了保护腹部和小樱,葵左手关节挫伤,这给他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不得已,新将他送回了皋月家以方便照顾。而两人都忽略了这件事中受伤的不仅仅只有葵。

最先察觉到异样的是长月夜。

顾虑到葵回了老家,新一个人不能好好照顾小樱,葵拜托夜照应小樱一段时间。

于是,小樱每天都是和星星一起从幼儿园回到叶月家,晚餐过后再由新接回家。

卯月樱小姐属于只会在熟悉的人面前暴露娇态的类型。长月夜刚接触小樱的时候也受过一段时间的冷遇,倒不是他不够亲切,只是这孩子性格很大一部分随了她的新爸爸,感情不轻易外露。不过,随着接触的增加,小樱的小女生姿态渐渐表露无疑,在夜的眼中,她基本算是自己的女儿一般了。

可是,葵摔倒事件过后,小樱却回复到夜刚接触她时候的状态。礼仪到位笑容稀缺拒人千里的那位卯月樱。

“该怎么办啊……”夜站在料理台的后面,出神地看着客厅中玩耍着的三个孩子。星星一如既往地和妹妹进行着无意义的沟通,而小樱虽然在一旁笑着,可那笑容总显露出一丝拘谨和——恐惧?

“夜~”阳走到发呆的夜身后,在他耳朵上吹了一口气。

“!!!”夜吓了一哆嗦,差点儿反手给阳一巴掌,“阳、阳!!!不要突然这样,很吓人的!”夜的声音没控制住,将玩闹中孩子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夜爸爸,需要帮忙吗?”发问的是最近懂事很多的星星哥哥,小光妹妹也歪着脑袋学着哥哥啊啊喊了两声。

“谢、谢谢星星,爸爸在谈事情哦,一会儿给你们水果吃,好吗?”夜慌乱地将阳推远,都不敢抬头看儿子,低着头胡乱地搓洗苹果,后颈红成一片。

被推开的阳,倚靠在墙边一脸有趣地向孩子们眨了眨眼,星星却是一脸受不了地背过身,继续和妹妹进行心灵上的沟通,而小樱却是看着专心洗水果的夜红了眼眶。

一向对女性表情变化格外敏感的阳终于发现了异样,他挑挑眉,用只有夜才能听到的声音问道:“小樱,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夜手下一顿,没有抬头,佯装和阳闲聊,答道:“我也觉得不对劲,小樱已经消沉好几天了,自从葵受伤之后,她就不怎么说话和笑了,要不要问问新,该怎么办?”

“嗯……”阳沉吟着掏出手机,“我去打个电话,顺便看看有什么能逗我们的樱公主开心的事情~”

*

卯月新停好车,刚打开后车厢门,小樱就自己爬下了安全座椅没有理睬新伸出来抱她的手,跳到了车外。

新抿抿嘴,关上车门,跟着女儿瘦小的背影走进了公寓的大门。

电梯的镜面似得四壁映照着一前一后站立的父女二人,锃亮的灯光在四壁的反射下更加刺眼,让人产生无所遁行的错觉。

小樱低垂着小脑袋,视线始终停留在脚尖,她没有勇气抬头,生怕撞到新批评的目光。葵的受伤在小樱稚嫩的心灵上刻下了深深的恐慌,如果当时她没有那么胡闹,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虽然新和葵一直没有说她,不过小姑娘面对这种不过问更加不安,爸爸们是不是对她太失望了呢?

想到这里,黑发小公主又缩了缩肩,眼眶再次红了起来。

像是寻求安慰,小樱捏了捏挂在衣服扣子上的小玩偶兔子,那是叶月阳晚餐之前送给她的,“这是能带来快乐的小兔子哦~”阳递给小樱的时候如是说,“伤心的时候捏捏它,会有奇迹发生的。”

一直盯着女儿的卯月新当然没有错过她的任何小动作,回想起阳在电话中略带调侃的批评,新也觉得这次自己失职得厉害。不但没有照顾好葵,还忽略了女儿的感受。他心中微叹,刚想俯身安慰小樱的时候,电梯突然一阵震动,瞬间陷入了黑暗。

“!”新本能地一把将孩子拉到怀中后背贴到电梯一侧。

可能是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小樱竟然没有尖叫也没有哭泣,只是僵硬的身体透露了她受到的惊吓。

新一面搂着小樱轻声安慰,一面摸索着按下了紧急呼叫。

黑暗中等待救援显得格外漫长,新维持着应对电梯随时下坠可能的半蹲姿势,紧了紧怀中的孩子。他并不擅长安慰沟通,一直以来,和小樱交流的事情都是葵来负责,而此时,新觉得自己需要说些什么。

“小樱,不要怕,无论发生什么,都有爸爸在。”

新将自己此时能想到唯一可以安慰人的话说了出来,没想到,怀中的孩子听了他的话,竟是嘤嘤地哭了出来。

新有些慌了,黑暗中来来回回揉着女儿,“小樱怎么突然哭了?哪里受伤了吗?”

小樱伸手紧紧地搂住新的脖子,哭声却是越来越大。

就在新束手无策的时候,电梯突然一阵震动,灯光大亮恢复了运行。

电梯平稳地停到了四层。

门缓缓打开同时,率先映入眼帘的是被公寓管理员拦住神情焦灼的皋月葵。

“樱!新!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新迅速抱着小樱走出存在潜在危险的电梯,葵也终于摆脱阻拦快步走到了家人的身边。

听到葵的声音,还在哇哇哭着的小樱顿了一下,转头看到葵担忧地向她伸出手,“怎么了?让葵爸爸抱好不好?”

“哇”的一声,樱哭得更凶了。

“葵爸爸,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对不起……”小姑娘一边哭得打嗝一边拼命向葵道歉。

葵看着心疼极了,但是碍于臃肿的身子和未康复的手臂,没办法紧紧抱住她,只能不停亲吻抚摸着小樱哭红的脸颊。

“没关系哦,小樱,无论发生什么,都有爸爸在哦。”

听到葵的话,小樱的哭声平缓了下来,新却愣了一下,继而微微勾起嘴角,抱起还在抽泣的孩子拥着一脸担忧的葵,轻声说:“回家吧。”

*

家,无论在哪里,永远是内心最踏实的依靠。

卯月新靠在小樱房间的门上,看着葵和女儿躺在一起说着悄悄话,悄声细语在静谧柔和的空间中化身幸福的精灵快乐地上下纷飞。

不多时,小姑娘终是熬不住这一日剧烈情绪起伏带来的困倦,沉沉睡去。

葵理了理女儿凌乱的额发,亲了亲她的红脸蛋,慢慢起身走到新的身边。新墨色的眼睛盯着葵,看不出情绪,葵被盯得有些发毛,一脸奇怪地回看新。良久,新才勾勾嘴角,说道:“葵,我想喝草莓牛奶了。”

甜腻的饮料充盈口腔,熟悉的果香飘荡鼻端,新满足地将头向葵的颈窝蹭了蹭。

葵有一瞬恍惚,这样的新多久没有出现过了呢?

好像从孕期开始,新就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如此放松的他,真的很让人怀念啊。

“呐,葵。”

“什么,新?”

“对不起。”

“诶?”

“没有照顾好小樱和你,是我的失职啊。”

“可是……”

“太过紧张,反而会错过很多细节。”新这只大型猫又蹭蹭葵,“所以,对不起,葵,我会努力放松下来,恢复我原来的样子。”

皋月葵微笑着用脸侧靠着新柔软的发顶,没有答话。

这样的新,才真的让他安心。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

春末夏初,草长莺飞,卯月家迎来了两个新生命。

卯月新也终于将新家收拾妥当,在葵出院的当天,举家入住了新房。

只是,搬进新家的喜悦还没持续多久,家主卯月新就拿着两份文件盯着摇篮里熟睡的儿子们发呆。

“新?”刚踏进育婴室的葵唤回了新的神智。

“啊,葵。”

“发生什么了吗?”

“我们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

新将手中的文件递给葵,“我们忘记给儿子们起名字了。”

葵抿嘴轻笑,“其实,我有想好两个名字哦。”

“嗯?”

“跟我来。”

穿过新家的门厅,后院里传来了孩子的嬉闹声,那里是卯月和叶月两家共通的院子。

“我受伤的时候做了一个梦,”葵站在通往后院的门前,笑着说,“梦里有一个大大的花园,却怎么都找不到出口,直到闻到了新身上的气息,才将我从这个梦中唤醒。”

葵推开门,初夏的气息扑面而来,孩子们的笑声像银铃般充盈着整个花园。“我想那个梦是不是一种暗示呢,幸福需要克服困难以及家人的指引才能得到。所以,儿子们就叫涉和熏吧,在香气的指引下穿过花园找到幸福的答案。”

说完,还没等新有所反应,葵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会不会太随意了些,不过是梦中的意象,被我妄自加工……”

“葵……”下一秒,葵落入了溢满洋苏草味道熟悉的怀抱中,“那就决定了,涉和熏。”

葵闭上眼,靠在新的怀中,感受着一份宁静和祥和。

“啊!葵爸爸、新爸爸!快来看!阳叔叔在池塘里放养了小鱼!”

相视而笑,新拉着葵踏入了那个象征幸福的花园。


-end-

~~~~~~~~~~~~~~~~~~~~~~

双子名字:

卯月渉(わたる)& 卯月薫(かおる)

就……求不打脸……

啊,预告

要搞事,爆肝搞事,求不嫌弃,以上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食用! 



评论(19)
热度(125)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