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ツキウタ-兔王国paro】IL Regno di

就当舞台剧之前的娱乐吧,希望大家喜欢(⃔ *`꒳´ * )⃕↝

子宁不嗣音:

-突如其来的搞事,跟 @流云香雪@蜗居容城镇 合作的兔王国设定中篇连载


-说出来你们一定要相信其实我真的是被压榨的


-特别远程感谢鸡蛋清都要完的大家


-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




Initial——开局·Opening


 


 


——“当两个世界完全融合之时,我们将共同步入毁灭。”


 


 


“他”垂眼,静悄悄地看着脚下的虚无混沌。


 


镜子是绝对公正的忠臣,会把最为原始的真实尽数反馈,日渐学会了谎言的则是人们的眼睛,于是分明是人们看错了世界,却硬要说是世界欺骗了自己。


 


这样可不行啊,“他”想,如果不好好擦亮眼睛的话,面前的镜子再怎么干净透彻也只不过是一件摆设,镜中所映照出的真实也终会消散。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开始朝着那片虚无混沌迈出步子,两个熙熙攘攘的世界分别矗立在镜面的两侧,却叫人分辨不出哪一方是真实,哪一方又是镜像。


 


是时候一起把眼睛擦亮了,还请务必押上自身百分百的真实和谎言。


 


“他”垂眼,静悄悄地朝着脚下的虚无混沌走去,只是“他”每迈出一步,那充斥着未知的夹缝空间便更大一些,那恍若有粼粼波光的镜子也更模糊了些。


 


互相欺骗以博取生存的游戏开始了。


 


*


 


是新月啊。


 


霜月隼在一阵若有若无的风铃音中睁开眼,青金色的瞳孔在初升的月牙下被镀上一层水银般的光泽,银白的发丝历历分明,似正在渐渐变成透明的颜色。


 


轻柔的晚风悄无声息地在巴洛克风格的长廊上蔓延,靠在一根柱子上宛若一尊雕刻艺术品的白兔抿嘴轻笑,望着天边的月牙自言自语似地开口道:“啊呀,总算是来了呢。”


 


回答他的是此起彼伏的蝉鸣。


 


三日月的来临意味着新生,连绵不断的战火和死亡似乎也在这一刻接受了洗礼,就连蝉这种寿命短暂的小东西们也在静谧的夜晚拖长了音调嘶鸣,试图在无痕的时间长河中留下生存过的印记。


 


“嗯——这样看稍稍死亡一下说不定也不错呢。”


 


“这样说可就对死过一次的家伙太失礼了哦,隼。”


 


被叫到名字的白兔不动声色地晃晃耳朵,瞳孔中的笑意几乎要溢出眼眶:“啊啦,对普通人来说可能确实如此……但海是不一样的哦?”


 


“是是是,虽然听上去完全不像在夸奖呢。”身后的男人闻言习以为常地摇了摇头,棱角分明的侧颜在黯淡月光的映衬下更加浓墨重彩,“在看月亮吗?这么清闲真是让人羡慕啊。”


 


“海也别那么神经质比较好哦?不如多多珍惜眼前的景色吧。”说着,霜月隼微微侧过身朝对方歪了歪头,“因为说不定某一天就会突然消失了。”


 


一如既往猜不透对方想法的文月海无奈地叹了口气,几步走上前去靠在了柱子的另一侧:“饶了我吧……最近虽然边境和鼠族之间的土地争端有所消减,但因为之前的损耗,国内各方面的资源调配可是让人忙得焦头烂额啊。”


 


话音在微妙的地点戛然而止,未能得到回答的国王好奇地探出半个身子,却只见另一只白兔先生正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在悬在半空中小幅度地动着指节分明的手指:


 


“嗯?嗯嗯原来是这样啊……不过确实是好久没有摸过棋盘了,希望技艺别退步得太厉害就好了。”


 


兴许是眼前这位充满着谜团的白兔先生表情太过着迷了,明明应该已经习惯了对方时不时就会冒出的稀奇古怪举动,文月海却还是忍不住皱着眉头开口问道:“隼?你在干什么?”


 


霜月隼闻言悄然眯起了眼睛,睫毛上停留着月光的颜色:“是在和远方的朋友聊天哦~”


 


“嗯……好吧,果然还是不明白呢。”文月海头疼地摇了摇头,一双洁白的耳朵像是附和主人的无奈一样垂了下来,“嘛,要是能见到面就好了呢,那个‘远方的朋友’。”


 


“是呢,但是,距离满月的日子也不远了吧。”说着,他抬眼瞧了瞧天边的新月,悄无声息地勾了勾嘴角,“只是,当两个世界完全融合之时,我们将共同步入毁灭。”


 


*


 


这世界是为了什么在有条不紊地行进呢?是昼夜的交替、是四季的变换、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定律、亦或者是黑与白、生与死之间你来我往地交涉?


 


黑夜已深、万籁俱寂,睦月始眯起深紫色的瞳孔,一抹豆大的烛火像是在澄澈的宝石中跳动,他默然听了很久远处若有若无的风铃音,忽而毫无征兆地开口道:


 


“春,你对西洋棋感兴趣吗?”


 


被叫到名字的黑兔动了动灵敏的耳朵,在厚厚的一堆卷宗中回过身看着自己的王好奇道:“稍稍懂一些,但说不上感兴趣……怎么了?”


 


“不,没什么,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他言毕轻轻合上了眼,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片细密的阴影,“这真的是一个非生即死的游戏吗?”


 


“一般而言是的吧。”不明所以的弥生春歪着头抬手抵住了下巴,“嗯……毕竟算下来已经是非常古老的博弈游戏了,似乎在最初被设计出来的时候就和战争有所关联……始?”


 


半个身子沉浸在阴影里的国王不知何时已经阖着眼陷入了沉思,细长的手指正缓慢而笃定地敲击着木制桌面。原本像是杂乱无章的声响渐渐有了节奏,一下一下像是战前鼓舞士气的鼓点声。


 


弥生春隐约之间似乎看见烛火背后的人无意识地皱起了眉头——这还真是自王国步入繁荣以来许久没有见过的表情啊。


 


——“当两个世界完全融合之时,我们将共同步入毁灭。”叮叮当当的铃音背后,似乎有人轻笑着如此说道。


 


生也好死也罢,难道也都是“天”的旨意和命运的铺垫吗?


 


别开玩笑了。


 


孤独的王猛然睁开深色的眼睛,莹莹火光下映衬着的是一个浮在空中的半透明棋盘,黑白交错的方格上整齐矗立着他们的棋子,而他的表情始终冷峻,肃穆得不容许一丝差池:


 


“执白者先行,请吧。”


TBC.

评论(2)

热度(116)

©流云香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