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ツキウタ-兔王国paro】IL Regno di【第二章】

*轮到我了,希望大家别产生心理落差【】

*【IL Regno di 目录】

Initial——开局·Opening

Step 1——出子·Development

*下章 @子宁不嗣音 

————————————————

Step2——引离·Deflection

“ ‘只是当两个世界完全融合之时,我们将共同步入毁灭。’吗?”

威严的王眉头紧锁盯着虚无的一角,透明迷离棋盘之上的残局,白色的王被无形的手指拨弄着走过黑白交错的一格。

“哦?这是你的打算吗?”国王前倾的兔耳微微挺起,流光划过紫色瞳仁激起点点星光。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

修长的手指在空中划过,像是一位出色的指挥家指挥着虚无的乐队奏响了第一个音符。

只不过,他所面对的并不是一篇华美的乐章,而是一场真正的生死之战。

*

车辙碾过落叶堆积的路面,经年累积的天然地毯将车马的声音吸收了个干净,时近傍晚,光线减弱,树林中偶尔惊起的鸟鸣更衬得此时的氛围晦涩压抑。

卯月新靠坐在车队中央马车的车舆上,眉目低垂,看似无精打采,实际耳朵却在精神地一抖一抖。

从踏入这片树林开始,他就进入了神经紧绷的状态。

不知为何,不安感从心底蒸腾,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会是什么事情呢?

午餐有好好吃,餐后也喝了葵王子特制的草莓牛奶,在进入森林前也有美美地睡了一个午觉。一切堪称完美。

那,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

“啊嚏!”一个喷嚏打断了新的沉思,他揉揉鼻子,许久没有闻到过的腐臭味丝丝缕缕飘过鼻端,渐渐浓郁。

“新?”被自己护卫的喷嚏声吸引了注意力的黑兔王子将脑袋探出车厢,湛蓝的眸子里透出些许焦虑,“不要吹着冷风睡过去哦,会着凉的。”

“嗯?护卫大人今天很尽责哦,并没有睡过去。”新实事求是地回答道,却很没有说服力地伸了一个懒腰。

“新,真是……”显然王子殿下并没有相信护卫的回答,略略无奈地抿抿嘴,抬头打量了一下天色,“奇怪啊,这天色暗得真快,按照宰相大人给的行程表,日落之前我们就应该可以到达边境上的村庄了。可是……”

黑兔王子皋月葵又向外探了探身子,试图在层层叠叠的树木中间看到村庄的屋顶。

“嘛,春桑、啊不、宰相大人每天要整理那么多卷宗,难免会出错吧。”卯月新不甚在意地理了理眼罩,难得地一翻身,利落地站到刚才坐着的地方搭手远眺,“嗯……让本护卫大人看看……”

“呜哇!新!你小心些!”葵看着新一系列危险动作有些心惊,不过他的护卫今天是不是过于活跃了?就在葵努力回忆上一次自己没有干劲的护卫大人这么恪尽职守是何时的时候,卯月新突然挥手叫停了整个车队。

“Ara——”

“嘘!”马车还没停稳,新已经利落地靠到车厢门边,阻止了王子的提问。

他一面警戒地扫视四周,一面抽出腰侧短刃,用只有葵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前方,有狼族。”

*

和平,是一颗蜜糖口味的安神药,轻而易举便可以麻痹掉兔子谨慎的天性。

喜爱甜食的卯月新很不幸地成为了验证“药效”的第一只兔子。

他在和平的麻痹下,失职了。

皋月葵,他把这位本应守护的王子殿下——搞丢了。

不顾葵的阻拦,决定先行探路的卯月新回转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只剩下人去车空的车队。车队还保持着他们停下时的样貌,没有血迹,没有搏斗的痕迹,黑兔王国的王子和整个车队的兔子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新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葵原本乘坐着的现下却空空如也的车厢,持刀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此时激动的情绪。

从小到大,除了葵被“天”选定成为王子的那段日子,卯月新就再也没失去过关于皋月葵的任何行踪。他就像被“天”指定给葵的保护者,拥有随时随地都能感知到王子殿下行踪的超群能力,而此时,这项卓越的能力玩笑般的被“天”收回了。

卯月新完全感知不到任何皋月葵的气息。

恐慌、焦灼、无助……各种陌生的情绪冲击着新的神经。他一向引以为傲的野性直觉似乎也随着葵的消失而消失了。下一步要怎么做?新完全乱了章程。

“那、那个……嗬!!!”还没来得及说出完整的句子,闪着寒光的刀刃便架到了来者的脖子上。当看清来者不过是一只惊恐地耷拉着耳朵瑟瑟发抖的小黑兔时,卯月新砸了一下嘴,收起了弯刀。

“你,从哪里来的?”

问过话,新就转过身没再搭理险些在他刀下丧命的小兔子,终于回魂的他打量了一下暗了许多的天色,便开始观察起被洗劫一空的车队,试图在天完全黑下来前找到些许线索。

良久没有得到回答,新狐疑的转身,只见小兔子还维持着被新吓到的动作,大滴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从他橙黄色的眼睛里不停涌出。

“啊……”自知反应过度惹下了麻烦,大脑也终于冷静下来的新,面对泪眼婆娑不停抽泣的小兔子又束手无策起来。

今天,“天”对他的考验是不是有些多?卯月新只想仰头问苍天。

不过,不能放着小兔子在这里哭啊,天马上就黑了,夜间的森林,即使在黑兔王国的土地上还是不安全。平时遇到这种情况,葵都是怎么处理的来着?

“葵……”想到皋月葵,新的大脑再次当机,焦灼感又开始升腾起来。

好在此时,小兔子听到了新的低语,渐渐止住了哭泣却止不住抽噎,断断续续地说:“那、那个,王、王子殿下……让、让我,在这、这里,等你……”

“!”新猛地抓住小兔子的双肩,惊得对方又瞪圆了眼睛,他不得不调整力道,用自认很温柔实际并没有什么变化的声线问道:“葵、不、王子殿下说了什么?”

*

“天”的旨意是如何传达给每只兔子的?

在这个神奇的国度,即使最尊贵的王和最睿智的宰相也无法给出准确的答案。

只是,当被“天”选中的兔子出现的时候,周围的小兔子们都能感知到,“啊,就是他,他是我们的——”

是王子殿下啊!

南趴在粗壮的树干后,小心翼翼打量着大路上的车队。虽然父母一再警告他,狼族已经占领了这片树林,乱跑很有可能被捉住,他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因为今天的大路那边总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诱导他去探索。

事实证明,小兔子的直觉很准,他看到了头发即使在昏暗的光线下依然金闪闪的王子殿下。

不需要别的兔子告诉他,南也可以肯定,那位试图阻止另一只黑发兔子离开的,就是王子。还未等他想好要不要向王子殿下报告周边不安全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大路的另一边,突然呼啦啦地出现了一群狼族,迅速将王子的车队包围。

虽然王子殿下和兔子卫兵也迅速地摆出了防御的阵势,奈何狼族天生高大而且数量上占据了优势,便显得黑兔王子一行人格外单薄。

王子显然也意识到了劣势明显,他手执藤蔓缠绕的利剑向前踏出一步,沉声说道:“狼族,这里是黑兔王国的土地,请说明你们的来意。”

领头的狼族摩挲着挂在腰侧的刀柄,看着王子一脸戏虐地答道:“听闻黑兔王子视察到边境,特来邀请殿下去狼族地界喝喝茶。”

“既然是邀请,总要有封国书吧?”王子注视着对方。

“国书?啊、啊!应该已经送到你们王都了啊?没收到吗?哎呀哎呀,真遗憾,国家太大,消息真的很难传达到啊~”狼族头领继续摩挲着刀柄,话中似乎有话地说着,“不过呢,既然王子殿下不辞辛苦已经来到这里,何不赏光顺路去狼族做个客,这样也显得我们两族睦邻友好不是?”

对方显然只想走个表面功夫,其真正意图可谓是不难猜出。

王子没有答话,视线略过包围着车队的狼族士兵,那个瞬间,南可以很确定,他和王子对视了一下。王子发现了他。

“做客不是不可以,不过,至少要让王知道我的行踪。”似乎接受了抵抗会出现无谓伤亡的现实,王子收起手中华丽的剑刃,理了理领结,扬声答道。

“这个嘛……”狼族咧嘴诡异一笑,“等王子安顿下来,我们会安排最好的信使将你的消息送到黑兔国王的手中。”

“这样啊,”王子出乎意料地弯起嘴角,“倒是不用麻烦狼族的信使了,相信我族的信使,脚程不会比狼族差。”

王子和他的卫兵们被狼族“邀请”走了。

他转身的瞬间,再次看了南一眼,又看了一眼地面。

直到所有人完全消失在树林的另一边良久,南才小心翼翼地探出头,跑到王子曾经站立过的地方,耸动小鼻子寻着微弱的气息找到了落叶遮挡下的一颗宝石。

*

“所以,你就一直守在这里等我回来?”

新盯着躺在南掌心的宝石,轻声问道。

南略带惧意地点点头,再次将托着宝石的手向前伸了伸。

新还是没有接过宝石,而是抬手揉了揉小兔子缩瑟的耳朵,“南君?是这个名字吧?”

南再次点点头。

“对不起,吓到你了。宝石,可以拜托你帮忙收着吗?”

“诶?”南惶恐地抬头看向新。

“狼族已经入侵了这片森林,你是边境村庄里的兔子吧?这颗宝石受到王的庇护,你带着它回到避难的村民那里,在我回王都的这段时间,也许会给你们带去庇护。”新难得耐心地说了那么多话。

“可是……”南还是有些犹豫,“这是王子殿下的东西……”

“那你就更要保管好它,直到亲手归还王子的那一天。”

新直起身,现在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森林深处隐隐传来狼嚎声。

拍了拍小兔子的脑袋,新回身看向来时的路,“我需要尽快赶回王都了,你也快些回到家人的身边吧。”

“那、那个……”小兔子在新迈腿离开前扯了一下他的衣角。“路、路上小心,一、一定要回来哦。”

“嗯!我一定会回来的!”无月的夜晚,星光落满卯月新黑色的瞳孔。

【毕竟,我的王子殿下还在这里。】

*

——“ 只是当两个世界完全融合之时,我们将共同步入毁灭。”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

黑兔国王的视线穿过被他移动的透明骑士落到星空之上,轻声低喃,

“向死而生。”


—TBC—


评论(4)
热度(81)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