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月之殇——星陨篇第四章(月野帝国paro)

没看错,是帝国更新……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个( ̄▽ ̄)

那个,庆祝一下官爸让月歌复活x

我也炸个尸x

这个不会坑,嗯,大概x

记不得前文的话,请翻纸堆

来吧,帝国欢迎您~

——————————————————

月之殇——星陨篇

第四章:锋芒4

长月夜还是没能等到叶月阳出现在门厅。

负责收尾巡视的老师不顾夜和郁的请求,将他们送进了紧急避难区。

帝国士官学校的紧急避难区可以说是除皇宫外设施最完备物资最齐全的避难区。对于目前人口骤减人才短缺的帝国而言,士官学校的孩子们是未来战场的希望,容不得有半点闪失。

夜抱着莱君和浣君拖拖拉拉地走在紧急避难区拱顶走廊里,郁微微焦急地拉了拉夜的后衣角,脚下微缓,夜向郁摇摇头,现下是无计可施了,进了避难区,他们的行动可就要听从指挥了。

避难区被分为了若干区域,整体风格简洁明快,既有军人的严谨又不乏年轻人的朝气,宛如一间设备齐全概念创新的现代化地下酒店。

夜和郁被带到了避难区的餐厅,变故毕竟发生在早餐时间,很多学生还没来得及吃早餐。

两人两心兽刚踏入餐厅,便听到集体一声吸气,本来低着头心事重重的夜被这一声唬了一激灵,一抬头,就看到餐厅中间的全息屏幕上一架银灰战舰翻滚躲避的动作,恍惚间似乎看到舰尾上橙黄色樱花纹章。

“!”这个纹章夜还是有印象的,毕竟一起学习生活了两年,和葵又很亲近,加上纹章也不是什么保密事项,夜几乎可以肯定,现在在全息屏幕上同时也是在帝国士官学校正上空与敌舰交火的战舰中,有一艘是由卯月新驾驶的。

“怎么会……”虽然作为一名准军人,夜已经有了相当的觉悟面对战争,可是,刚刚从学校分别不过三天的朋友此时就在浴血奋战,还是太突然了。

夜担忧地轻喃引起身侧一位学员的注意,“啊咧,夜前辈!”师走驱头顶虾夷君一脸惊喜地喊道。

而他身旁的如月恋却还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嘴中念念有词:“笨蛋新,这种低等级的攻击都不做预防,被击中了怎么办?反应灵敏了不起吗?长得帅了不起吗?帅哥——啊疼!!!” 

驱捏了一把恋腰侧软肉,一脸抱歉地起身向夜和郁打着招呼,“夜前辈,郁君,抱歉,恋他只是口气坏了些,其实他还是很担心新前辈的……”

“我们都理解哦,而且也知道恋和新的感情很好。”夜了然地笑着,拉着郁和恋驱坐到了一桌。

“谁、谁和那个面——啊哼,谁和新感情好了!哼!我只是觉得他要是这么轻易中弹太丢配适者的脸了!”在停留在他腰侧驱的小手的威胁下,恋迅速改了口,却还是不服气腹诽道:面瘫就是面瘫,长多帅都是面瘫!

“恋真的很喜欢新前辈啊……”就连情绪焦虑的郁,在恋驱互动的影响下,心情得到了略略舒展。

这回驱赶在恋说出不合适的话之前,慌忙开口:“话说,怎么没看到泪?”

“……”郁微翘的嘴角瞬间僵住,然而还没来得及等他沮丧,又一道整齐的吸气声将四人的目光吸引到了全息屏幕上。

“啊……我想我知道泪在哪儿了……”

屏幕上赫然出现的是依靠在Albion身上抬头望天的霜月隼和刚刚背着泪走到他身边的叶月阳。

*

“好的~到达!”霜月隼从Albion柔软的毛发中站直身体,示意阳将泪放下。他走到在阳的扶持下还摇摇晃晃的泪身边,Evangile扑闪着翅膀,从隼怀中飞出落到泪的肩上,伸出小舌头,带有安慰性质地轻舔泪绯红的面颊。

“Evangile……”泪已经没有力气抬手抚摸自己的心兽了,只能虚弱地唤着它的名字。

“泪,你应该已经感觉到了,这次我需要你和Evangile的力量哦,愿意帮助我吗?”

霜月隼嘴角含笑,温柔地抬手抚摸泪的发顶。

“愿意……”

“即使这会给你的精神和身体带来巨大负担也愿意吗?”

“愿意……”

“以后也许还会给你带来来自军方的困扰,你还愿意吗?”

“愿意……”

“泪,你可以拒绝的哦。”

“愿意……因为……我相信隼……”

“好孩子。”金绿色的眸子闪过一道流光,“我会保护你的。”

一直在一旁默默听着地阳眉头紧锁,刚张开嘴想问些什么时候,隼突然将视线转向他,“阳,认真看认真想,未来总会用得到呢。”

隼的话让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却有效阻止了他的追问。

“时间差不多了吧,Albion,轮到你登场了哦~”

白虎优雅地起身,抖了抖松软的毛发,“呼”的一声,它的周身燃起了冰蓝的火焰。

叶月阳被唬得一跳,拦腰抱起泪向后退了一大步。

隼被阳的反应逗着轻笑一声,“阳的反应能力果然是一流的,以后第二舰队的机动任务就交给你好了,我们的游击队队长~”

“哈?隼!我说你不——”

抬手止住阳的质疑,隼的手穿过火焰,搭在Albion大脑袋上,沉声说道:

“开始吧。”

*

震慑人心的兽吼骤然响起,似是一把有形的利剑将空中战场形成的烟霾撕裂,阳光穿过裂口直直打在Albion身上,为这只威严的心兽镶了一圈闪亮光晕。

心兽的吼声使交战正酣的双方均攻势略减,敌舰似乎意识到了危险,减缓下降速度的同时做出规避动作。

睦月始显然料到了敌舰的动向,向新和海下达了火力压制避免敌舰逃出作战空域的指令。

三艘战舰三只心兽组成一个火力压制圈,将敌舰牢牢地牵制在作战空域中。

似是接受了逃离无望的现状,敌舰反而孤注一掷,竟不约而同地加速向地面冲去。

“隼!!!”睦月舰长夹带着怒气的吼声从霜月皇子的终端中传出,没把正压制着Albion等待时机的隼吓一跳,反而让一旁已经急出一身汗的叶月阳又吓出一身汗。

“哦呀哦呀,过分认真的睦月舰长啊~”霜月隼轻笑着抬起了压在Albion背上的手,在心兽化身光剑劈开苍穹的同时,转身轻喃着:“不过我喜欢~”

*

“弥生上尉!”皋月葵惊慌失措的喊声淹没在指挥中心集体发出的惊呼声中。

指挥中心的电子接收系统因为交战区爆发出的巨大能量变得不稳定,即使中心屏幕的影像有些扭曲变形却也不影响密切关注战事的帝国军人们看到被誉为帝国骄傲的白虎心兽将时空撕裂。

天幕宛若有形的布帛在白虎的利爪划过后裂出一道缝隙,那缝隙越扩越大,直到可以通过裂隙看到不知名的遥远太空……

时间在那一刻凝滞了一秒。

在被未知生命侵略的三十年后,人类终于第一次知道,原来打开那扇联通未知世界的大门钥匙早已被握在了手中。

“海!新!从下面包抄,留下中弹的那艘,将剩下的两艘送回家!”

睦月始铿锵有力的声音将还处在震惊中的文月海和卯月新拉回了战局。敌舰似乎也被这意想不到的变故震慑,停止了持续下降悬浮在空中。

文月海抬手捋了一把被汗水浸透的短发,心中默念着“隼,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交代!”便向敌舰腹部俯冲而去。

卯月新却没有追随海,而是调转战舰,盘旋在受创敌舰的上方形成压制。他本想说些什么,却也只是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即使是第一次跟随睦月始上战场,他还是选择无条件地信任和遵从,因为直觉告诉新,无论发生什么,睦月始总会用最完美的方案解决。

战局因为Albion的加入明朗起来。

玄武、白虎两大第一战舰级的心兽和第二战舰级心兽白狮Leon,与睦月始、文月海的战舰相互配合,给只有第二第三战舰级的敌舰造成了莫大压力。战力对比已经十分鲜明,加上象征着后路的时空裂隙摆在眼前,敌舰基本放弃了抵抗,甚至有些急不可耐地向裂隙奔去。

而另一边卯月新的战况并不十分乐观,求生的欲望让已经摇摇欲坠的敌舰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竟有突破新和小玉压制的趋势。敌舰似乎吃准了新在无法锁定的状态下不会轻易主动攻击,便一边兜着圈子一边缓慢上升。

新内心焦灼起来,如果让敌舰逃了,那自己可就真成了这次交战的笑柄。

再次被敌舰牵着鼻子绕了两群,卯月新终是忍不住唤起了瞄准镜,试图预测敌舰路线赌一把。可是,还没等新将准星放到敌舰身上,始的声音适时地在他的驾驶舱中响起:“新!保持压制,让三号目标升到标示坐标。”

驾驶舱的全息屏上期望坐标的红点亮起,新轻轻地砸了一下嘴,还是乖乖收起瞄准镜,颇有技巧地引导敌舰向目标坐标升去。

裂隙出现引起的骚动渐渐由表面沉到了其他人看不见的地方。

指挥中心恢复了繁忙有序的“平静”。

弥生春也终于将视线从电子屏幕上移到了身旁皋月葵的身上。而葵似乎没有察觉,他紧盯着屏幕一角的分镜影像,那里投射出的是一艘带着樱花纹章的战舰。葵的手指随着战舰的动作不停收紧,眼看着他手中的那份报告书即将阵亡,春不得不轻笑着打断了葵的走神。

“葵君,有什么发现吗?”

“!”从走神中惊醒的葵猛然想起自己手中还有比目前战场上发生的事情更紧急的情报,慌忙抬手递出已经被他握皱了的文件,“空域坐标:TKN/PME41W,L2000K·H11K,”皋月葵顿了一下,紧张地吞咽了一下,“发现时空裂隙波动,波动范围——直径一公里。”

可怜的报告书再次被弥生春的手指攥紧,指挥中心略略昏暗的光线让葵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停顿了几秒,春几不可闻地呼出一口气,拿出终端将葵查到的惊天内容看似平静地发送了出去,只有轻微颤抖的指尖出卖了他。

葵站在一边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心脏快速鼓动的声音敲打着耳膜,他也说不清这是紧张还是惧怕。

虽然无数的猜想在他脑中闪过,但是葵清楚地知道,所有的猜测不过是他自己渴望逃避现实的遮掩,只要看过报告书就会明白,命运的天平在倾向了人类数秒之后再次倾回了侵略者的一方。

将消息发送出去之后,弥生春紧盯着手中的终端并没有移开视线。睦月始应敌出战似乎是很遥远的事情,那些早晨与最高指挥官做对的小伎俩已经变成可笑的灰色,春从来没有如此渴望睦月始真的有什么隐藏的实力来扳回这糟糕透顶的局面。

像是为了回应弥生上尉的祈愿,惊呼声再次在指挥中心炸裂。

春抬头与皋月葵的视线相撞,葵甚至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震惊,而是抬起颤抖的手指了指电子屏幕。

暮然转身,春呆愣了一下,继而勾起嘴角,那份催命的报告书散落一地。

帝国历1695年春,命运的天平在不停的摆动中挑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TBC—

————————————————

拖了那么久更新,我有罪……

三次元真的忙,不过一般压力大我动力也大,嗯

感谢还愿意继续看下去的每个人,爱你们!

即使忙死,我还是会瘫在月歌坑底做个小透明的哦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食用!

评论(13)
热度(75)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