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人鱼之“泪”(郁泪,400fo答谢点文)

感谢 @沐梦叶 太太点文

很抱歉这次点文产出比较缓慢,人鱼的设定确实让我纠结了一下(笑)

本想写一个完全架空的故事,然而重温了安徒生爷爷的《海的女儿》后怎么都抑制不住想按照原故事的脉络写下来的心情。

所以本篇可能没有太太想象中的那么甜,先在这里鞠躬致歉。

其实本篇还有个很胡闹的脑洞是 @沫弦与十二月 提供的,可以写得十分热闹的脑洞,不过我目前欠债太多,有能力会试着写出来的X

不过整理一下目前的点文,猛然发现,啊咧?除了100fo的时候有一篇新葵,再就没有人找我点新葵了啊,我明明是个写新葵的人来着Orz

感谢太太们的信任,只是写别的CP的时候难免心虚,害怕OOC太厉害而掉粉X

说了好多,总之,感谢大家的支持哦~

我的文章总目录在纸堆

本篇CP郁泪

人鱼泪X王子郁设定,一个不小心带了些阳夜(我的年中手)

说不上是不是糖……

如果没问题,就请开始食用吧~

~~~~~~~~~~~~~~~~~~~~~~~~~~~~~~

人鱼之“泪”

【在浩瀚的大海深处,有个鱼儿的王国。】

似有若无的波动拂过皮肤,轻微但又不断,为了躲避这种细致的骚扰,水无月泪轻轻翻了一个身,波动似乎就黏在皮肤上,如影随形。泪抬手揉了揉脸,想驱散这扰人清梦的波动,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他皱皱眉,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湛蓝的天花板有光影在摇曳,粼粼的光斑好似阳光洒在水面上……

水?

泪清醒了。

他被水包围了。不,他正浸在水中。

泪慌乱地喊了一声“郁君?”比平时略微发闷的声音伴随着一串泡泡从他的口中溜了出来。

惊慌的泪试着从诡异的石板床上起身时,才发现,他下半身变成了一条巨大的鱼尾。水蓝色的鱼尾上覆盖着巨大的鳞片,随着水波的荡漾泛着五彩的光泽。

水无月泪,变成了一条美人鱼。

~~~~~~~~~~~~~~~~~~~~~~

【最小的公主的心中充满了对海上面世界的憧憬和渴望。】

人鱼泪百无聊赖的坐在海底的焦岩上,扑扇着巨大的鱼尾,搅乱的水波让翠绿的水草无序地摆动。

他已经搞清楚了目前的状况。

不知名的原因,让泪进入了名为《海的女儿》的童话世界,目前泪就是这个故事的男(?)主人公,最小的人鱼公主。至于泪为什么这么快就认清了现状还要感谢夜。

之前夜在公共休息室的书架上挑选书籍的时候被泪看到了,夜十分开心地邀请泪一起为D君挑选故事书。泪当时无意中拿起一本《海的女儿》,翻看之后,泪忧郁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郁回到月寮之后才好一些。

泪捧着故事书,红着眼圈,可怜兮兮地问郁,“为什么人鱼公主最后要将尖刀扔进大海呢?如果她不扔掉尖刀就不会死掉了……”

郁挠着头有些苦恼地看着泪,要怎么向泪解释这只是故事而已呢?

“因为,人鱼公主爱着王子哦~”一旁悠然喝着红茶的Procella队长霜月隼慢条斯理地答道。

“爱?比生命还重要吗?”泪求知地看向隼。

“泪~”隼放下茶杯,挑了挑嘴角,“如果你是人鱼公主,郁是王子,你会怎么做?”

“隼、隼桑!”本来也在等待隼的解答的郁听到他的比喻瞬间不安起来。“这个……比喻不太合适吧……”

而泪却在认真地思考,“如果我是人鱼公主,郁是王子……”

一只老海龟慢悠悠地从人鱼泪的面前游过,带起一个个小水窝,打着旋儿撩动着他灰绿色的头发。

“泪?”人鱼泪的哥哥(?)之一人鱼夜游了过来。

是的,这个童话世界里的人物都是泪认识的人。

刚开始让泪适应了好久。难以想象泪第一次看到拖着长长鱼尾浑身肌肉的文月海人鱼的时候的表情。总之,泪挺了过来。

“泪?今晚就可以浮到海面上了,开心吗?”人鱼夜折起亮黄的鱼尾坐到泪的身边,“15岁了呢~真快~”

泪转头看向夜温暖的笑容,无论是在哪里,夜总是这样让人安心呢~

马上就能浮到海面上了,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郁君。

尽管故事里的人物都是泪所熟知的人,泪却最希望看到郁的身影,然而按照故事的进程,郁君还没有出现。

这让泪十分地不安。

~~~~~~~~~~~~~~~~~~~~~~~~~~~

【小公主被允许浮上海面。她兴奋地东张西望,想把一切都收在眼里。】

璀璨的银河横过天际,好似女神的珠宝盒一不小心被撞翻,洒出了满天的繁星。

泪浮在海面,痴痴地盯着天空,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美丽的夜空。

月之寮在东京都内,夜晚到处都是照明的灯光,即使仰望星空,也只有寥寥的几颗小星星眨着眼睛。泪曾和郁趴在阳台上数星星,郁告诉他,在郁的家乡,星空比这里的漂亮很多,并且许诺有机会一定要带着泪去看看那片星海。

“我现在已经看到了哦,郁君。可是……你在哪儿?”泪小声地说着,一旁和他一起安静看着夜空的夜,转过头,“泪?你说了什么吗?”

“星空真漂亮。”泪回答道。

“嗯,真漂亮。”夜附和道。

就这样两条漂亮的人鱼仰卧在海面上静静地体味星海的美妙,一条大船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刻的和谐。

大船霸道地划破平静的海面,激起一串串白色的浪花。

夜连忙拉着泪向海湾一侧的焦岩游去。一边游还一边叮嘱泪,“泪,人类是很危险的,一定要躲着哦~”

然而泪想确认一些事情,他不着痕迹地挣脱了夜的掌握,迅速回身向大船游去。

“泪!”身后传来夜惊慌地呼喊。

泪没有回头,在心里默默地向夜道着歉,无论如何都有一件事情要确认。

郁君在那里!

泪看到了郁趴在船舷的一侧仰望星空,就像曾经趴在阳台上看星空的姿势。泪痴痴地看着感觉好久没见的郁君,在他的角度,繁星像是一顶璀璨的王冠戴在郁棕色的头发上。

郁君,是王子呢。

泪突然想起了隼提出的那个问题。

(“如果我是人鱼公主,郁君是王子的话……”)

“泪!”夜突然从泪的身侧冒了出来,又担心又有些生气的他声音不觉提高了,“不可以靠近人类的船哦!很危险!”

夜的声音盖过了海水撞击船体的声音,引起了郁的注意。郁好奇探知的目光与泪渴求的目光撞在了一起。泪看到郁呆住了。他不知郁有没有认出他,还是说,这个郁君和这里的人一样,只是——故事里的人。

泪还没来得及辨别,就被夜拖入了深海之中。

夜一路说教着带泪回到了海底的家,将泪塞到了他自己的石床上,不忘叮嘱,“泪,只可以晚上浮到水面哦~还有,要远离人类哦~”

泪躺在石板床上假寐,直到夜自认他已经睡着离开后,才睁开了眼睛。

如果没记错,今晚,海面上会有暴风雨。

洋流随着海面的接近紊乱起来,暴风雨已经开始了。

泪想将头探出海面搜寻大船的踪迹,这真的很不容易,海浪劈头盖脸地砸下来,他只能潜下水,在混沌黑暗的海水中搜寻大船船底的踪迹。

不知是不是有神的指引,泪看到了一个人影正缓慢地沉入水中。他拼命地摇动鱼尾,拉住了不断下沉的郁。

水中的郁,因为缺氧,痛苦地紧锁双眉。泪慌忙地拉着他向海面奋力游去。然而无论是现实中还是故事里,泪的体力依然不足。

一串泡泡从郁的鼻中窜了出来,这是溺水的象征。泪无措地托起郁的头,努力挤出一些气体到口中,想也没想印上了郁的唇。

泪一边笨拙地为郁度着气,一边费力地将郁送到了海面。

风暴之后的海面,一片平静,东方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

泪将郁推上了离岸边较近的焦岩。郁了无生气地趴在礁石上,湿漉漉的褐色头发凌乱地贴在他的颊侧。泪用指尖轻轻地将他头发理顺,“郁君……”这样脆弱的郁,泪第一次看到,在他的记忆里,郁总是阳光地笑着,充满元气地叫着他的名字,现在这样的郁,不是泪的郁君。

“郁君……”第二声呼唤带上了哽咽的意味。

如何才能唤醒郁呢?

泪轻轻唱起了《sing together forever》,想和郁君一起唱歌想再次被郁君专注地注视想……

当唱到“甘えていいの?”时,郁轻哼了一声,泪停了下来,紧张地注视着他。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海岸边传来了呼喊声,泪惊慌地看到有人向这边跑来,他不舍地用指尖再次轻触了郁的面颊,之后一个翻身潜入了水底。

但是他没有听到,郁口中轻轻呢喃着,“泪……”

~~~~~~~~~~~~~~~~~~~~~~~~~~~~~~~~~~~~~~~

【于是小人鱼决心去找心爱的王子。】

泪知道,是时候去找海底的女巫了。

既然知道了郁是王子的设定,他就一定要登上陆地去呆在郁君的身边。现在,还不是思考结局的时候。

谢过了引路的老海龟,泪战战巍巍地游进了茂密的水藻中。声音和光线同时被屏蔽了,耳中只有轻微的水流声。他游啊游游啊游,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在茂密的水藻深处看到了一座——宫殿???

啊……似乎又知道了什么。

“终于~来了啊~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泪猛然转身,霜月隼优雅地理了理披在身上的长袍,向他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隼……”泪不确定地问,“是隼吗?”

“泪希望我是谁我就是谁哦~”隼从袍子内侧掏出一个水晶瓶,里面的液体微微发着纯白的光泽,“但是此时,我是海底女巫大人呢~”

隼将瓶子递给泪,“泪~要记得哦,故事的结局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不同的~要看,读故事的人是怎样理解~”

隼没有等泪的回应,而是摸了摸他的头,就化作一串泡沫向海面飘去……

泪带着药水回到了这几天一直呆着的海中小屋。环视着四周渐渐熟悉的装饰,泪努力将一切记在脑海中,他要把这里的故事讲给郁君听呢。

泪在海底村庄里打着圈,此时已是深夜,人鱼们都已沉入了梦乡。他轻轻落在夜的窗前,看着人鱼夜蜷缩着漂亮的鱼尾沉沉地睡着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无声地说了一句谢谢后,泪转身向海面游去。

梦中的夜似乎被魇住了般,脸上的笑隐去变成了愁容。

~~~~~~~~~~~~~~~~~~~~~~~~~~~~~~~~~~~~~~~~~~~~~

【她来到王子的宫殿,在石阶上喝了海巫婆给的药,一阵剧疼使她昏死了过去。】

泪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眼前是一张熟悉的脸,熟悉的——阳?

泪惊慌地坐了起来,鱼尾已然变成了双腿。他无助地看向一脸奇特的阳,试图询问现下的状况,然而任他怎样张嘴尝试,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人鱼泪用自己美妙的嗓音换来了人类的双腿,然而捡到他的却是别国的王子叶月阳。

忧郁的泪倚靠在宫殿大理石柱上,遥望着大海上粼粼的波光。故事的走向似乎脱序了,本应被郁捡到的泪现在成为了阳的所有物。王子阳似乎对泪有着极大的兴趣,只要有空就围着泪各种询问,泪显然没打算回应阳的问题。反正现在也发不出声音,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直到有一天,夜被捕获。

那天,泪还是望着遥远的大海,对未来一片迷茫,不知道还能不能从这个故事中走出去再次见到大家。故事中的郁君,到底在哪里呢?他是不是自己的郁君呢?想到这里,泪觉得眼圈有些酸涩,郁君——现在有在想他吗?

这时海岸上的人群吸引了泪的视线,从人群缝隙中间或闪现的亮黄色鱼尾是那样的熟悉,亮黄色的鱼尾——夜!

泪忍受着鱼尾化作的双腿带来的剧痛向海岸奔去。不,不能是夜,不能是!夜为什么会在这里!他那么小心,怎么会被人类捕获!不能是……

泪挤过围观的人群只见人鱼夜正无力地垂着头被阳抱在怀中。泪奋力地推开阳,紧紧地护住了夜。

阳挑了挑嘴角,轻声说,“我们回去说吧,小人鱼~”

原来,阳是知道的。

暴风雨前的那夜,泪与郁对视的那刻,阳在甲板的另一端也看到了,两条人鱼。

不过阳的目标一直是夜。那条拥有着亮黄色漂亮鱼尾的人鱼。

所以,阳捡到泪的时候,从心底感谢了他知道的所有神明。人鱼是可以变成人类的,那条让他心心念念的人鱼也是可以变成人类的。那么问题就只剩下怎么捕获他的人鱼了。

阳放任泪的不理不睬,放任他坐在宫殿最显眼的石阶上眺望大海。阳知道,他的人鱼会看到的,会想办法接近这个‘诱饵’的。

果然夜没有辜负阳的期望,上钩了。

夜被放置到了一个巨大的水池中。阳并没有限制泪的行动,毕竟他还需要泪来搞懂如何将夜变成人类。

“泪!泪!”人鱼夜努力趴在水池边,拉着泪的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解伴随着心疼的语气,让泪红了眼眶。

可是泪无法发出声音解释。

夜心疼地努力伸手抚上泪的脸颊,“泪,听我说,”夜从他腰侧的鳞片下摸出了一把尖刀,递向泪,“将这把尖刀刺进让泪决心变成人类的那个人的心口,你就能变回来了,泪。”

泪惊恐地看着那把尖刀,试图向后挪去,却被夜一把抓住了手腕,“泪!听话!”夜用上了很少使用的严厉的语气,“不然……”夜的声音颤抖了起来,“不然……你会死的……”

“这把刀,得来的很不容易,”夜轻声说,“海很担心你哦,泪,大家都很担心你。”

泪注意到夜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腰部,那里缺失了一片美丽的鳞片。

夜失落低下了头,“拜托了,泪,不要轻易死去,好吗……”泪珠无声地滴落水面,溅起了不大的水花,却足以击穿泪的心理防线。

他颤抖着接过了尖刀,这个故事,总该结束的。

~~~~~~~~~~~~~~~~~~~~~~~~~~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就在泪纠结要不要去寻找郁的时候,阳无意中成了完成这个故事的中间人。

与夜短暂的会面之后,泪茫然地穿行在宫殿,阳正巧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他结束了一天的事情,迫不及待地想和自己的人鱼沟通一下。阳看到泪失落的模样,有些好奇,毕竟要先和这位搞好关系,才能搞定水池里的那位。

“哟~小不点儿~见到家人心情还不好?”

泪没精打采地瞟了一眼阳。

“怎样才能让你高兴一些呢?”阳饶有趣味地问道,“参加一个宴会怎样?正巧明晚邻国王子大婚,要不要去看看沾沾喜气?”

泪猛地拉住了阳的袖角。他忧伤地看着一脸懵懂的阳,艰难地点了点头。

故事总要完结的。

郁在那里,在舞池的最中央,搂着漂亮的公主打着圈。不愧是郁君,舞蹈神经无论在哪里都是那么好。

泪向人群中隐了隐,摸了摸腰侧的刀。让他再看看郁君吧。

然而可能是泪过于瘦小,围观人群中不知谁在他的后背一推,将他推到了舞池当中。视线像刀子射到了泪的身上。在泪求助的目光转向郁之前,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紧紧地包围了他。

“终于!找到你了!泪!”郁的声音就在耳边,有些哽咽。

泪水夺眶而出。是郁君!泪的郁君!

泪抬手抚上了郁的背。他想叫他的名字,却猛然想起,自己没了声音。

周围的吸气声此起彼伏,郁都没有理会,拉着泪的手,拨开人群向殿外跑去。

似是意识到泪的腿痛,出了殿门,郁背对着泪蹲下身,“泪,我背着你,一起去海边,结束这个故事吧。”

~~~~~~~~~~~~~~~~~~~~~~~~~~~

【小人鱼又吻了王子的额头一下,用颤抖的手把刀子扔到海里。】

黎明前原来真的漆黑一片。

对于起床困难的泪来说,这是人生第一次体验黎明前的黑暗。

郁背着泪来到了海边的礁石上,将他轻轻的放落下来。郁背对着泪没有转身,而是伴着细碎的海浪声,轻声说,“泪,刺我一刀。”

泪颤抖起来,疯狂地摇着头,不!不要!正统的故事结局不是这样的!不要!

眼泪无声的滑落,泪此刻的悲伤也是无声的。

郁察觉到了泪的异状,连忙转过身,心疼地抱住他。轻抚他灰绿色的头发,依然轻声地说道,“泪,隼桑应该告诉过你,故事的结局在每个人心里是不一样的,我不能忍受泪化成泡沫哦,哪怕在故事里也不行。所以……”郁摸出了泪腰侧的尖刀,握着泪的手将刀尖抵到了自己的胸口。

(“如果我是人鱼公主,郁君是王子的话……”)

泪挣扎着,拼命地想抽出手,然而郁似乎下定了决心,丝毫不卸力地任刀尖穿透他的衣服抵上皮肤。

“我听到了哦,泪。”看到像受伤的小兽一样疯狂挣扎的泪,郁有些不忍,为了分散泪的注意力,他再次开口,“你在我耳边唱的《sing together forever》”

泪果然停下了挣扎,脸庞上挂满了泪水,郁抬起空着的手,替泪拭去泪痕,清唱了一句“当たり前だろ”,就在泪恍神的时候,另一只手突然发力……

~~~~~~~~~~~~~~~~~~~~~~~~~~

“不!!!!!!!!!!!!!!!!!!”

泪猛地睁开了双眼,熟悉的天花板,他,回来了!!!

那个故事……是梦吗?

“郁君!”来不及深究,无论是不是梦都要先确认郁的安危,泪掀开被子想要起身,却发现郁就趴在他的床边,还在睡着。

“郁君!”泪不管不顾地摇晃着郁,要是郁君醒不过来怎么办???

泪水无预警地滴落下来,“郁、郁君!你醒醒!”

“嗯……泪?”郁轻哼一声醒了过来,“泪?睡醒了?抱歉……看着你睡不小心也——”

刚直起腰的郁被泪一把抱住。

“泪、泪?怎、怎么了?”郁下意识的抚着泪的头发,“做噩梦了?”

“郁君,笨蛋……”带着哭腔的控诉。

“诶、诶???”郁一头雾水地任泪温润的泪水浸湿了颈侧。他温柔的揉了揉泪的脑袋,“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在泪的身边哦~”

~~~~~~~~~~~~~~~~~~~~~~~~~~~~~

【天亮了,人们找不到小人鱼,船边的海浪上跳动着一片白色的泡沫。】

夜轻叹一声将故事书合上了。D君这次出奇地安静,只是缓缓地向夜的身边蹭了蹭。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呢,D君。”夜将故事书放在沙发上,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下面,调整一下心情,准备晚餐吧~D君想吃什么呢?”夜向厨房走去。

D君只是静静地趴了一下,就恢复了活力,追随着夜的脚步而去。

故事的结局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不同的呢。

The  End

~~~~~~~~~~~~~~~~~~~~~~~~~

嗯……希望不会被打……

其实这真的不是虐……不是……

嗯……顶着锅盖跑走……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食用!

 

 

评论(46)
热度(83)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