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月之殇——星尘篇第十四章(月野帝国paro)

今儿……似乎该发帝国了……
嗯,开脑洞太愉快,很容易忘记正事。
不过讲真,第一篇章真的见底了哦~
还有最近在搞本子的事情,在这里继续宣传一发~
印调详情

看这里
欢迎太太们积极参与哦~你们的投票直接决定了我们的信心……
相信我,本子质量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扯回帝国
帝国前文这里

对了,阿镇爸爸 @蜗居容城镇 郁泪配图描写在这章哦,图片链接这里
本篇CP依然以年少组为主,或者说以泪为主
白年中出没
来吧,帝国欢迎您~
~~~~~~~~~~~~~~~~~~
月之殇——星尘篇

第十四章:初聚2

“所以,我和你说,总有一天我要把餐厅的草莓牛奶买光,让新断一次口粮!!!”

“哈哈哈~~~~恋真的很喜欢新桑啊~~~”

“怎么可能!!!不要这么说哦,驱桑,你是了解我的!我怎么可能喜欢那个面瘫!!!明明是个面瘫还要扮什么冷酷帅哥,可恶!!!长得帅了不起吗!!!”

“好啦好啦~~~快些帮我收拾收拾,我们一起去找郁和泪吧~”驱一面安抚着还在跳脚的恋,一面整理着桌面散乱的文书。

进入帝国士官学校已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恋和驱已经完全融入了学校的学习生活中,他们不仅交到了郁和泪这样的同龄朋友还得到了来自学长的关怀和照顾。比如恋刚刚又被新‘照顾’了一回。

刚开学的那场‘黑猫邂逅’让卯月新被四位新生贴上了怪人的标签。他神奇的脑回路成功震撼住了驱、恋和郁,而泪则是被他的‘黑猫’小玉收买了。现在在泪的认知里,小玉就是只长得壮了些的猫,这让郁十分的头疼,虽说这种错误的认知不会有什么实质的伤害,但是如何正确引导泪让责任心重的郁着实苦恼了好久。

“驱桑……你就忍心看着新这样欺负我吗?”被驱指挥着收拾东西的恋依然委屈的问道。

“其实……新桑也没有故意针对恋的意思啦~”驱终于将一摞文件整理妥当,分类放到了相应的柜子里。他接过恋递来的书本,安抚的拍了拍恋有些低垂的粉红色脑袋。“大不了下一次看到小玉就把Heart君收入指环好了,毕竟小玉似乎因为新桑的缘故也认为自己是猫来着,如果Heart君被小玉没轻没重的挠一下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哦~”

“所以,你们为什么都不告诉新,小玉是只豹子!美洲豹!!!”恋有些不服气的跳脚,为什么自己的心兽要绕着新的心兽走啊。

“你看,葵桑都没能纠正过来这个概念,恋觉得谁可以呢?”

“……”恋不甘心的将头靠在驱的肩膀上,像一只小狗一样蹭着驱的颈侧,“虽说是这个道理,可是……不甘心,不甘心被新这样欺负……”

“哈哈哈~~~~”被恋蹭的有些痒,驱笑着躲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啦~新桑可是我们的前辈哦~好啦好啦~收拾好了,我们去找郁和泪吧~”

~~~~~~~~~~~~~~~~~~~~~~~~~~~~~~~~~~

夏末午后的熏风轻柔的吹过山坡夹带着浓浓的睡意。

泪抱着北极君已经轻轻浅浅的打起了瞌睡。郁抱起向自己撒娇的Evangile微笑的看着泪的睡颜。他单手拉了拉披在泪身上的衣服,虽说风和日暖,泪现在也没有看上去那么孱弱,不过小心一些还是好的。

在郁与泪的初次相遇之后,泪就爱上了郁——他家的布丁,时不时的就要海带着他去郁那里。海怎么说也是在编的帝国军人,要忙的事情也是不少的,无奈之下还只能拜托郁这个虽然和泪同龄但看起来很可靠的孩子照应一下泪。郁一听到海的请求,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从第一次见到泪开始,就一直想去接近他了解他照顾他,泪像是有魔力一般吸引着郁一切的注意力。

在接触中,郁渐渐了解泪的过往。泪在七岁之前一直处于不确定是否有明天的病弱状态。为此泪的父母寻遍了名医良方都没能让泪的体质好转。虽然身为拥有继承权的皇室血脉,幼小的泪心中的愿望却只是简单的和其他孩子一样嬉戏玩闹,然而那个时候他自己也清楚这看似简单的愿望对他而言是巨大的奢望。直到那日,隼的来访,让泪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族谱上来看,霜月隼是泪的远远远房堂兄,理论上八竿子打不到的关系,可就是鬼使神差的隼和泪竟然熟稔了起来。而且隼这位高高在上的皇位直接继承人对泪是照顾非常。但凡适逢庆典活动,隼都会专程陪着体弱的泪一同享受快乐时光,泪也十分的依赖这位堂兄,并不是因为隼的权利,而是单纯的喜欢隼,喜欢和隼相处的感觉。

那天,是泪七岁的生日。九岁的隼带着巨大的Albion来到了泪的床边。

“泪……”

高烧中的泪感觉到了隼的手微凉的温度。他痛苦的吐息着,努力睁开被泪水浸润的双眸,却只能看到隼模糊的白色轮廓。

“泪……我可以帮助你结束这种痛苦,你愿意吗……”隼轻抚着泪烧红的面颊,轻声问道。

泪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他已经没有力气点头了,他只能用渴求的目光看着隼。

“可是……这样做有风险哦……我不确定,在最后那一刻到来的时候,能否把你救回来,也不确定最后那一刻什么时候到来,你还愿意吗?”隼一向流光的金绿眸子透出悲悯的神色,“泪的时间……不多了呢……”

晶莹的泪珠从充血的眼角落下,泪挤出最后一丝力气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那……泪……闭上眼睛吧……祝你有一场好梦……”

黑暗笼罩了泪。

再次醒过神的时候泪正站在陌生的荒野上。

这是哪里?

泪惊慌四顾,灰黑色的石头,到处都是灰黑色的石头。周围死一般的寂静,空气也仿佛凝固了一样。暗淡的光线下,依稀可以辨别荒野之上似乎俯卧着什么。泪试图向前挪动脚步,然而脚上似乎被什么禁锢着让他无法前行。视线下移,脚下躺着一个未知的生物,圆睁着无神的双目,瞪着灰暗的苍穹。

泪惊恐的向后退步,又感觉后脚踩到了什么,他已经不敢回头看了。移动视线,一堆堆的尸体摆满了整个荒野,没有尽头。

惊叫,绝望的尖声惊叫。泪猛地睁开了眼睛。

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房间,熟悉的面容。“泪~欢迎回来~~~”隼此时已经坐在了泪的床边,优雅的拿起床头小桌上摆放的红茶,抿了一口。“看来是场噩梦呢~”

“隼……”泪吃力地想坐起身,却被隼轻柔地按住。

“泪还是先好好休息一下,毕竟刚成为配适者,对你来说还是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哦~”

“诶?配……适者?”泪呆愣地转头看向隼。

“嗯~泪现在已经是配适者了哦~你看,这就是你的心兽,Evangile~”隼将原本趴在他膝头的白色猫咪抱了起来,放到了泪的枕边。猫咪睁着湛蓝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泪,轻叫了一声后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轻舔起他的脸颊。泪瞬间被这只猫咪虏获了心,他慢慢抬手抚上了它的后背,“Evangile……”泪小声地重复了猫咪的名字。

“这是法语福音的意思~”隼也抬手抚摸了一下Evangile,“某种意义上,它确实是泪的福音哦~”

从成为配适者的那日起,泪的身体状况慢慢好转起来,甚至半年后已经是一个十分健康的小少年了。但是因为他底子单薄,最终没能变得十分强壮,看起来还是柔柔弱弱的。除了隼,没人知道泪的指环从何而来,然而隼也只是云淡风清地说了一句,“捡到的~”就挡住了各方的询问。不过由于不是注册在案的指环配适者,泪还是需要定期到帝国军研究室报到。因为经常出入军区,加上泪确实为指环研究做出了贡献,就这样,他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帝国军的军官。

就在郁眼含笑意的看着泪的睡颜的时候,泪轻轻抽动了一下鼻子,慢慢睁开了眼睛。

“泪?感觉冷了?”郁立即关心地问道,毕竟泪午睡基本很少自己醒来的。

“布丁……”

“嗯?”

“布丁的味道。”泪揉着眼睛坐了起来,他还没有完全清醒,却也在努力四顾寻找香味的来源。

“哟~~~我就说泪肯定可以闻到~”只见顶着一头火红头发的阳从郁和泪身后的树丛站了起来,他的手中拎着一个袋子,里面似乎就是让泪醒过来的根源。

“泪真的很喜欢布丁啊~”夜在阳的身后向郁和泪打着招呼,他的心兽莱君和浣君一个趴在他的头上一个扒在他的肩头。

“喜欢。”泪的目光追随着阳手中的袋子。

“哈哈哈~~~阳,你看……要不要先给泪吃一个呢?”郁将Evangile放在北极君的背上,起身迎向阳和夜。

“嗯~~~郁君真的只想着泪啊~~~”阳调侃着郁,让郁面上一红,但是布丁还是一定要拿到的。无奈,郁转向了夜。

“夜桑……”

“好啦~阳~不要欺负低年级生哦~”夜从阳的手中拿过袋子,掏出一个布丁递给了郁。“这是我今天早上和葵一起做的哦~专门找了小盒子装好这样可以带出来当做下午茶~~~”

“谢谢,夜~”泪接过郁帮他打开的布丁盒子,抬头感激地看向夜。“夜的布丁,很好吃。”

“哈哈哈~~~泪喜欢就好哦~”

帝国历1694年秋,年轻配适者的往事慢慢浮出水面。

TBC

~~~~~~~~~~~~~~~~~~~~~
因为有太太留言想看帝国后续,
这里也想问问,其实帝国目前只完成了三分之一,
按照现在一周一章的速度,年末能完结。
或者说,第一篇章结束后,我就停止在lof上的周更,集中精力完成后续部分,然后印本发售。这个周期大概是半年。
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是想我慢慢更,还是一次性看个爽呢?
请留言告诉我哦~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支持!

 

评论(48)
热度(100)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