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月之殇——星陨篇第五章(月野帝国paro)

达成半年更成就???

会被打死吗?

发一篇证明我存活而且还在码字……

然后迅速逃匿

忘记前文也没关系,有目录

就,感谢不弃之恩

帝国,欢迎您~

——————————————

月之殇——星陨篇

第五章:秩序1

它们,从何而来,为何而来,我们无从知晓。

苍穹碎裂的那一刻,

这颗星球上虚假的和平便戛然而止,

它们,带来了死亡,和——

新的秩序。

脚步声匆匆忙忙由远及近,急切的来者在门前猛然止步。只需推开这扇薄薄的门板,便能揭开第一舰队舰长睦月始不曾示人的秘密。

可是门外的人明显犹豫了。

门内,为激烈空战华丽收尾却又神秘离开的年轻舰长正忍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身心折磨。

睦月始背靠着舰长室的门勉力支撑自己力量即将流失殆尽的身体。他粗喘着抬眼透过汗湿的额发,用残留地意识确认自己已经回到了相对安全的地带。

清晨散落一地的文件还保持着警报响起时的模样,铺满地面的白色纸片让本就意识不清的睦月始更加恍惚,他似乎回到了十年前母亲倒下的那座祭坛前,白色的玉石地面,铺散开的墨色发丝,白光闪过——

*

“咚——”重物落地的闷响,震散了弥生春的迟疑。莫名地心焦让他忘记了原本的目的,抬手重重地敲击在面前的门板上。

“舰长?舰长你在吗?”

没有回应,即使隔着老旧的门板,也依然无法听到里面的动静。虽然不止一次吐槽过帝国最高指挥机构如此破败如何御敌,但这古董一样的建筑也许挡不住侵略者的炮弹,要想挡住外界窥探的目光却是绰绰有余。

弥生春上尉重复着敲门的动作,内心不知名的焦灼逐步升级。

他有些搞不清自己现在的想法,从睦月始与霜月隼天衣无缝地配合结束了这场小规模入侵后,在睦月始没有任何通报仅凭自己的一条加密短讯便飞离作战区域那刻开始,春内心的动摇就越来越明显。

也许睦月始并不是他所认为的样子,皇子殿下霜月隼在平时示众的面具下也有着另一副满是谜团的面孔。在这两位权威与力量并存的人物的领导下,有什么,正在悄然改变……

*

“始,你可以完成这个任务吗?”

母亲的声音温柔如昔,说出的语句却是无比沉重。

“这是躲不过的命运,始,对不起。”

一向坚强的母亲,声线中染上泪水的湿意。

“被给予强大的力量的同时,也意味着更多的责任。”

母亲温暖的手摩挲着他的面颊。

“让我们一同肩负起守护这方土地的责任吧——”

“母亲……”

*

“母……亲……”

规律却又急切的敲门声将睦月始从短暂的昏迷中唤醒,他忍受着胸口的闷痛和脑中的混沌,想将那恼人的声响隔绝在意识之外。

必须在任何人发现之前,挺过去,必须。

可是那声音像是摸准了始现在无法抵抗,扰人地不愿消停。

“始,你在吗?我知道你在。始?”

终于听清了敲门人的声音,始突然清醒了一下,就连折磨他良久的不适感都削弱了很多。

已经都不加敬称了吗?

这句话不自觉地浮现在睦月始短暂清明的脑中。弥生春的不服气他一直看在眼里,也一直理解着,可是有些东西还是不要他知道和参与比较好,毕竟——牺牲品已经够过了。

下定了决心,始再次咬牙闭目,忍受着来自灵魂深处的撕扯。

可是在他闭上眼睛的瞬间,心兽玄武从指环中幻化出模糊的身姿,似乎也在抵抗着奋力向门爬去。

门的另一边,弥生春依然保持着敲门的频率,不是他不想强行突破,而是这门板看似破旧,却也足够结实到让他无能为力。春不认为始会主动开门,毕竟根据推测,此时的睦月始一定处于类似于恢复期中,可是他也不能轻易放弃,如果要继续追随着睦月始在第一舰队服务,有些事情他必须搞清楚。

似是感应到了春的执着或是其他不知名的原因,海莴苣突然未经召唤从指环中幻化出来。

它绕着春的头顶转了一圈,轻啄春的肩章意在安抚,之后在春疑惑的目光中,它穿门而入……

“……”弥生春内心复杂的情绪还未来得及发酵,“喀哒”一声轻响——门,开了。

如果,知道了未来的模样,你还会按照现在既定的路线走下去吗?

将手搭在把手上的弥生春脑中突然闪过这个问题。

会的吧,毕竟,这是此时此刻,我的选择。

门的另一边是春想要的答案,也是改变他命运的转折点。

而他,选择了继续……

*

—一小时前—

时空裂隙像是一张巨口吞噬着周遭的一切,透过裂隙古老而遥远的外太空宛若荒寂的坟场等待埋葬穿过裂隙的每一个生命体。

而此时作战空域的敌舰,已经从突然而至的地狱使者变成狼狈逃窜的祭品,迫不及待地逃向裂隙。

战况已经明了,似乎只要敌舰逃回它们本该待的地方,人类就能再次迎来屈指可数的胜利以及争取到继续苟且偷生的时间。

人类太过渴望全面胜利了,以至于,在战场上肩负拦截受损战舰任务的卯月新的作战方式受到了观战各方的质疑。

小声的议论在避难区餐厅蔓延开来,即使想刻意忽略,只言片语还是飘进了围坐一桌注视战局的长月夜等人的耳中。

“那艘尾端有樱花纹章的战舰——”

“干嘛拦截敌舰——”

“大气内爆炸的话——”

“想逞英雄吧——”

忍受不了这种恶意猜测的如月恋刚想拍桌站起找人理论,就被了解他脾气的师走驱拉住,驱向恋摇摇头,虽然他也不理解卯月新拦截敌舰的目的,不过出于长期相处培养出的信任,驱和恋心里都清楚新的行动肯定有十足的根据。

被师走驱拉住的恋,依然一脸不服气,却也敛了脾气,小声嘟囔道:“那个面瘫才不屑于用这种方式逞英雄呢……”

神无月郁也在一旁紧握拳头点头附和:“卯月前辈关键时刻还是很可靠的!”

抱着两只心兽的长月夜也轻声补充:“况且还有睦月前辈和文月前辈在哦……”

如果说帝国士官学校的学员因为年轻没有应战经验才会对战局有所误解,那么作战指挥中心的议论就显得更加刺耳和叵测。

弥生春静静地站在指挥台上,全息电子屏上的激战影射在他的眼镜上,遮挡住了他的表情,让人无从判断他此时的心绪。

在繁忙有序的表象下,小声地议论和揣测犹如冰冷恶毒的蛇游走于指挥中心的各个坐席间。春依然不动声色地扫视着大厅,在这个指挥中心,作战通讯除了联络员和他,没有人知道睦月始的指示,联络员戴着耳麦专注通讯连线并不知晓周围的暗潮涌动,而春默默地将收入眼中的讯息收集整理,心中叹息,这里的情况远比他最初预想的还要糟糕。

所有的骚动都没能传达到本应最在意卯月新的皋月葵耳中。

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面前不断闪出数据的电子屏上,随着数据的增多,葵渐渐被恐惧笼罩。他强迫自己稳住心神,将数据输出时又确认了三遍,可是无论看多少次,那些冰冷的数字都指向了一个可怕事实——

敌人,在声东击西。

*

并不知晓也不关心战场外非议的卯月新,正集中精神将敌人逼到指定坐标。

当显示屏上代表敌人的红点和指定坐标绿点重合的那一刻,终端立即传来睦月始简明有力的指示:“转弯躲避。”

新下意识地遵照指示完成躲避动作,却被稳住之后看到自己脱离空域发生的情景惊得手下一滑,来了个加速俯冲。

好不容易收拾好震惊,平稳下来的他,盯着几乎遮住全部视野的玄武轻声说道:“喂喂喂,真的假的啊……”

*

龙首龟身蛇尾,传说中的上古神兽,嘶吼着挥动起巨大的翅膀,在电闪雷鸣中恢复了它本来的姿态。

等同于第一战舰级的庞大身躯阻隔在受损敌舰和裂隙之间,玄武挥动翅膀的气流将其卷起,敌舰犹如暴风雨中的扁舟无法做出任何抵抗任由心兽把它送到了等候在地面的霜月隼面前。

隼勾着嘴角,漫不经心地抚摸着已经恢复常态的白虎,示意阳将泪扶到敌舰前。

叶月阳挡在仍处于高烧中的水无月泪的身前皱着眉头向隼坚定地摇了摇头。

高贵的皇子殿下并没有因为阳的抗拒而动怒,他直视着阳漂亮的紫眸,用不大却清晰的声音说:“相信我。”

持续了几秒的对视,叶月阳终是败下阵来,无法言说的信任不停冲击着他的内心,即使明明知道毫无逻辑可言,他还是选择了盲从与信任。

然而在阳天人交战的时候,泪已经自己拖着虚软的脚步走到了敌舰旁边。

“……”阳在隼略带胜利感的微笑中砸了一下舌,心中暗道这世道好人难当。

泪并没有看到身后两人的目光交战,他刚在敌舰面前站定,Evangile便轻盈地绕到他的腿边,似是鼓励地叫了一声。泪蹲下身,摸了摸Evangile的脑袋,轻声说:“我不会伤害它的。”

语毕,泪将挂在颈间的指环取下,握在掌心轻轻搭到了敌舰的舰体上。

耀眼的白光将水无月泪和受损的敌舰笼罩,然而除了立在一旁的隼和阳,并没有其他人留意到地面的异变,因为,与此同时,苍穹之上的异变吸引了其他全部的目光。

*

成功将受损敌舰交给霜月隼之后,玄武将攻击的目标转移到了已经逃到裂隙边缘的另两艘敌舰身上。

然而,它并没有重复同样的动作将敌舰挽留,而是煽动翅膀加速了敌舰的逃离。在敌舰穿过裂隙回到外太空的那一刻,玄武仰天长啸,一道巨大的天雷像是上苍打下的封印,闪着可怖的白光划过裂隙之上。

雷响,光过,天晴。

霎那间,帝国的天空恢复了最初的模样。

世界陷入了一瞬的安静。

如若不是被眼前突变惊得差点迎头相撞的文月海和卯月新,刚才的战斗恐怕真的会被当做一场集体的幻觉梦境。

与文月海的战机堪堪避过,冷汗未消一脸茫然的卯月新凌空翻转360,想要寻找整场战斗一直发出指示的最高指挥官来确保自己不是因为瞌睡而产生了幻觉。

然而碧空之下除了同样绕圈的文月海,哪里还有睦月始的踪影。

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之后,促成整场战斗胜利的最高指挥官——失踪了。

帝国历1695年,一场突然间的胜利让人类在茫然中幡然醒悟,原来胜利的钥匙一直被握在手中。

—TBC—

——————————————

其实,从这个篇章开始一直是很压抑的氛围。怎么说呢,战争并不是值得开心的事情,所以,这种风格会持续……到下一篇章。

另外,这个篇章今年内能写完么?远目……

我争取月歌凉透之前写完?(顶锅盖跑走)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食用!

 

评论(6)
热度(55)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