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言葉——月啪啦 Memories of Duet 1章5话阳夜剧情后续妄想小剧场

首页安静得差点以为记错日子了……

阳夜日,快乐!!!

我又踩着死线码出来了!!!

好久没写阳夜有些手生,ooc请见谅

还是月啪啦后续,梗在这里

继续甜饼哦~

祝食用愉快~

————————————

花言葉

——月啪啦 Memories of Duet 1章5话阳夜剧情后续妄想小剧场

正午的太阳不遗余力地播洒着自己的热情,然而领情的人却不多,绝大多数人正想方设法将这股热情拒之门外。月野寮的三楼Procella休息室内平稳运作的空调机和遮光纱帘就是阻挡热浪的最佳组合。在这恒温26度的舒适空间内,偷得浮生半日闲的长月夜手捧花果茶陷进了沙发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今天是白年中两人难得的休息日,叶月阳在午餐过后抱着麦哲伦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可能回房间午睡了吧?

长月夜脑中浮现出一人一企鹅头碰头午睡的画面,勾起了嘴角,小小声自言道:“饭后立即睡觉当心长肉哦~”

抿了口杯中茶,清甜的果香搭配着花的芬芳激活了味蕾,夜满足抬高茶杯眯起眼睛欣赏杯中花瓣绕着果块舞蹈。思绪不自觉地被牵引到前几日duet外景中,在鲜花包围下的午餐,也是十分美妙的记忆啊……

“啊,对了!”夜突然想起来当时和阳聊到花语的事情,阳卖了个关子不肯告诉他常春藤的花语。夜一直很在意,工作结束就找到弥生春桑借来植物百科,后来却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耽误没能好好查看。

“难得今天有空,拿出来仔细翻看一下吧。”想到做到,夜边自言自语边起身回房间取书去了。

然而等他捧着书册回到休息室的时候,沙发却被一人加一只占据了去。

“哟~yo~ru~”叶月阳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扬了扬手中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推扇象征性地向夜打了个招呼后又继续给趴在他身上的麦哲伦扇风。

“阳?”夜的目光从沙发上瘫着的两坨移到茶几上,发现上面多了个寮附近甜品店的纸袋。“这是……?”

“啊啊~本来想当作消化午餐到附近的甜品店买些冰点回来消暑,结果——”阳停下扇风的手,拎着肚子上还摊成一坨的麦哲伦缓缓坐直,“我们出去没多久就已经被暑气全面侵染了。”

“咕——”麦哲伦有气无力地配合着叫了一声。

“啊哈哈哈,那可真是辛苦你们了。”夜摇头轻笑着,将手中的书放在茶几一角转身向厨房走去,“我泡茶剩了些果块冰在冰箱里,原计划给阳和麦哲伦当下午点心的,既然阳都买了冰点回来,那就现在一起吃了吧,可能没有那么冰哦。”

“不愧是夜啊,想得就是周到。”一听到还有水果,阳打起精神着手将纸袋中的冰点拿出。“诶~亏我还担心冰会化掉,原来现在除了隔热袋还会配备这个啊~”

“嗯?什么什么?”从厨房回转的夜好奇地探头,“啊~原来是干冰袋。因为天气太热,不只是冰品,一些店家也会给冰鲜配上哦。”

“夜还真是清楚啊。”阳将袋子放到脚边,把冰品在茶几上排排放好,麦哲伦已经恢复元气准备往袋子里钻一探究竟。

“毕竟有时会去超市采购食材,不知不觉就——啊!不可以哦,麦哲!”刚放下果盘,夜就发现了麦哲伦的危险动作,将它抱起。“干冰属于强制冷剂,直接接触会被冻伤哦。”

“咕——”

“魔界企鹅也不可以!”夜像教育小朋友一样举着麦哲伦严肃地看着它。

“咕……”企鹅低下了小脑袋。

“好啦好啦,麦哲已经认识到危险了,快些把点心吃掉,不然会化掉哦~”阳打着哈哈把麦哲伦抱了过去安置在自己的另一侧远离此时教育者附身的长月夜。

“……”夜无奈地看了看躲在阳身后偷瞄自己的麦哲伦,拖过软垫刚想在阳对面坐下却被拦住了。

阳拉着夜的胳膊自然而然引导他坐到自己身侧,“还是坐在沙发上舒服一些嘛。”

“……阳……你刚才还在喊热来着……”

“是热啊~不过一直待在空调房里的夜很凉爽,贴着坐可以降温。”

夜神情复杂地由着阳的拉扯坐了下去,却又立即站了起来。

“夜?”阳吓了一跳。

“……刚才就想问来着,这个——”夜从刚坐下的地方拿起一把推扇,卯月新面无表情地比划着V字与阳面面相觑,“哪里来的?”

叶月阳嫌弃地盖住了推扇上的大脸,将推扇从夜手中抽走扔到了一边,“回来的时候恰巧在一楼大厅碰到小葵准备出门去接据说已经融在半路上的某个面瘫,他好心从包里拿出扇子给我加速降温来着……当时热晕了真没仔细看是什么扇子……话说,小葵为什么会随身带着新的推扇?”

“……我也想知道……他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呢……”

“……啊啊,槽点太多,不能把自己绕进去!夜,我们吃冰吧,冷静一下!”阳再次把夜拉坐下来,“麦哲——呃,这家伙……”安抚了夜才想起麦哲伦的阳一回头,收获了一只吃饱冰点再次瘫做一团的魔界企鹅。

夜越过阳的肩膀看到麦哲伦的憨态轻笑了出来,“嘛,毕竟是午休时间,让它好好休息吧。”

*

安详的午后时光在沉默吃冰的两人间流淌,多年的相处在叶月阳与长月夜间形成了默契,即使这样长时间的安静也不会显得尴尬,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安心感。

冰点盒子见底,阳将勺子一丢,舒服地伸展双臂向后靠去,“呼~~~终于活过来了~”

“多谢款待。”同样吃完的夜双手合十感谢之后才将勺子放下,伸展了一下。“啊~好吃,这家的冰点味道很特别呢。”

“是吧是吧~”听到夜的夸赞,阳突然来了精神,“这家店是小葵向我推荐的,听说点心里会加各种的花瓣粉末进行调味。”

“诶~花瓣吗?好有新意啊~”夜赞叹着,突然又想起阳回来前自己打算做的事情,伸手拿过了被冷落在茶几一角有段时间的植物百科。

“嗯?夜原计划看书的?”阳好奇地直起身,想看清夜手中的书。

“其实还是问阳比较快捷,不过你不肯说,我只能自力更生了。”夜将书的封面向阳亮了亮,些许无奈地回答。

“诶~夜果然很在意?之前说的花语?”阳左手支着下巴侧过身,脸上挂着暧昧不明的笑。

“当、当然在意啊。”被阳看得有些不自在,夜微微红了脸,“还不是阳把话说一半,吊人胃口。”

“嗯~我只是想让夜体验一下查找的乐趣嘛~”

“绝对胡说。”

“嘛嘛,为了避免让我认真的幼驯染做无用功,阳君好心提醒,花语只是民间传说,植物百科真不一定有哦~”

“诶?”举着书无措地看到阳依然一派悠闲地笑着,夜抿抿嘴,不服气地翻动起书页。

几分钟后——

“……”夜垂头丧气地放下了植物百科。

阳见到自家幼驯染的呆毛都有萎靡的趋势,忙不迭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好啦好啦,花语而已,何必如此较真呢?”

委屈地抬起头,夜不开心地回答:“阳给Procella的大家定位都很准确,唯独不知道自己在阳心中的印象,很不甘心……况且——”

“况且?”

“爬山虎什么的,感觉普通得过分啊……”夜小小声地嘟囔着。

即使很小声,阳还是捕捉到了夜词句中的沮丧,不由就着放在夜脑袋上的手揉乱了他的头发。

“啊啊!阳!”夜慌忙躲避,一面抬手整理被阳虐待的头发一面更加委屈地瞪着作乱者。

“只有这个时候才会发现我的一直引以为豪的幼驯染是个小笨蛋啊~”

“喂!阳!我会生气哦!”

阳不是很在意夜的耍小脾气,而是掏出手机在夜的面前晃了晃,“来吧,让我告诉你花语的正确打开方式。”

*

“诶~原来还有专门的论坛来讨论花语的啊~”认真听完阳的科普,夜不由得感叹,“阳在这方面真的好用心啊~”

“嗯哼!那是当然,这可是讨女孩子欢心的必备法宝~”

“阳也只有这方面毫不松懈啊……”

“喂喂喂,刚才崇拜的心情怎么瞬间就变味道了???”

夜抿嘴笑着摇摇头,仔细翻看起阳手机上的花语论坛,阳见他无声默认反倒不甘心起来,刚准备和夜深入探讨自己哪方面毫不松懈的时候,夜突然说道:“啊!找到符合阳形象的花语了!”

“诶?给我看看?”阳好奇地探头看过去,却瞬间僵住。沉默数秒,阳努力调整好情绪,缓缓地问:“yo、yoru?你觉得……我哪里像……这个?”

“诶?要说哪里像,无论是从鲜艳的颜色还是夸张的形状以及贴切的花语,我都很符合阳的形象哦。”夜奇怪地抬头看着阳,却被阳一脸纠结的表情唬住了,“阳……不喜欢?”

似乎已经确认夜是认真的,阳憋了良久还是败下阵来,“毕竟夜是初学者,这样就好,就好……”

“哈……那阳自己挑选的话,会用什么形容自己呢?”夜颇为认真的讨教道。

“……我说……花语,还是用在别人身上比较可观贴切,自己给自己定义的话难免主观,况且,每个人对他人的认识不同,在花语的选择方面也会不同哦。”已经感觉到如果继续下去会对自己越来越不利的阳本来想把这个话题结束掉,可是看到夜求知的眼神又有些于心不忍,于是沉吟数秒,打了个响指,说道:“这样,我们用一个例子印证一下,比如说——卯月新,夜觉得他适合什么花语?”

“诶?突然这么问……”夜沉吟着手下不停翻找起手机页面。

看到夜的动作,阳暗暗舒了一口气,终于成功把战火转移了。

“啊!我傻掉了!”可还没等阳把气吐匀,夜的一声又让他生生呛了一口气。

“嗝!”阳非常没形象地打起嗝来。

“啊啊!抱歉阳,突然喊出来,吓到你了……”夜慌乱地替阳拍背顺气。

努力克制住打嗝的冲动,阳摆摆手,示意夜继续,夜犹犹豫豫地说:“新是本来自带花语的哦,他无论是生日还是个人solo都离不开樱花,所以我觉得——”

“噗嗝——”本来打嗝还没完全停止的阳笑声与嗝声叠加发出了十分诡异的一声,他注意到夜渐渐沮丧的神色,忙连声道歉:“抱歉抱歉,嗝,夜抱歉,不是有意笑你,只是,嗝,你真的太好,嗝,猜了——嗝。”

原本因为被阳再次否认而有些小伤心的夜,看着他打着嗝拼命开导自己的滑稽样子心情却莫名的转好了。

夜伸出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替阳顺着气,“我也是自然联想,肯定有不合适的地方,阳也是,花些耐心教教我,不要嘲笑我哦……”

又缓了好一会儿,等打嗝完全停下来,阳才再次开口,“其实,夜说得也没错,确实有一种樱花的花语挺符合新的脾性。”

“诶~我竟然蒙对了?”

“嘛,算是说对了吧,寒樱(カンザクラ)的花语是【东方的神秘】【任性】。”阳耸耸肩,“对新而言他确实很任性,东方的神秘就——”阳皱皱眉,极为勉强地继续道:“外在形象而言也符合吧,勉强合适。”

“哈哈哈,蛮合适的哦。”似乎因为蒙对了,夜的情绪被调动了起来,“那阳觉得符合新的花语是什么呢?”

“仙人球(サボテン)。”

“诶?……新最近是不是惹到阳了……”

“不是你想得那样啊——”阳知道夜又想歪了,忙继续道:“仙人球的花语是【燃烧的心】【伟大】【温暖的心】【永不枯竭的爱】。”

“啊,似乎明白阳选这个花语给新的含义了!确实很贴切!”

“是吧?真是的,夜不要总用外表判断花的意义哦。就像新虽然看起来多刺的外表下却有一颗意外热血的心。”

“抱歉……是我武断了……花语真的好深奥啊……”

“这个要靠长时间的积累和观察,夜才刚开始接触还是慢慢来吧。”

“唔……好的哦。”夜低下头继续滑动着手机,思考着什么。

*

于是,这难得的休息日下午,Procella白年中两人就在花语的讨论和学习中度过。

当天晚上,叶月阳收拾妥当刚盖好被子准备睡觉的时候,为夜专设的提示音突然响起,阳瞟了一眼床头的电子钟,疑惑地拿起手机,夜这个时间还给他发讯息,实属罕见。

点开line,一张花朵的照片映入眼帘。

下面是夜的留言:

我找到了在我心中属于阳的花语——陆莲花(ラナンキュラス)【充满魅力】【明朗的魅力】【光芒四射】

就在阳轻笑着点开了回复栏准备输入的时候,突然又有一条留言蹦了出来。

晚安,好梦,不回。

看着夜逃避似的留言,阳终是笑出了声,他无奈又无限宠溺地轻喃道:“笨蛋。”

属于我的花语明明是——含羞草(ミモザアカシア)【秘密的爱恋】啊。

同一时间,夜的房间。

不擅长熬夜的长月夜已然入睡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手机屏幕却还没有关掉,画面还停留在常青藤(アイビー)的花语界面——

[永远的爱][友情][不灭][结婚][诚实]

—END—

————————————————————————

其实,为了这篇,拉着阿镇查了很久的花语,由于中日花语差异很大,本文的花语都是参考日本的解释哦~

另外其他人的其实也都查出来了,本来打算都写的,但是为了踩死线写不完了xxx

大家有兴趣我会后头找个时间把其他人的贴出来的哦~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食用!

评论(2)

热度(61)

©流云香雪|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