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Stray birds of Haru(春始春,500fo答谢点文)

我!终于!在三月的最后一天结束之前把春始写出来了!!!

给自己呱唧呱唧!!!

其实这是500fo点文来着……

拖到快600fo我也是……对不起点文的 @夏予曦Hiko 

本篇有些放飞自我,可能没有姑娘想要的那种效果。

为了不ooc只能尽可能的将两人的感情互动暧昧化……

说实话写到现在我都不清楚自己站始春还是春始了Orz

这是时隔一个多月非对话体的文章,希望姑娘喜欢~

本篇CP 春始春

文章集合请走这里

啊,补充一点,不要被标题欺骗,我觉得这篇挺……放(sang)飞(bing)的……嗯

没问题的话,开始食用吧~

~~~~~~~~~~~~~~~~~~~~~~~~~~~~~

Stray birds of Haru

弥生春推开房门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睦月始正半靠在春房间里的小沙发上皱着眉头读着什么,他的身侧放了一摞似乎已经读过的书。

视线从那摞书脊上滑过,春悄悄地舒了一口气,语调轻松地问,“始~看什么书呢?”

似乎沉浸在书中,始没有搭理他。

春小心翼翼地走到始的身边,探头探脑地看向他手中的书页。“啪”的一声,始合上了手中的书,用指腹轻轻摩挲已经被磨毛的书皮侧边。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诶?始、始?”春被始突然说出的诗句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接下一句,却被站起身的始用手指点住了嘴唇。

唇上的指尖带着点点墨香,他最爱的人带着他最爱的书香气似有若无地挑逗着他。春扯出一抹暧昧不明地笑意正准备张嘴含住那充满诱惑的指尖的时候,始的一句话却在他火热的绮思上浇了一桶冰水。

“你书架上那个盒子里珍藏的书,真的十分有趣啊……”

~~~~~~~~~~~~~~

睦月始为什么可以不打招呼独自待在弥生春的房间里,这件事情就要追溯到大约一个月前。

Six Gravity的队长和参谋同时宣布出柜了!

还是在晚餐时间!

“咣当”一声,师走驱的叉子掉到盘子上的声音,让同时呆愣住的其他三个人回了魂。

“春、春桑,愚人节——好像是明天……”恋有些不确定地说。

“啊……哈哈哈……确实是明天啊……春桑……”葵也尴尬地笑笑看了看嘴角含笑的春又把求助的目光转向了一直处于默认状态的始。

环视餐桌表情各异的四人,春心情颇佳地说道,“你们没听错,我弥生春和队长睦月始在三月的最后一天确定了恋人关系。”

三声吸冷气的声音同时响起,啊,还有一个吸空草莓牛奶盒子的声音。

“可、可是……”

“春说的是事实,公布出来只是不想因为以后我和他的一些举动引起你们的混乱。”一直默不作声的始回应了葵的求助,虽然这个回应让人更加地茫然。

这下没有吸气声了,而是一片死寂。

气氛突然变冷,让早就有了心理建设的春都有些绷不住了。这时,卯月新突然站起身,酷酷地说了一句“ご馳走様でした。”向春和始礼貌性地点了一下头,便拉着还在呆愣的葵走出了公共休息室。

还在苦恼要怎样回应的驱看到新的举动,瞬间有了灵感,他拿起餐盘,胡乱地将剩下的意粉全部塞到嘴里,一边鼓着腮帮子费力地咀嚼过多的食物,一边模糊不清地向两位年长炸弹打着哈哈拉着还在状况外的恋逃出了休息室。

听着走廊里恋反应迟钝地惊叹消隐在关门声中,春轻轻叹了一口气,“抱歉啦,始,我的方法似乎还是把孩子们吓到了。”

始瞥了一眼春,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本以为你会用什么更高明的方法宣布,结果还是这么直接。”

“因为,”春侧过头看向始,带着些许委屈地微微嘟起嘴,“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不想用开玩笑的方式糊弄过去啊……可是,还是失败了啊……”

“春……”看到那黄绿色眸子里发散出的认真和些许失落,始不由一阵感动,刚想抬手安慰地拍拍他的背,却因春的下一句话生生改了方向。

“要不是国王大人太害羞,一开始就由始来宣布的话效果也许会更好一些呐~”

带着怒气的铁爪直接覆上了春淡色的发顶,“哦?是吗?”

“啊……哈哈哈……始、始……我开个玩笑,开个——啊疼疼疼——啊!要死了!始,轻点儿,轻点儿——”

羞怒交加的国王大人就这么拖着不正经起来让人怒气值暴增新晋恋人的脑袋离开了休息室。

可是……

等等,晚餐餐具由谁来收拾???

~~~~~~~~~~~~~~~~~~~~~~~~~~~

虽然用轻巧的语气掩饰了内心的不安,春还是对成员的反应十分忐忑。毕竟团队年长的两位核心人物成为恋人什么的,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影响恶劣的丑闻,这可是关系到团体未来走向的大事情。

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轻易他也不会宣布。凭借共处多年对其他四人的了解,春自认不会有很大的影响,但晚餐的反应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希望事情不会难以收场才好……

“我说你,从刚才开始就在不停地叹气,不想待在这里就回你自己的房间去。”始皱着眉头看向喊着头疼死皮赖脸跟进自己房间的春。

“真薄情啊~始~我可是在为我们的未来担心呐~”

“?”疑惑的目光。

“……始是真的不懂还是装作不懂啊~看晚餐孩子们的表现,你就不怕明天早上一起来人去楼空了?”

“什么表现?”

“嗯?一惊二呆三逃亡。这些表现不值得担心吗?”

沉吟了一下,始将视线转到书桌上唯一的摆件,是一张Gravity全体成员第一次live时的合影,嘴角轻扬,“我相信他们。”

始本就华丽的容貌挂着那充满自信的浅笑更显艳丽,春看得呆了一下,随即轻轻靠了过去,“呐~始~”

看着春的脸慢慢靠近,呼吸渐渐交融,始有一瞬间的犹豫,随即慢慢闭上了那双紫眸。看来还是需要时间慢慢适应“恋人”这个新角色啊。

~~~~~~~~~~~~~~~~~~~~~~~~~

年长组恋情公布后Gravity团员真正的反应第二天才见了分晓。

始揉着脖子似醒非醒地走进休息室的时候,就被春求救的目光驱走了睡意。只见驱和恋,一左一右坐在沙发上把春夹杂中间,似乎向他讨教着什么。

“春桑春桑,你就告诉我们吧~”

“是啊,春桑春桑,你是怎么做到的快和我们说说吧~”

始靠近的时候听见了恋驱两人央求着,他向春比了一个静音,悄无声息地坐在了沙发后的餐桌边。

见始没有解救自己的意思,春抿了抿嘴眸中闪过一丝精光,浅笑一声,“你们想知道什么呢?”

“诶~~~刚才不是才说过嘛~春桑是用什么方法搞定我们的国王——啊,不对——队长的?告诉我们吧~~~”

听到恋大声喊出来的问题,正准备喝咖啡的始僵住了。

似乎能想象出身后桌边僵硬的身影,春心情颇佳地抬手揉了揉一脸求知欲的驱的脑袋,带着笑意说,“嗯~~~从哪里说起呢?”

“从谁先告白的说起吧~”恋急忙接话,驱在另一边用力点头响应。

“告白啊~”身后传来了瓷器碰撞的轻响,“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是——”

“是我。”清淡好听的声音夹带着威严的语调从身后响起,恋和驱瞬间石化,“有什么问题吗?”始俯下身在春和恋的脑袋间轻声问,看似在询问恋,实际上更像是对着春耳语。

僵着脖子转向始,似乎能听到“咔咔咔”的轻响,恋摆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结结巴巴地回答,“没、没问题,怎、怎么、会、会有问题呢,这、这不是,理、理所当然的嘛……啊哈哈哈……春桑……”恋求救的尾音已经带了哭腔。

听到恋的回答,始这才轻扯了一下嘴角,抬手在缩着脖子等待惩罚的恋的粉红脑袋上轻拍了一下,“如果没问题了,就准备吃饭吧。”语毕,颇具意味地按了按春的肩头,便回到了餐桌。

而这边,春在恋和驱同情的目光中苦笑了一下。

啊啊~~~国王大人不能轻易挑衅啊~

~~~~~~~~~~~~~~~~~~~~~~~~

与年少的两人不同,年中的两人倒是经过一晚之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正常地和年长的两人交流着。当然,除了葵端着早餐走进休息室时脸红了一下,其他确实如常。

早餐过后的例会也照常由春主持,和每个人确认了未来一周的工作安排之后,春按照惯例看向始,等待队长的总结。

始轻轻合上手中的资料,环视着桌边的五人,用少有的柔和语气说道,“虽然大家都在努力表现出往常的样子,有些事情确实不一样了。”始停住话头,和春对视了一下,“我个人是不想因为私事而影响到整个团队的,所以,你们要是有不明白或是想不通的地方要及时和我或者春沟通。另外,就像昨晚说的,之所以告诉你们是不想让你们混乱,但是对外可能还不是好的时机。”始又强调似得停顿了一下,“这件事暂时是我们团队内部的秘密。”

向春点点头,示意总结完毕,出乎意料的,春没有立即响应,而是顿了一下,才清了清喉咙,“那个……谁有疑问吗?”

等了两三秒,春刚张嘴准备宣布会议结束的时候,新懒洋洋地举起了手。“提问。”

“嗯?新?有什么问题吗?”

“始桑和春桑谁在上面谁在下面?”

空气瞬间凝结。

葵和恋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新,驱则是一脸茫然地左看看右看看。春也半张着嘴,不知道该笑一笑还是该说句话,而始却陷入了沉思。

就在气氛尴尬地快结成冰的时候,经纪人月城奏扶着眼镜嘴角含笑地走了进来,“早上好~大家——”似是察觉到了气氛诡异,月城桑截住了话头,一脸茫然地看着神色各异的六个人。

始率先站起身,向月城桑点了点头,之后拍拍手,“好了。都打起精神,准备开工!”听到队长的指示,成员们都各怀心事地站起身准备出发。这时,始走到新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你的问题,之后再给你答复。”

虽然始语气温和,新还是抖了一下。

~~~~~~~~~~~~~~~~

之后的一个月,谁都没有再提起这次尴尬的晨会。连始都没有和春讨论过相关的问题。

春着实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个问题现在讨论,为时过早。

就在春都快忘记这件事的时候,始却发现了他的另一个秘密,又将这个问题拖上了水面。

因为确定了关系,两个人的私人空间渐渐有了共享的趋势。这其实是理所当然的展开。一开始,春还有些担心始会不适应,毕竟从小到大一个人惯了的国王大人,是不屑于参与到别人的私人空间的。

不过,显然,春对于始而言已经不是那个“别人”了。

所以,当春推开门看到始坐在自己房间的小沙发上看书时,心情千回百转,最终还是担心占了上风,因为,春的秘密就光明正大地摆在书架上。

“始、始……那、那个……你听我解释……”春看着慢悠悠站起身的始举起了勾成爪状的右手慌乱地说道。一滴冷汗顺着他的额角滑落。如果不找个合理的理由,自己今天估计就要折在自家恋人手里了。

“嗯?让我猜猜。”始优哉游哉地举着手上下打量着春,似乎在考虑从哪里开始揍他比较妥当,“为了先发制人而找来的学习资料?”

“啊……”现在春的额头已经密布汗珠了,始的一句话正中红心,“啊哈哈哈……始,真会开——”

春的话说到一半就看到始的拳头带着风向他侧脸奔了过来,立即咬牙吸气,下定决心先挨了这一拳再找法子安抚自尊心受到冲击的恋人。

一个温热的掌心却替代了坚硬的拳头,温柔地抚上了他的侧脸。

春不确定地慢慢睁开眼,视线撞进了一片绚丽的紫色之中。那是他深爱之人的颜色,高贵而神秘。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始再次重复了他刚进门时听到的诗句。春自然而然地接了下一句。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啊啊~~~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答案啊。

春绽开一抹如这春风般充满生机和希望的笑容,紧紧地抱住了始。

怀中的人才是那个没有迷茫勇往直前真正懂得什么是爱的人啊,而自己才是那个舍不下可笑的自尊心蝇营狗苟的糟糕恋人。

“对不起呐,始,我爱你哦~”

四月的日光柔柔地洒下一室温馨,迷途的飞鸟最终找到了爱的归宿。

The end

*补充说明

本篇标题改自《飞鸟集》第一章《Stray birds of summer》

文中两句英文也引自此章

译文为:

有一次,我们梦见彼此竟是陌生人。

醒来时,才发现我们本是亲密无间。

本篇题目亦可译为《迷途春鸟》

~~~~~~~~~~~~~~~~~~~~~~~~~~~

其实本篇有一个新葵番外,为了赶时间,没写出来,如果大家想看我会考虑原地更新的X

嘛,产出时间依然很迷就是了……

还有,年中月要开始了哦,等我搞事吧!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支持!

 

评论(19)
热度(101)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