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那片花海——Girasole(新葵生贺联动:卯月新篇)

新总,生日快乐!

这是一篇新葵生日联动的生贺,没错,意味着葵葵生日还有一篇。

其实新葵生贺从过年就开始构思了,一直想写一篇能深入分析新葵内心的文。

可惜,从年后到现在一直在搞事,本篇也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最理想的效果。

不过也是传达了一些个人对新葵关系的见解。

不多说了,还请大家先食用吧~

~~~~~~~~~~~~~~~~~~~

那片花海——Girasole

午后的熏风带着初夏的气息穿过轻薄的纱帘轻轻撩动着在窗前沙发上小憩人的额发。

卯月新皱皱眉,抬手搔了搔痒痒的前额,习惯性地用初醒沙哑的声音轻唤了一声:“葵?”

一室寂然,回应他的只有指尖滑过的清风。

啊,葵王子现在正在飞往适合他的国度的飞机上啊。

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新不情不愿地坐起身。睡不着啊,即使是在他生日的这一天,即使月城先生专门给了他一天假,即使始桑也默认了他可以在月寮懒懒散散一整天。习惯性地拿起茶几上的草莓牛奶吸了一大口,“咕噜噜”空气在空盒子里形成对流的声响,新实实在在地吸了一嘴只带了些奶香的空气。

“啊……!”挫败地将空盒子扔回茶几,新略略有些焦躁地揉了揉头。多久了呢,多久没有体验过这种一切都不对劲的感觉了?

巨大的黑兔用它不容忽视的体格蹭到新的腿边,毛绒绒的大脑袋不停地拱着新的手。

“嗯?你要什么,黑田?”无精打采地抬手揉上黑田的耳朵,却被躲开了。

黑田一蹦一跳地跑到沙发一旁的软垫上趴下。软垫旁放着一把毛刷。

“啊——”瞬间明白了黑田的意思。“抱歉呐,黑田,葵出外景了,我又不擅长这个啊。”新走过去蹲下身,最终还是揉到了黑田的大耳朵。

似是听懂了新的话,黑田十分不爽地晃了晃脑袋,挣脱了他的手,蹦蹦跳跳地逃出了休息室。

新盯着手心沾着的几根兔子毛,维持着蹲姿发起呆来。直到春走进休息室才点醒了石化的他。

“我回来了~”

“啊——疼疼疼!”血液不畅引起的酸麻让本想起身的新一屁股坐到了软垫上。“咔擦”一声脆响,顾不得腿痛新立即挪开回头看去。

“啊——”葵用惯了的那柄毛刷已然身首异处。

“啊~~~葵君回来会生气的吧……”春走近扶着眼镜低头研究起报废的毛刷。

新哆嗦了一下。虽然不认为葵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和他生气,可是一旦呢,葵有的时候会在奇怪的地方耍小孩子脾气啊~

脑中浮现出小时候的葵嘟着嘴耍脾气的模样,新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看着新不明显地变化着表情,春的眼镜闪过微光。

“呐,新~今天去送机还顺利吗?”

“嗯、嗯?”好不容易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的新,不解地看向春。

“今天上午新去机场送葵君了吧。”

“啊……”新的眼神黯了黯,“还是很顺利的。不过国际航班真麻烦啊,还要提前两个小时到机场……”

“啊哈哈~提前两个小时算很节省时间了,毕竟还要过海关出境。”春微笑着拍了拍新的肩膀,“而且,幸亏飞罗马的飞机是下午,不然赶上早高峰的机场高速路,那就不知道会不会因为塞车耽误行程了呐~”

“我倒是希望更改行程……”新悄声地嘟哝着。

“嗯?”

“没、没什么。”

“说起来,今天是新的生日呐~好在除了葵君大家都能早些收工回来给你庆生哦~时间真的好快啊,感觉在舞台上给你庆祝二十岁生日没多久你的的生日又到了~”

“啊……”想到了去年从春那里得到生日礼物已经不知道丢在衣柜的哪个角落,新有些心虚地捏了捏额发,“其实和平常一样一起吃个饭就好了,不用什么庆祝了,而且葵不在,总觉得——”

新立即收住了话头,抿了抿嘴,转换话题道:“既然晚上要庆祝,我出去买些东西吧,顺便买柄新的毛刷。”

看了眼还“陈尸”于坐垫上的刷子,春把“夜已经主动承担采买任务”这句话咽了下去,笑着说,“那就早去早回。”

新有些颓废的背影消失在休息室门外之后,春浅笑着掏出了手机。是时候给新准备生日礼物了。

*

“哟~a~rata~”

正在往街区超市走的新迎面碰到了刚刚采买回来的阳和夜。

新无精打采地向他们点了点头,虽然没有搭话的意思,还是在他们身前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小葵刚走就变成了这副样子,未来一个星期你可怎么过啊~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新~”如果不是手中提了很多东西,阳都想抬手搭上新的肩头,看看他会不会像往常一样躲开。

“阳!”夜看出了阳调侃新的意图,轻轻地捏了一下他腰上的软肉。没有理睬向他龇牙咧嘴抗议的阳,夜从他手中的袋子里掏出一盒草莓牛奶递给新,“葵出发前拜托我保证你的草莓牛奶供应。我上午出门前检查了一下二楼的冰箱只剩一盒了,新应该是出来买草莓牛奶的吧?”

轻声道谢后,新接过草莓牛奶拿在手里并没有喝,盯着红白相间的盒子发起呆来。

“新?”见到新发愣,夜忍不住轻声提醒,“没有休息好吗?感觉你今天不是很精神呢。是不是最近葵准备出国的东西也影响了你的休息?”

“嗯?啊!没有没有……”习惯性的举起牛奶盒子就往嘴边送,在纸盒的棱角直接贴上嘴唇时,新才想起来他还没有插吸管。

“新……”夜担忧地和阳对视了一眼。

阳倒是无所谓地勾起了嘴角,语气略带轻挑地说:“别担心,夜~新只是在今天丢了什么而已~”

“诶?”听到阳的话,夜立即焦急地问新:“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吗?需不需要我们帮忙找找?”

新抬眼瞟了一下一脸坏笑的阳,颇感无奈地向夜解释:“不是十分重要的东西,我大概知道落在哪里了,过几天就能找回来了。”

“那就好~”夜放心地舒了一口气,猛然间才想起问新出门去哪里。

看了看占满阳双手的超市购物袋,新淡淡地回答:“宠物用品商店,我把葵的毛刷弄坏了。”

“啊……那可是葵十分喜欢的刷子……”夜颇感惋惜,“只要天气好,葵就喜欢坐在落地窗前给动物们刷毛呢。”

“所以呢~在小葵回来之前,一定要买到一模一样的刷子哦~新~”阳趁机蹭到夜的身后,用自己的身体将夜向月野寮的方向推去。“好啦好啦,夜,让新快去快回,我们也该回去做准备了,大家可都——啊,我可是有些饿了。”

听出了阳说了一半的话中的意思,新并没有什么表示。而是向贴在一起的阳夜二人简单地道了别,转身离开了。

大家……准备……估计今年是想以惊喜派对的形式为他庆生吧?

新叼着草莓牛奶微微抬头看向有一半已经被落日的余晖染成橙色的蓝天。他知道这个惊喜派对上不会出现那个最想见到的人,因为今天上午他亲自送那个人登上了飞往异国的飞机。

空气在空盒子里形成对流的声响再次响起,无意识地又喝光了一盒草莓牛奶。皱着眉将空盒子丢进路边的垃圾桶。不是他买的,味道也没有那么醇厚了啊。

*

忘记把断掉的毛刷带出来对比,结果,卯月新买了十把新毛刷。

在回寮的路上,拎着十把毛刷的新看了看手机的时间,为了给大家充足的准备惊喜时间,新故意绕路打算到公园里转一圈。被夜幕笼罩的公园,植被丰茂,即使有路灯照明,也发散出幽幽的阴森感。等到叼着新买的草莓牛奶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新感到一丝凉意的时候,他已经沿着曲折的步行道走到了公园偏僻的角落。

新虽然不怕黑,但是他怕鬼。

这种惊悚侦探小说里经常当做杀人埋尸的绝佳场所,偶尔飘出来那么两个鬼魂绝非难事。有些后悔以前为什么闲来无事愿意听葵讲那些他看过的小说中的故事,虽然葵的声音很好听就是了。新略略惊慌地环视四周,不高的灌木在白炽灯的微光中似乎都变得高大起来。那随晚风微微晃动的枝叶,像是一双双小手满满摇晃着越变越长……

新的心跳越来越剧烈,恐惧感也随着心跳增强。

这时,裤子口袋一阵震动。新被吓了一哆嗦,手中的口袋也掉到了地上。也就这么一瞬,新才意识到震动的是自己的手机。

掏出这个差点让他变成公园里鬼魂的物件,新看到屏幕上显示一封新入邮件。

是哪个不识趣的家伙差点儿吓掉自己半条命,回头一定给他好看!略带迁怒地想着,新用力地点开了图标。

“生日快乐,新!”出现在他手机屏幕上的,正是那个上午刚刚离开就使他整个人都变得不正常的罪魁祸首——新的青梅竹马,皋月葵。屏幕上的葵,捧着一个草莓奶油蛋糕,微笑地坐在休息室中午新躺过的沙发上,背后是微微透着晨光的落地窗。“你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应该正在和大家一起庆祝吧?而我恐怕还在飞机上。虽然很想像往年一样给你庆生,可惜这次的工作安排来得突然,算了一下落地的时间,那个时候已经是日本的凌晨了,为了不错过送给新祝福的时间点,只能通过这种特殊的形式送上我的祝福和礼物啦~我知道你不会嫌弃的,哈哈哈~”

怎么会嫌弃呢,笨蛋。默默地在心里回了一句。

“新又比我早一个星期踏入新的年岁了,这样新在未来一个星期里都要比我大一岁。一直和新比肩前行,唯独每年这个时候都会产生小小的不甘心呢。这是一段永远都无法追上的距离啊。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想自己原来一直是盯着新的背影前行。如果哪一天……啊,话题偏了,庆祝生日庆祝生日!没记错的话,从认识到现在都是我亲手把蛋糕递给新的,偶尔换了这么一个方式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蛋糕可是我亲手做出来的哦,不许说不好吃!听到没有?”葵鼓起脸颊做了一个自认为凶悍的表情,引得新发出了今天第一声轻笑。

“好的好的,好吃的蛋糕我全部都要吃掉,不分给他们,总可以了吧。”明知道对方听不到他的回答,却也抑制不住想和他交流的心情。新抬手轻点了一下冷冰冰的屏幕映出的面庞。

“嗯……至于祝福嘛,祝愿新在新的一岁能够按照自己的步调继续全力追逐梦想。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守护你支持你哦~”葵略微有些羞赧地补充了一句,“只要新还需要我。”

还没等新对这句补充有所反应,手机里的葵突然拍了一下手,“最后!让我为新独唱一首生日歌吧~当然大家也看到了这个视频的话就一起来唱吧。”葵清澈悦耳的歌声微微带了些金属质感,透过手机的扩音器,飘向了宁静的夜空。

新没有闭眼倾听,而是盯着屏幕里的葵的双眼,属于他的天空就在那双碧色的眸子里。短短的四句歌词,被葵唱了好多遍,直到视频里传来了月城先生打招呼的声音。给生日歌收了尾,葵微笑着说,“生日快乐,新。”

屏幕黑了下来,新还维持着举着手机的动作。这是今天早上录制的吧?蛋糕也可能是葵连夜做好的。虽然他想用光影效果和惯常阳光般的笑容遮掩住眼下的黑眼圈,新还是一眼就看出来葵的辛劳。难怪今天上午去机场的路上,葵罕见地接连打了好几个呵欠。而他当时搪塞自己的理由是什么来着?熬夜看行程计划书?

这就是传说中善意的谎言吗?一些熟悉又陌生的情绪在新内心发酵。话说,葵难道不能在上午去机场的路上亲口和他说这些吗?并不擅长分析复杂的情绪,新只好先把这奇怪的感觉丢到一边,想再看一遍葵的视频。还没等他点亮屏幕,手机自己亮了起来,春桑特有的笑容出现在屏幕上。啊,似乎该回月野寮了。

*

“我回——”

“啪!新(新桑)生日快乐!!!”

新觉得今天受到的惊吓是去年一年的总和。即使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还是被庆生彩弹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中的十个毛刷再次掉落地面。

眼前十名成员的笑脸像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耳中回响的却是葵那首带着金属音质的生日歌。不知为何,眼中一阵发酸,泪水这样毫无预警地流了下来。

“啊、啊咧?”新有些奇怪地抬手抹了抹眼角的水痕,然而,这水痕越抹越多,积累了一天的情绪像是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不断从他的眼中涌出。

“新(新桑)……”被新的反应吓到了的年少几人略略有些无措地互相对视。

阳似乎明白了新为什么会有这种表现,不着痕迹地拉住了担心地想上前询问的夜。

夜不解地看向阳,只见他向年长们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年长几位倒是淡定很多,除了隼是一副有趣的表情想向前凑,被海扯住了后领。始向春点点头,后者扶着眼镜笑着走到新的面前,俯身捡起可怜的毛刷袋子,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怎么了,新?是不是太感动了?”

还在与陌生的泪水抗争的新,没吭声,只是轻轻地点点头。

“哈哈哈~如果这就让你感动成这样,后面的礼物我们都不知道怎么送给你了啊~”

“诶?”新终于止住了恼人的泪水,抬起头,微红的眼睛带着疑问看向春。

“此时的你可能最需要这个吧?”一个文件袋被递到了新的眼前。

不确定地伸出手接过文件袋,新将视线转向了始。始也是微微一笑,“别紧张,看起来像是工作文件,实际上里面的内容还是你最需要的东西。”

看到新因为始的话放松下来,春笑呵呵地说:“这可是始极力为你争取来的,一定要好好珍惜啊,新。”

始皱皱眉,刚想说些什么,一旁看热闹的隼反而觉得无聊了,“诶~~~看来不是能在这里拆开的礼物啊~真无聊~”

而一直贴在郁身边的泪,轻轻扯了扯郁的衣角。“郁君,什么时候可以吃饭?我饿了……”

感觉周围氛围还是有些冷的郁刚想悄声抚慰一下泪的时候,一直在看戏的阳开口了,“啊啊~~~既然该送的大礼都送到了,我们该开饭了吧?饿死了~~~”

这一声得到了年少一干人以及隼的积极响应,气氛再次热烈了起来,恋和驱拥到新的身后,急切地推着他向餐桌走去,“快点快点,新桑,夜桑准备了一桌子的好吃的,为了等你我们可都饿惨了哦!”

在热闹的氛围中情绪渐渐恢复正常的新用惯常的语调调侃了一句恋。恋跳起脚就想和新理论,却被驱拦住,只能看着新背对着他慢悠悠地走向餐桌……

“恢复热闹真的是太好了呢,始。”还在原地没动的黑年长两位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

始勾起嘴角附和了一句,“真的是太好了。”

*

翻看着春晚餐时候给他的资料,新内心充满了感激。

那是一份企划书。确切的说是葵这次去意大利活动企划的追加企划。

葵参加的是由一家旅游杂志社主办的,名为“偶像带你游欧洲”的企划。旨在邀请当红偶像充当导游介绍欧洲各个国家的风土人情,宣传欧洲文化与旅游资源。原本葵负责的地区是北欧,企划时间是八月份,由于原来负责意大利地区的偶像突发状况,不能参加此次企划,杂志社方面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这才请时间上恰巧合适的葵火线上马,仓促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其实早在葵最初拿到这个企划的时候,新就觉得他应该负责意大利地区的宣传。至于理由嘛,葵很喜欢吃意粉呀,去了就能吃个饱了,还地道。当时葵只是无奈地递给他一盒草莓牛奶,并且告诉他,这是工作,不能因为个人的爱好来决定适合哪里不适合哪里。

想到这里,新微微撇了撇嘴,“最后不还是去了意大利?”无意识地小声念了一句。

似是回应他的话,手机叮的响了一声。一条即时消息点亮了屏幕。

打开一看,只是短短的一句问候——

“平安抵达罗马,勿念。晚安。”

瞄了一眼时间,原来已经凌晨两点了。新犹豫了一下,关上了屏幕。

还是当面和葵王子说晚安吧。未来的几天有的忙了。

微笑着,新也闭上眼睛,就这样躺在一堆资料中缓缓睡去。原来他一直在等待,等待葵平安抵达的消息。

睡去的新手下压着一堆散乱的照片。那是一片金黄的花海,初绽的葵花仰着黄灿灿的小脑袋追随着阳光的步伐。

在照片的遮盖下露出了追加企划书的标题,

《Girasole——沉默的爱》

 

TBC

~~~~~~~~~~~~~~

其实本篇玩了一个有bug的梗,是我在写的过程中发现的,不过那个时候弥补已经来不及了(或者说不想补X)

不知道大家看完本篇有什么感想,十分欢迎评论和我交流哦~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食用!

评论(7)
热度(90)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