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轮回·君が居ないの世界(新葵,梦见草paro)

我是来拆flag的,看标题就知道,这是一篇虐文

是不是高虐我不知道,但确实是一口玻璃渣,本篇还含有梦见草剧透

所以,介意的姑娘请慎点。

而且……本篇是上篇。

虐还有一篇,嗯。看效果再决定是否产出X

再次预警,前方玻璃渣,真·玻璃渣

没问题?好吧,开始吧

~~~~~~~~~~~~

轮回·君が居ないの世界

气味。

樱木特有的香气,混合着青草涩涩的气味。

声音。

风吹过,树叶摩擦,花瓣飘落的声音。

味道

腥甜的苦,咸涩的苦,嘴中充满了苦痛的味道,

色彩

影影倬倬中,是阳光透过粉色樱瓣映射出的色彩。


想挪动手臂,一阵蚂蚁啃噬的麻涩感顺着指尖直达肩窝。皋月葵在痛感中终于聚焦了视线。

“啊、啊咧?这……痛——”喉间粗糙的针刺感,将他的疑问堵在了心里。慢慢爬起身,疼痛伴随着意识清晰起来,周身的不适让葵更加地混乱。

这里……是哪?

巨大的樱树像一把巨伞将葵完整地罩在阴影下,樱树梢已经泛起星星点点的嫩绿,最终抵抗不过凋零的残樱纷纷从枝头坠落,似是带着对春天最后一丝眷恋随风在空中翻转飞扬……

抬起酸痛的手,接住飘落的樱瓣,脑中却响起了一个声音——

“Aoi”

“新?”忍受着各种疼痛,扶着树干勉力站起身,在樱雨中葵茫然四顾。目之所及,是已然被绿意侵袭的荒野,尽管凋零的花瓣铺满一地却也掩盖不了勃然的生机。

“新?”没有看到时时刻刻伴随左右的身影,葵焦急地扯着嘶哑的声音再次呼喊着。

回答他的,只有花瓣落下的瑟瑟声响。

刚才的声音难道是错觉吗?不对,现在不是思考错觉的时候,这里,这里是哪里?自己刚才不是在休息室里给可乐饼刷毛吗?而躺在沙发上睡午觉的新呢?

移动脚步渐渐走出了樱木覆盖的阴影。

“Aoi!”比刚才更加急切的呼喊,葵猛然回身,阳光就这样刺进了双眼,一瞬地眩晕,纷杂的记忆像一朵朵血色的烟花在脑中绽开——

纷乱的战场,绝望的呐喊,飞溅的血花以及——冰冷的泪水。

啊,新睡在怀里,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可是……为什么掌下的皮肤渐渐失去了温度,指尖也感受不到脉搏的跳动。

花瓣就像掩埋新的泥土覆在脸上,微微潮湿,带着泪的气息。

这里是曾经来过的大和国啊。

葵仰着头,任凭花瓣层层叠叠地飘落脸上,像极了一张樱粉的帕子却吸不走眼角不断涌出的泪水。

大和国的Arata,已经不在了啊……

黑暗袭来,在远处隐隐传来的呼喊声中,葵倒在了残花上。

*

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

熟悉的是一周前才刚刚离开又再次回转的世界,陌生的是这个世界里不再有一个名为Arata的人时刻伴随他的左右。

葵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被带回了组里。醒过神时,看到的是一脸担忧不断说着什么的夜和在他身后皱着眉端着一碗药的阳。

“Aoi?Aoi?Aoi?”夜的声音终于穿越了虚无的阻碍渐渐清晰了起来。喉头似被哽住一般发不出丁点儿声音,葵只好眨了眨因为哭泣肿胀酸涩的眼睛,示意听到了夜的呼喊。

“Yo、You!!!终于,Aoi终于——”夜激动地想去抓阳的手,却差点打翻他手中的药碗。

“Yo——ru!别激动……”阳一手将药碗举高一手回握住夜有些颤抖的手,却是关心地看向葵,“Aoi酱?终于回神了吗?知道我们是谁吗?”

葵艰难地点点头,想扯扯嘴角回他一个安心的微笑,却发现往常轻而易举便能扯出的弧度此时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出,脸上的肌肉和他的意志抗争着。最终替代微笑回答阳的是眼角滑落的一滴泪珠。

“Aoi……”颤抖着声音,夜俯身擦去了那抹水痕,“不要勉强自己笑了,想哭就哭出来吧……这么多天,你白天一直在我们面前强颜欢笑,晚上一个人偷偷跑过去守着那株樱树,我们都知道哦。大家,都很担心你……”夜微凉的指尖轻轻理了理葵凌乱的额发,“比起压抑的笑脸,我现在,更想看到你哭着发泄出来啊……”

夜的话像是一道闸门,打开了这个躯体里最隐秘的记忆之匣。

“Aoi,不许哭哦。”

“Aoi的话一定没问题。”

“即使痛苦即使悲伤,一定可以笑着活下去。”

“Aoi,我有些困了呢。”

“晚安,Aoi……”

心口像是被狠狠地插入了一把刀子,看不清握着刀子的那双手背后是怎样的一张脸,只能感觉到对方微笑着旋转着手中的刀柄,缓缓地,旋转着……

一股陌生的腥甜瞬间充满了口腔。葵咬牙忍住,狠狠地咽了下去。他费力地抬起手握住了夜的指尖,这次,成功地扯出了一抹微笑。

“Aoi……”似是再也不忍心看着葵虚弱的笑,夜反手捏了捏他,便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房间。

阳没有立即追出去,只是眉头紧锁叹了一口气。他端着药碗走到床边,轻声问道:“Aoi酱,有力气自己喝药吗?还是需要我帮你?”

摇摇头,葵在阳的帮助下坐起了身,接过药碗,和着嘴里残留的血腥气将苦涩的药汤一饮而尽。

阳接过空碗,没有立即离开,他盯着葵无力低垂的头,沉默了几秒,有些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后颈,“啊啊!真是的!Aoi酱,你认为Arata想看到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吗?!”

葵的后背一僵,没有抬头。阳的吼声将跑出去守在门口的夜吸引了进来,他无措地看了看依然低着头的葵,抬手拉住了还想说些什么的阳,“A、Aoi,阳只是有些激动,刚才的话不要太在意,不要——”

“不,阳说得没错……”嘶哑地不像话的嗓音,如果不是从自己嘴里说出的词句,葵都不敢相信他能发出这样的声音。深吸一口,勉强挂上了惯常的笑脸,抬头看向阳和夜,“可以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吗……”

*

Aoi,这次,你的愿望是什么?

葵想起来了,想起来关于大和国的一切甚至还包括了他们离开之后的记忆。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样充满杀戮血腥悲伤的记忆,竟然会被遗忘。也许是隼桑的魔法影响吧,毕竟是平行的两个世界,太多的牵扯会改变很多很多……可是现在,葵的灵魂再次陷入了大和国,和上次的同伴环绕不同,这次,他是孤军奋战。

能感知到,现在的这副躯体正在失去生命的活力。不知名的刺痛伴随着沉重感环绕周身。葵试图像上次一样,和Aoi的灵魂沟通,然而,静默就像带刺的藤蔓缠绕上还插着刀子的心口。他,好像模模糊糊地看清了持刀人的模样。

许是那碗汤药终于起了效用,虽然沉重感依然,但疼痛减轻了很多。葵慢慢推开了房间的门,明晃晃的日光让他有一瞬恍神,当视线聚焦时,看到八位神情各异的同伴立在院子里,关怀同情的目光似锁链将他固定在那里,再次忍受心口刀子缓慢地转动。

抖动着嘴角,拉扯出一个弧度,然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个总是能在这种尴尬时刻调节气氛的人呢?啊……不在了啊……真的,无法适应没有他的世界啊……

“欢迎回来,葵君。”打破沉默的是弥生春轻柔舒缓的嗓音。在葵理解消化春话中意思之前,院子里的其他人纷纷响应着热闹起来。

驱捧着刚出锅的包子跑到他面前,恋跟在后面不停地向他推销驱手中的包子如何好吃。郁拉着泪也小跑过来,泪小心翼翼地扯住了他的袖角,郁在一旁解说着泪无声的关心。

一面微笑着摸摸泪和驱的头,一面抬眼看向站在厨房门口的夜和阳。夜慌忙擦掉脸上挂着的泪水,向葵的方向绽开笑脸,阳无奈地看着夜欲盖弥彰,也跟着向葵点了点头。

“好啦好啦,Aoi刚起来,还是让他先喝口水吃点东西吧。”一如既往清朗的声线在一旁响起,向被声音吸引的葵点点头,文月海扛起长枪向大门走去,“既然Aoi没事了,我先去镇子上转转,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有人要跟我一起去吗?”

海的话引起了一阵响应,等热热闹闹地巡视大军离开之后,院子里只剩下了拉着他的袖子不肯离开的泪和扶着眼镜别有深意看着他的春。而夜则是回转进厨房,为他准备饭食去了。

“你,是谁?”

一直安安静静的泪,突然抬起头,认真地看向葵。

葵放在泪发顶的手一僵,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却强装镇定地笑了一下,回看着泪,“Rui,我是葵啊。”

泪纯澈的眼眸依然直视着葵。

“你,不是我们的Aoi。你,是谁?”

张了张嘴,葵竟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回答,求助似得看向了仍旧立在院子里没有动的春。春没有说话,反射着日光的镜片遮住了他的视线,让葵无从判断春的表情。

诡异的气氛漂浮在三人间,不知是体弱还是紧张,冷汗已经从葵的额头慢慢渗出。

“粥热好了,Aoi,先喝一些暖暖胃吧。”夜温和的声音轻轻拨散了无形的压力,葵似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慌忙应声走到了院子里的石桌前。

泪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春出声止住,“先让葵君吃些东西吧,Rui,身体更重要。”

夜一脸茫然地看看别有深意的春又看看欲言又止的泪,“那、那个,Rui和Huru桑要不要也来一碗?”

*

“吃饱了,终于有力气了,下面——”看着葵手中的粥碗见了底,找理由支走了夜,春坐到葵的对面,表情严肃地注视着他,“可以帮我们救救Aoi吗,葵君?”

猛然抬头,视线交汇,葵从春的眼中看到了知晓真相的了然。咽了口口水,葵紧张地开口:“我能,做些什么……”

弥生春是大和国世界中唯一一位保留着偶像记忆的人。那段记忆就像水中月镜中花,无法再次触摸,却总是牵引着他的神经。他时时刻刻都记得回到大和国睁开双眼之前耳边响起的那个声音,温润清朗,“七天后,请将葵平安送回来。拜托了,Haru。”

春发誓,在他之前二十年的人生中,没有遇到任何一个人是这样的声音,可是这声音又是那样的熟悉,让他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在脑中回味,不由自主地想去遵从和追随。

“Haru……桑?”

“啊,抱歉抱歉,葵君。”从回忆中被唤回,春尴尬地抬了抬眼镜,“我想你能感受到,Aoi的身体状况现在已经很糟糕了……”

“嗯……”葵轻轻点点头,确实,现在的这副躯体正被疼痛和不适折磨着。

“Aoi虽然不说,但是我们都能看出来,他的痛苦,和——”

“绝望。”泪小声地替春说出最残酷的那个词。他的手再次牢牢地拉住了葵的袖角。“呐,葵,活下去,好吗?”

小声的啜泣从这位纤细敏感的绿发少年口中断断续续溢出,葵的眼角一片酸涩。他揽住泪微颤的肩头,却无法承诺什么。

泪,我是真的不确定,这副身躯还能支撑多久啊……

葵的沉默让春内心疼痛不已,果然还是来不及了吗?

“葵君,愿不愿意和Aoi沟通一下,灵魂上的。”想抓住任何一点点的希望,春还是有些执着地问道。

“我也想和Aoi沟通啊……”惨淡地咧嘴一笑,葵的回答让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

哀莫大于心死。

葵,终于真正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在大和国的世界。

躯体衰败的根源在于它的主人已经失去了生的意志。在大和国,Aoi已经没有生的理由,或者说,任何能让他活下去的理由都不及那位顶着新生之名未行新生之事的黑发少年懒洋洋的一声“Aoi”。

可是啊,Aoi,就算让我和你交换,在没有新的世界里,要我以怎样的理由坚强地走下去呢?

抚摸着饱经沧桑的树干,葵的脑中浮现出春忧郁的笑脸。

“无论如何,我受人所托,要帮助葵君回到属于你的世界。不知你的心中有没有什么线索?”

线索啊,就只有这里了吧。樱瓣纷落,却不似早上那般香雪飞散,此时的樱树已无多少残樱空守枝头。

将额头抵上粗糙的树干,葵喃喃低语:“Aoi,你的愿望,到底是什么呢?”

从来没有怀疑过Aoi将他再次召唤过来的动机,葵相信,一个愿意牺牲自己性命而换来同伴安康的人不会残忍地将他丢进这行将结束的生命之中。可是,真的无从知晓啊,Aoi再次这样做的目的。

“新……”轻喃了一声此时唯一想依靠的名字,没有回应。那是自然的啊,新还在原来的世界,不知道面对另一——

啊,明白了!

Aoi的真正诉求!

“Aoi……”葵还没来得及为解开了疑惑开心,一声绝不会听错的呼唤让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A、Arata?”仓皇四顾。

荒野茫茫,耳边除了风扫过枝头的叹息,再无其他。

“错觉——吗?”

眯着眼,看着将半面天空染上血色的夕阳挣扎着坠入地平线,这副残躯中已然千疮百孔的心脏上插着的尖刀再次被转动。

捂着胸口,背靠樱树缓缓坐下。似是已经可以看到那个虚无凶手的模样了:浅色的头发,碧色的双眸,以及嘴角似有若无的笑意。

最后一道光芒也毫无眷恋地放开了手。

黑暗,降临了。


-TBC-

~~~~~~~~

唔,想说的我会在下一篇完成后一并发出来。

不知道看完本篇,大家有什么想法,欢迎和我留言沟通。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不杀之恩X



评论(9)
热度(87)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