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歌专用
腐向
沉迷新葵
可拆不逆
主搭档组
讲故事刷脑洞翻译全看心情
非社恐就是慢热
刷小哥哥的是小号
谢绝生腐

家有“喵星人”(新葵,600fo点文答谢)

520,我爱你!

来吧,说好的搞(kai)事(hei)情(che)

同时这也是 @牧辰弥的弥是云雀恭弥的弥 姑娘的点文哦

抱歉,把那么纯洁的梗写成了车Orz

不过我保证够甜哦(X

520就要甜甜甜!

本篇无脑撒糖加黑车

写完之后才发现,车,不是必须的,嗯

所以,完整版走这里(简书挂了,我还有不老歌,嗯,感谢小天使提供账号)

下面是清水版X

好久没发目录了,目录在纸堆

好啦,开始吃糖咯~

~~~~~~~~~~

家有“喵星人”

养猫有风险,收留需谨慎。

卯月新现在深刻地体验到了这句话的精髓。

迅速将公寓门在身后关上,面无表情地看着玄关处趴着的浅发少年。如若不是他发顶支棱出毛茸茸的耳朵和尾椎处延伸出长长的尾巴,新都以为家里进贼了,还是个裸贼。

尽管内心已经惊涛骇浪,新还是板着一张脸蹲下身,戳了戳地板上早上还是只猫此时已成人的生物。

“你——还好吗,喵太郎?”没错,地上这位虽然还看不到样貌但必然会是一位美少年,不,美少猫的人物被卯月新赋予了这么一个接地气的名字。

本来从新进门就没什么动静的少年,不,少猫,听到那三个字后,明显地抖了一下。轻轻低吟着抬起绯红的脸庞,水雾氤氲的碧色眸子可怜兮兮地看向他,用带着些许恼意却更像撒娇的语气轻吟道:“终于……啊……可以和你……说了……我叫……嗯……皋月葵……你起的……名字……”

“嗯——!”还在专心致志等待下文的新,突然被刚才还瘫软在地的少猫一把扯住领口,不防之下重心失衡倒了下去,和那只全裸着的自称皋月葵的人型猫咪滚做了一团。

此时的体位很尴尬,明明是对方把自己扯倒的,然而那一扯似乎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葵只能趴在新这个大肉垫上缓气。

人型猫咪身上灼热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衬衫引燃了新体内陌生的热流。感受着打在颈侧微微急促的呼吸,吞了吞口水,新盯着玄关的天花板再次问道:“你——还好吗,葵?”

似是奖励他用对了名字,葵将头向他的颈窝蹭了蹭,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帮、帮帮我……”

“诶?”

“嗯……好、好难受……”

就在葵持续不断地用头蹭着不知如何是好的新的时候,他裤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勉强掏出手机一看,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正是新此时最想找的人。

“哟~新~忘记和你说了~送你的猫咪发情期好像快到了,要注意预防哦~好啦~就这样,祝愉快~拜~”霜月隼没有给新留下回话的机会,单方面说完暧昧不清的话后就挂断了。

新无语地盯着暗下去的屏幕,打回去估计也不会得到什么有用的答复,对方明显没有解释清楚的打算。隼桑总是这样,给大家塞一些奇奇怪怪的礼物,然后——

然后?唔,似乎都是圆满大结局来着?

颈窝的磨蹭已经变成了断断续续的舔吻,新的呼吸急促起来,抬手揉了揉葵发间的猫耳朵换来一声舒服的呻吟。

“葵,要我——如何帮你?”

*

卯月新没有早起的习惯,除非有通告的日子,不然他可以和他的床一起待到天荒地老。

今天却有些特殊,可能是第一次和别人共享床铺不太习惯,新在微弱的晨光中睁开了双眼。这次他没有花费时间回忆发生了什么,因为被折腾了一晚的人正窝在他的怀里睡得香甜。

一股奇特地安心感将新包围,他勾着嘴角用目光描绘着怀中人的睡颜,却发现昨晚还支棱在浅色发丝间的猫耳朵没了踪影。好奇地伸手向他的尾椎探去,光滑的股间哪里还有那根毛茸茸的尾巴。 

手下温热细腻的皮肤像是有磁力一般吸着新的掌心,粗糙的手掌就这样缓缓地摩挲了起来。本来好梦正酣的葵,被持续不断地抚摸扰醒,皱起好看的眉头轻哼了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新立即凑了上去,在他微肿的的樱唇上印上一个吻,“早安,喵太郎~”

蝶羽般的睫毛忽闪了两下,似是终于看清了紧贴面前的脸孔,葵惊吓地吸气,伴随着“啵”的一声,消失的猫耳朵再次从发丝间支棱了出来,猫尾巴也藏在股间若隐若现。

新也被葵的表现吓了一跳,伸出手想揉揉他的脑袋安抚一下,不期他却向后翻身躲开。然而,单身男性的床能有多大,“咚!”葵就卷着薄毯跌到了地上。

“疼疼疼……”

“你——没事吧?”新在葵向后躲的时候就预测到了结局,想捞他一把的,结果只抓到了空气。

“没、没事……”葵警觉地看着趴在床边关心他的新。

“唔……虽然有很多事情想问你,要不要先从地上起来,洗个澡,换身衣服,吃个早餐?”目光在葵印着吻痕的锁骨上滑过,新吞了吞口水,强迫自己对上他依然机警的蓝眸,提议道。

“……”仔细审视新没有表情的面孔,没能看出什么端倪,而且新的提议是目前最好的方案,葵只能轻轻地点点头表示认同。将身上的薄毯收了收,他想站起身,被折腾了一晚的腰身哪里还能承担更多的运动,挣扎着尝试了几次都是软到在地的结果。

依然趴在床上的新,十分有趣地看着葵顶着耳朵卷着尾巴和地心引力抗争。直到感受到对方红着脸略带埋怨地一瞥时,才清了清喉咙问道:“那个,需要帮忙吗?”

*

等到一切收拾妥当,新抱着满面通红的葵走进起居室,将他放到沙发上后就踱进厨房翻起冰箱来。 

葵蜷缩在沙发上抱着头逃避现实中。尽管耳朵和尾巴再次消失了,动作上还是暴露了他猫咪的本性。刚才在浴室,为了清洗,又被新从上到下摸了一遍。他觉得自己已经没脸面对那个做了他(它)大半年饲主的男人了。

新像模像样地在厨房捣鼓了半天,出来的时候,却只拿了一个马克杯和一盒草莓牛奶。没办法,他怎么都不像一个会做饭的人。将马克杯放到葵的面前,“冰箱里没什么吃的,先喝些牛奶垫垫,我叫个外卖。”说着,新就拿起了手机,突然想起什么似又问道:“你,不会还是要吃小鱼干吧?”

本来抱着头从胳膊缝隙里偷看新的葵,被他的话唬的一愣,也忘记害羞了,抬起头微微恼怒地说:“一直忍着没说,你就不能换个口味的小鱼干,大半年就紧着一种口味买,换谁都会吃腻的好吗!”

第一次听到葵说了这么多字,新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举了举手中的草莓牛奶,说道:“不会啊,我喝草莓牛奶快二十年了,也没觉得腻啊。”

“……”被新一句话堵住的葵无奈又无语地收了收抱着膝盖的手。

看着他无意识显露出猫咪的样子,新心情甚好地问道:“所以说,换个口味的小鱼干?”

虽然嘴上说着小鱼干,新还是点了两份套餐,毕竟他的“喵太郎”现在是人类的形态啊。

沉默一直持续到葵放下筷子。新将马克杯向他的方向推了推,“吃饱了润润喉,我还要等你讲故事呢。”

“……”

默默地捧起马克杯,啜饮了一口,葵深吸了一口气,“我其实是来自平行宇宙的人……”

*

这是一个存在多元宇宙的世界,许多个平行的宇宙在不同的轨道上追随着时间的步伐。

葵所处宇宙中的“人类”在幼年时期一直保持猫的形态,直到性成熟,并且成功度过第一次发情期之后才可以展现出人类的形态。不过维持他们人类形态所需要的东西比较特殊——

“也就是说,你是名副其实的’喵星人’?而且我昨晚只要和你来个舌吻,你也会是现在的样子?”

听到新的解读,红晕迅速爬上葵的脸颊,虽然很想否认,他还是艰难地点了点头。

“不、不过——”葵难为情地用双手捂住了脸,他后半句越说越小声,加上手的遮挡,新完全没听清。他将头凑到了葵面前,问道:“嗯?什么?没听清,还是说接吻都不用?”

“啊啊!真是的!碰上发情期,我也没办法啊!”自暴自弃地放下手闭着眼,葵就这样吼了出来。

新的耳朵就支在葵的嘴边,被他突然的答话吼了个对穿。那一瞬,新似乎看到了圣光。缓了一会儿,他才龇牙咧嘴地捂着耳朵倒在了葵的膝头。

葵也意识到了错误,都没反应过来新姿势上的不妥当,慌乱地低头轻声道歉。

黑色的脑袋向葵的腰腹处埋了埋,闷声闷气地说:“幸好是我。”

“新……”看着此刻赖在身上,比自己更像猫的饲主,葵觉得分外安心。刚想抬手顺一下墨色的发丝,却因新未说完的后半句生生停住。

“以后的发情期就交给我处理吧,喵太郎。”

“都说了!我叫皋月葵!”

“啊!痛!不过是喵拳头,我喜欢~”

“卯月新!”

虽然对新的调戏疲于应付,葵还是很高兴终于有一天可以和他对话。其实早在新五岁的时候,葵就已经认识他了……

至于原因嘛,就要问问将葵送给新的霜月隼了。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END-

~~~~~~~~~~~~

怎么样?这带着黑车的糖还符合客官的口味不?

欢迎留言和我交流哦~

最后,你的喜欢,我的动力,感谢食用!


评论(20)
热度(86)

© 流云香雪 | Powered by LOFTER